「中國學術機構已淪為看臉色說話的御用機構」(圖)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夏業良

【看中國2013年10月26日訊】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夏業良被北大校方除名,引起海內外學界關注。夏業良為什麼不見容於中共當局呢?記者CK在上一篇對夏業良的專訪中,報導了夏業良對中國的大學禁錮學者思想、扼殺學術自由提出的批評。下面繼續是對夏業良的專訪。夏業良指出:中國的學術研究機構,已經淪落為看領導臉色說話的御用機構,而且抄襲、矇騙成風,出不了有價值的研究成果。

夏業良2012年9月至2013年8月,在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擔任訪問學者。在訪問結束回國之前,他接受記者採訪,談美中兩國大學學術研究環境的比較。他指出:與美國大學的學術研究和美國的智囊機構完全獨立於政府與政黨之外相比,中國的學術研究機構,則完全是官方的御用機構。他說:「御用機構那是看領導人臉色說話的,領導人不高興,你就不敢往下講了。在中國,經濟學家的意見其實並不重要,他們能起到的作用無非是寫一些政策性報告,而且更多是闡述中央領導的意圖,就是中央領導先有一個想法,然後你去論證這個想法的正確性、可行性。你不能去反對他,如果你跟中央領導人的想法相背的話,你也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言論。」

夏業良表示:可想而知,這樣的學術界,能出什麼樣的學術成果。他說:「中國的學術界,我不能說沒有真正嚴肅的學術研究,但比例低得驚人。說的難聽一點,人文科學我比較熟悉,人文科學真正有價值的學術研究,有5%就已經了不起了。」

夏業良指出:中國的所謂學術研究,抄襲成風,這已人人皆知。另外還有在任何國家都不可能看到的現象,就是什麼研究不研究,大家都以拿到國家的研究經費為能事:「我舉個簡單的例子:當年‘三個代表’理論剛推出的時候,國家認為‘三個代表’的理論非常重要,說這個課題給300萬元經費,300萬當年是個很大的數字。社科院就有十幾個人聚在一起,到一個飯館吃飯,分工一下,一個星期交稿,這個事情就算完了,300萬到手了。這個課題規劃寫的很詳細,要到多少地方調研,到多少地方查資料,要做多少次研討,這都要花錢,但實際上這些錢他們自己分了。什麼意思呢?他們不認為這是學術研究,而是意識形態壓下來的,你把我們當猴耍,我們就把你當猴耍。」

夏業良指出:沒有獨立的學術機構,沒有獨立的知識份子,中國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學術研究。而在一黨專政下,中國的教育體制不培養獨立知識份子只培養犬儒。他說:「我曾經在《鳳凰週刊》發表一篇文章,要重構中國的國民教育體系。我的意思是作為國家的國民,從0歲到18歲屬於未成年人階段,他們應該接受的是一種沒有任何政黨意識形態或者特定思想灌輸的中性教育,比如教他們自然、地理、客觀的歷史,告訴他們公民常識、倫理規範、法律知識,等等。這些人到了18歲成年的時候,才有選擇判斷的能力,那時候才給他們機會,對政治信仰自己去判斷,自己去選擇。」

夏業良不但是一位經濟學家,而且連續四年被評為影響中國的百名華人公共知識份子之一。他在回國前還曾對記者表示:知道自己因批評中共當局而將面臨險惡處境,但絕不妥協,將抗爭到最後一刻。過去講要為真理而獻身、成仁取義,即使流血犧牲,也不會害怕,有這樣的精神準備。

原標題:夏業良:中國的學術機構已淪為看領導臉色說話的御用機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