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人計畫:土豪金可以燒出諾貝爾獎嗎?

2013-10-31 10:28 作者: 墨黑紙白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31日訊】一個莫言,圓了中國人心底藏了多年的諾貝爾文學獎之夢,也道出了2013年這一土豪之年沉默是金的主色調。而今的國人不僅僅可以只提我們有姚明、劉翔,我們還有莫言。或許正是基於2012年的莫言式舉國狂歡後發現,雖然舉國奧運的牌坊有點臭了,大家對舉國製造出的金牌審美已經疲勞,卻發現大多數國人的體質還是落後水平時,諾貝爾獎計畫也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最新的噱頭?那麼從舉國奧運到舉國諾貝爾獎,對於生活在金錢至上的時代來說,我們從中能窺得些什麼呢?

中國人喜好聖人與君王是自古以來殘留在骨子裡的東西,或許對於古代來說這無可厚非,畢竟在利用儒家理念而施行對臣愚忠教化,對下綱常統治的古代王朝,這是必然需要存在的兩種社會必然元素。但對於現在的中國來說,當世界掙脫封建的束縛,看到人權的光芒,沿著科技的道路,一步步的走向一個自由競爭的時代,我們卻總在嘗試製造現代諾貝爾獎式的聖人或偶像真的能讓我們與世界諸國競爭中獲得勝利?抑或真的能讓我們的國家依靠「萬人計畫」得到飛躍式的進步?我想應當是值得商榷的。

我聽聞國外分三種情況:一是歐美等特發達國家,只是很少幾個國家。他們的運動員是極少部分國家集體培養,大部分在俱樂部選拔;二是一些發展中國家是國家培養與民間(比如大學培養)選拔各一半,比如東南亞數國,這個在世界上佔多數;三是就是咱們中國這樣的,基本是國家培養。就奧運會運動員而言,我們被外國稱為「工廠式製造」是並不為過的,我們或許無法短時間呢達到歐美發達國家那種多元化培養,但至少我們也要步入發展中國家的軌道,畢竟納稅人的錢不能都買了面子,否則我們還怎樣反駁那些黑咱們國家「高稅收,無福利」的人呢?舉國體育最終推出幾個人成為全國偶像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未來還是要用淡然的心態去為全民體育的方向而努力,這才是真正能再次喚醒中國人對奧運的認識,對體育精神的嚮往,而不僅僅是政治的認知。

再回到舉國諾貝爾獎的話題上,近日新聞爆出「國家高層次人才特殊支持計畫(又稱「萬人計畫」)第一批入選名單近日正式發布。據新華社、《人民日報》報導,該計畫將用10年左右時間遴選支持1萬名高層次人才,包括100名‘具有衝擊諾貝爾獎、成長為世界級科學家潛力’的傑出人才。」該新聞一經爆出,所獲得的評價卻不是雄赳赳、氣昂昂的衝擊諾貝爾獎,而是在想這些高等人才是誰的錢在養?而且有部分人每人可以獲得100萬的經費又是從誰的腰包支付的?最關鍵的對於這種又一「舉國特色」,最終會不會像計畫生育那樣,將四億多認為是只會吃不會創造社會價值的嬰兒計畫掉,從而將大多數少年的教育無暇而顧?我相信每一個國人都希望中國強大,但逝去的錢學森卻說出了我們每一個人心中的疑惑:「1949年之後,中國的大學為什麼沒有產生世界級的原創性思想家或科學家?」......

我們明白了心中的疑惑,也就不難看出大家為何對這個計畫心存反感。民國時期在世界上能佔一席之地的科技方面有華羅庚,梁思成,竺可楨、蘇步青等,文化方面胡適、魯迅、林語堂、辜鴻銘、馬寅初、晏陽初、老舍、陳寅恪、張大千、徐悲鴻等。我不知道這一串名字比起《中央將遴選100名具衝擊諾貝爾獎潛力人才》這篇報導中那一串名字如何,但我所知道的是中國人的腦子絕不是漿糊,而今出不了世界級人才其根源不在於國人愚鈍,是否該反思這些年的教育?從紅衛兵,到而今的教育產業化,再到而今的校園被科研行政化、校長領導化、教授官僚化。當然不排除有些人說民國之所以出這麼多拿得出手的國人是因為歷史式「亂世出英雄」的規律。我們一面稱讚春秋戰國時為我們留下了璀璨的中華文明,一面又認為中國人是需要管的,所以一旦穩定了就也要穩固思維,培養順民。文明是什麼?科技是什麼?對於權力來說狗屁不是,所以專制也就專制了。我著實想不明白這樣想的人腦子是不是抽了,但在而今的中國如此想的絕不僅僅是既得利益者,不少國人也殘存有這種極端的觀念。

他們用戰亂來掩蓋民國科技文化名人的產生緣由,但我相信腦子只要不壞的人,都知道唯有「學術之獨立,思想之自由」才能創造出那樣一個人才輩出,文明璀璨的時代,戰亂並不能成為後來君王漁民政策的遮羞布。「五四」對於現在的中國有著非凡的意義,我們暫且不論它是運動還是暴動,我們只談談「五四」後的《復旦大學校歌》,該校歌由劉大白和豐子愷著。我記得裡面有這樣一句歌詞「學術獨立思想自由,政羅教網無羈絆。」相信我們對這句話比較陌生。作為一個剛剛畢業的學生來說,我在學校期間基本上從未從老師的口中聽得這兩句話,自然在學校時期更不知何謂思想和學術的自由,而今知道了這首迄今為止,中國最具風骨的大學校歌。可悲的是,1988年曾一度被一個不知名的鼠輩胡謅的「你是復旦人,我是復旦人」這樣令人作嘔三日的校歌所替代,直到2005年被廢除,復旦老校歌才得以再次流行。中國的教育就不提別的問題,僅僅從復旦校歌的輾轉反側即可看出。古人云:「一葉落而知天下秋」。當然雖然老校歌又為學子們所傳唱,但而今的復旦與曾經的復旦也已是相去甚遠了。

至今,某些網站還在叫囂要注意大學思想的波動,還想著小資產階級復甦的文革夢,實在是讓諾貝爾獎計畫丟了一地的節操。中國向來不缺少聰明,而今無論是普通公民,還是學校的學子,抑或自詡為公僕卻常以老爺自居的官員們,大家無不被小聰明所裹挾,搞菸草的都能成科學院院士,這不得不說是一項相當重大的科技進步,諾貝爾獎已經無法阻止我們的腳步,夕陽下奔跑的中國人必將用宇宙之真理,征服世界,征服諾貝爾獎,從而達到解放世界的老目標,只是還是要嗟呼一聲:那是我們逝去的大學。

今年有個「九不講」頗為惹人注目,但在眼花繚亂的網路新聞中,也只是曇花一現,我不知道現在還有幾個人為「九不講」而憤怒,我所知道的只是我們的大學面對「學術之獨立,思想之自由」還只能是一個中國夢。我們的學生從順從,覺醒到獨立思考也還只能是一種妄想,我們想要真正擁有世界級人才大約也最終為成為別國的陪嫁品。我似乎依稀還能聽到朱鎔基當年那句「我的學生怎麼都沒回來」到他快卸任時挽留人才的那句「請留在中國」。我不知道看到這兩句話的人心裏是怎麼想的,但在寫到這裡時,我已經有些淚眼婆娑,不僅僅是因為朱鎔基的無奈,更是因為我中華的無奈......

結尾之際,我希望搞這個計畫的人能夠明白,真正能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也好,文學家也罷,他們這類人是根本不會在乎一個什麼獎的。在他們腦中只有對自己興趣的研究,懷著「諾貝爾獎」的研究是不純正的研究,決然無法真正為人類發展做出卓越貢獻,為這個世界創造價值。或許,我們可以為我們製造了大量運動員而沾沾自喜,但我們決然無法在一個大環境不允許的狀態下,用「真空特殊待遇」去製造出一批諾貝爾獎,或者科技、文學等等領域的「世界級人才」。因為那實在無異於空中樓閣,畫餅充飢。倘若學校去行政化,教育公益化,再多設立點科技、文化獎項,我們中國真的會缺少世界級人才嗎?拿屁股當腦子使來下決策,實在是誤國誤民。

能注意到我們缺少人才以及人才流失是好事,但丁肇中所說的「一個做科學的人,為拿諾貝爾獎來工作是非常危險的」也是值得我們深思熟慮的,別讓中國的教育等領域再淪陷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