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机构已沦为看脸色说话的御用机构”(图)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夏业良

【看中国2013年10月26日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夏业良被北大校方除名,引起海内外学界关注。夏业良为什么不见容于中共当局呢?记者CK在上一篇对夏业良的专访中,报道了夏业良对中国的大学禁锢学者思想、扼杀学术自由提出的批评。下面继续是对夏业良的专访。夏业良指出:中国的学术研究机构,已经沦落为看领导脸色说话的御用机构,而且抄袭、蒙骗成风,出不了有价值的研究成果。

夏业良2012年9月至2013年8月,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担任访问学者。在访问结束回国之前,他接受记者采访,谈美中两国大学学术研究环境的比较。他指出:与美国大学的学术研究和美国的智囊机构完全独立于政府与政党之外相比,中国的学术研究机构,则完全是官方的御用机构。他说:“御用机构那是看领导人脸色说话的,领导人不高兴,你就不敢往下讲了。在中国,经济学家的意见其实并不重要,他们能起到的作用无非是写一些政策性报告,而且更多是阐述中央领导的意图,就是中央领导先有一个想法,然后你去论证这个想法的正确性、可行性。你不能去反对他,如果你跟中央领导人的想法相背的话,你也不能公开发表自己的言论。”

夏业良表示:可想而知,这样的学术界,能出什么样的学术成果。他说:“中国的学术界,我不能说没有真正严肃的学术研究,但比例低得惊人。说的难听一点,人文科学我比较熟悉,人文科学真正有价值的学术研究,有5%就已经了不起了。”

夏业良指出:中国的所谓学术研究,抄袭成风,这已人人皆知。另外还有在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看到的现象,就是什么研究不研究,大家都以拿到国家的研究经费为能事:“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当年‘三个代表’理论刚推出的时候,国家认为‘三个代表’的理论非常重要,说这个课题给300万元经费,300万当年是个很大的数字。社科院就有十几个人聚在一起,到一个饭馆吃饭,分工一下,一个星期交稿,这个事情就算完了,300万到手了。这个课题规划写的很详细,要到多少地方调研,到多少地方查资料,要做多少次研讨,这都要花钱,但实际上这些钱他们自己分了。什么意思呢?他们不认为这是学术研究,而是意识形态压下来的,你把我们当猴耍,我们就把你当猴耍。”

夏业良指出:没有独立的学术机构,没有独立的知识分子,中国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学术研究。而在一党专政下,中国的教育体制不培养独立知识分子只培养犬儒。他说:“我曾经在《凤凰周刊》发表一篇文章,要重构中国的国民教育体系。我的意思是作为国家的国民,从0岁到18岁属于未成年人阶段,他们应该接受的是一种没有任何政党意识形态或者特定思想灌输的中性教育,比如教他们自然、地理、客观的历史,告诉他们公民常识、伦理规范、法律知识,等等。这些人到了18岁成年的时候,才有选择判断的能力,那时候才给他们机会,对政治信仰自己去判断,自己去选择。”

夏业良不但是一位经济学家,而且连续四年被评为影响中国的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之一。他在回国前还曾对记者表示:知道自己因批评中共当局而将面临险恶处境,但绝不妥协,将抗争到最后一刻。过去讲要为真理而献身、成仁取义,即使流血牺牲,也不会害怕,有这样的精神准备。

原标题:夏业良:中国的学术机构已沦为看领导脸色说话的御用机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