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報》事件 三中全會前的又一場博弈(圖)

2013-10-27 04:25 作者: 庚元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新快報》事件是中共即將召開三中全會之前出現的又一起公開的涉及高層權鬥的標誌性事件。

【看中國2013年10月27日訊】曾在《新快報》發表多篇報導,批評上市公司中聯重科銷售造假、誇大盈利、國有資產流失、抹黑競爭對手等問題的《新快報》記者陳永洲被長沙警方跨省抓捕事件近日持續發酵,中國國務院與中國中央主管新聞媒體的兩大主管部門都已捲入其中,分別發聲。這是繼薄熙來案件之後,中共即將召開三中全會之前出現的又一起公開的涉及高層權鬥的標誌性事件。

國務院主管部門為何罕見發聲

在陳永洲10月18日被長沙警方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被跨省抓捕後數日後,《新快報》大膽回應此次事件,23日的頭版赫然寫著《請放人》三個大字,第2天的頭版又現《再請放人》。

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又稱「中國記協」)的一位負責人在23 日表示,記者協會對事件非常關注,已經致電長沙宣傳部門,要求對此事進行調查。24日,中國記協網發表聲明說:中國記協對新快報記者被拘事件會繼續高度關注,有關部門對此也很重視。我們希望湖南有關方面能夠做出有司法依據的、令人信服的說明。

24日,國務院主管新聞出版事物的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一位負責官員在接受官方媒體採訪時首次罕見表示:「總局將堅決支持新聞媒體開展正常的採訪和報導活動,堅決維護新聞記者正當、合法的採訪權益。」他說,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正在密切關注事態的進展。

儘管這位官員也同時表示,總局也堅決反對任何濫用採訪權利的行為,但這位官員的表態被廣泛認為國務院主管部門並不認同長沙警方的行動。僅這一點就足以表明, 《新快報》之所以敢於連續2期在報紙上發聲讓長沙警方放人,在於事先已經獲得中國記協,甚至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同意。

根據中共官場的行事規則,國務院某部門就涉及其他部門的事項公開發表意見,通常會事先在底下進行溝通與協商,如果協商能取得一致意見,認為抓個地方媒體的一個普通記者無礙大局,主管部門是不會公開發表不同意見。在協商未能取得一致意見,就自己公開發表已過去作法不同的意見,如果沒有更高層的支持,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是不會匆忙表態的。何況長沙警方能跨省抓捕陳永洲,也不能完全排除警方已經掌握了陳違法的確鑿證據的可能性。也就是說,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表態是有一定的風險的,是在拿國務院主管部門的權威與臉面在背書,因此,此次表態獲更高層授意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與今年初的「《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中國夢,憲政夢》」被刪改而引發的採編人員抗議事件的不同之處在於,南周事件的主要焦點集中在中國官方的新聞審查制度與媒體人對新聞自由的抗爭上,加之中共最高層對憲政是否適合中共體制仍存在嚴重分歧。相比之下,陳永洲事件則簡單的多,並不涉及意識形態之爭以及對新聞審查的挑戰。也因此將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陳永洲事件罕見的發表不利於長沙警方的表態而得出當局可能將放寬新聞自由度的結論顯然還為時尚早。

中紀委中宣部介入  再顯高層角力

有媒體分析稱,湖南公安不顧輿論阻擋,大費周折跨省拘捕一名記者,而不是由中聯重科通過法律途徑與《新快報》對搏公堂,究其背後皆因報警者中聯重科背後的政治實力。大陸媒體《經濟觀察報》2012年底曾報導,中聯董事長詹純新既是湖南省高級法院前院長詹順初之子,同時又是湖南省委前第一副書記萬達的女婿。此外,外界又盛傳,中聯副總裁孫昌軍是湖南前省委書記楊正午的女婿。

另據知情人士透露,中聯重科的前身-----中聯建設機械集團曾經是國家建設部的中央直屬企業。儘管目前有一批湖南高管子弟身居其中,但顯然背後仍然有北京高幹(子弟)的背景。

就長沙警方刑拘《新快報》記者陳永洲一案,中聯重科近日表示,案件已引發中央高層關注,中紀委中宣部已介入關注案件,相信定有公正處理。

那麼中紀委為什麼要介入?中紀委是查處官場或者國有企業違紀貪腐的。中紀委不會為陳永洲這樣為一名普通記者可能的賄賂行為介入,何況長沙警方抓捕陳永洲後,已經進入司法階段,顯然中紀委的介入應該是針對中聯重科或長沙警方,甚至湖南警方。而如果沒有已經掌握充分的材料,中紀委也是不會貿然出手的,如今中國的官員,包括大型國企的官員,幾乎都是只要一查都有大的、致命的問題,只看上面是不是要收拾你。

陳永洲事件的另一個看點就是中宣部的介入。大陸的傳媒已經接到中宣部指令:「關於新快報記者被長沙警方跨省刑事拘留一事,各媒體暫不要跟進報導,並加強對官微及記者個人微博的管理。」鑒於中宣部直接掌控幾大中央媒體的的實際,央視10月26日的《朝聞天下》中報導稱,陳永洲向民警坦承,為顯示自己有能耐,獲取更多的名利,受人指使, 連續發表針對中聯重科的大量失實報導,致其聲譽嚴重受損。央視稱陳永洲對自己的犯罪事實進行了「供認」並「深刻悔罪」。不過陳永洲在央視的認罪畫面在網路上以及一些媒體上受到普遍的質疑。

如果說中國記協與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表態引發了國內眾多媒體的跟進報導,那麼中宣部的指令則是一道禁報令。25日以後,國內媒體開始明顯減少了相關的報導。

陳永洲事件演變至此,已經不僅僅是《新快報》與中聯重科的較量,而是北京高層與中聯重科背後力量的博弈。無論今後的結局如何,都會帶來更多的看點,如果長沙方面「勝」了,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將臉面丟盡。如果長沙方面「輸」了,央視有關陳永洲的「認罪」報到就是陳在被脅迫下無奈之舉,央視和中宣部,以及中聯重科的背後主子也將現形。

在國務院主管部門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已經介入的情況下,中宣部的介入,則將此事件背後的高層博弈公開化。繼薄熙來案件之後,可以說,陳永洲事件的走向,將是中共三中全會之前的又一場高層博弈過程的體現。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