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量無聲》引用的中情局「十誡」成笑柄(圖)


《較量無聲》
被稱為猛片的政論片《較量無聲》銷聲匿跡(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11月01日訊】幾天來,中國的網際網路上流傳著一部由國防大學、總參三部和總政保衛部等軍方高級機關和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現代關係研究所等外交智庫製作的政論片《較量無聲》。由於話題敏感,鏡頭勁爆(出現了劉曉波和六四的畫面),且推出的機關級別背景神秘,自然引起了許多討論。

但昨天(10月30日)以來,許多視頻網站紛紛刪除了這部90多分鐘的視頻,目前還沒有審查方的刪除指令曝光,是網站自我審查還是另有緣由都不清楚,但已引起了諸多揣測。

這部電視政論片陣容強大,解說慷慨沈重,頗有八十年代電視政論片之風。

其總策劃是國防大學政委上將劉亞洲,撰稿人和總編導則是國防大學科研部部長,秦基偉上將之子少將秦天,出場受訪還有國防大學校長中將王喜斌、負責對外電子情報的總參三部部長少將劉曉北、負責政治偵防的總政保衛部部長少將於善軍。

《較量無聲》首先論述了中美的戰略競爭關係,聲稱美國為顛覆中國現體制,在五條戰線進行滲透。

首先,政治滲透:千方百計影響中國政治走向;其次,文化滲透:企圖改變民眾特別是年輕一代思想觀念;第三,思想滲透:依托輿論心戰瓦解民眾思想基礎;之四,組織滲透:培植代理人集團掩埋定時炸彈;最後,政治干涉和社會滲透:培植反對力量擴大顛覆基礎。

上述論述基本符合中美關係合作又競爭的狀況,該片將中國國內複雜的社會矛盾、意識形態衝突和種種的腐敗問題,完全歸咎於美國的黑手;更指責目前民間佔據主流地位的自由派知識份子受到美國影響,幾乎公開指責其是賣國團體。

例如,片中將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事件,指為美國策劃的對中國和平演變的輿論戰的一部分,該片又指責在中國開展基層民主選舉項目的卡特中心等是敵對機構。

《較量無聲》回訪了卡特中心2004年資助中國學者和人大、民政系統官員到美國觀摩大選的行程,認為其別有用心。

片中引用了一位上海人大官員的觀選後博文,此文不過是說,定期通過選舉進行權力交接,是政治民主穩定的標誌,而美國媒體在此期間表現出的中立、專業和客觀值得讚揚,片中卻認為這位人大官員受到了美國的洗腦和顛覆宣傳。

該片還指責,美國千方百計拉攏,收買,威脅和策反利用中國的學者,大力培植親美勢力和「第五縱隊」,片中點了茅於軾、賀衛方博文,並閃過了夏業良的照片(對其指責是宣揚新自由主義)。

賀衛方的這篇博文中被紅框劃出的部分中說,我明確希望中共形成兩派,希望軍隊國家化,希望解決大是大非的問題,茅於軾的博文中則被劃出一句「賣國並不是什麼嚴重的錯誤,出賣人民才是嚴重的錯誤」。

與這些殺氣騰騰的表述相比,「美國動員國家戰略資源強力推廣的轉基因糧食,實際上就是美國控制世界糧食生產、進而控制世界的手段。」這類的小花絮都成了小兒科。

該片在中文視頻網站推出後,引起了許多右派觀點的網友的不滿。批判者責其實軍人干政,直接參與意識形態爭議,並認為,以公帑製作宣傳品攻擊民間學者是危險的舉動。

《較量無聲》片中,還引用了流傳在中文網際網路的的所謂中情局局長杜勒斯顛覆中國共產政權的《十條誡令》。

所謂的《十條誡令》的第一條就說,盡量用物質來引誘和敗壞他們的青年,鼓勵他們藐視、鄙視,進一步公開反對他們原來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別是共產主義教條。替他們製造對色情奔放的興趣和機會,再鼓勵他們進行性濫交。讓他們不以膚淺、虛榮為羞恥。一定要毀掉他們強調過的刻苦耐勞精神。

美帝居然如此惡毒?這麼勁爆的猛料,經過這幾位高級軍官的渲染,十條誡令當然會在中文網際網路上掀起新一輪的熱潮。不幸的是,這一看似勁爆的十誡也成為這部政論片的最大軟肋。

此前,這份「十條誡令」,見諸於不少中文主流媒體的新聞報導,在2000年6月17日,新加坡《聯合早報》就以「北京訊」為消息來源,發表了一篇題為《美中情局十套手段中國政府不倒不罷休》的文章。一些教師作為參考文獻使用於課堂上,一些黨內討論也甚至文件也援引其作為立論依據,在中國網路上更是流傳頗廣。

事實上,「十條誡令」的說法本身來源以英文世界的一條政治謠言。英文媒體如《紐約時報》等早有考證和報導,在中文世界中,新語絲作者莊海青、媒體人楊學濤等人也有跟進和翻譯。

最早,「十條誡令」類似版本最先出現在美國,英文名稱是「Communist Rules for Revolution」即「共產主義者革命章程」。

絕大多數西方人浸淫多年的《聖經》也有「Ten Commandments」,中文叫十誡,上述內容一般也是十條內容呈現,所以就從原來的英文名稱「共產主義者革命章程」變成了「十條誡令」。

據當時的說法,此十條「革命章程」號稱是協約國於1919年5月在德國杜塞爾多夫城搜出,並於同年首次被印刷在了俄克拉荷馬Examiner-Enterprise報上。據考證,這家Examiner-Enterprise是真的,但這個「十條」卻從未在該報發表過,是德國共產黨用來腐蝕資產階級、發動共產革命的章程。

目前可以考證到的,「十條誡令」英文版本的最早發表年份是1946年(發表在當年2月份的期刊Moral Re-Armament上)。1954年,佛羅里達州司法部長George A. Brautigam證明其為真實,並簽上了大名。後來,「十誡」廣為流傳,選民們出於警惕左派威脅,就把這十條印出來發給議員們。

據《紐約時報》此後的考證,國家檔案館、國會圖書館和各所大學的圖書館都找不到這個所謂的文件,蒙大拿州參議員Lee Metcalf在與FBI、中情局等機構聯合調查後也得出結論,認為這個所謂文件純屬偽造。

上述的報導和引文都能找到英文報導的原文,不難查考。但遺憾的是,經過變造和添油加醋,這條美國謠言搖身一變來到中國後,變成了是中央情報局用來顛覆中國現體制的「十條誡令」。

這一併不審慎的引文大大降低了這部政論片的嚴肅度。有網友調侃說,是否因為推出這份政論片的,雖有國防大學、總政保衛部、總參三部等高級機關,卻沒有專司對外情報的總參二部。否則這份完全經不起入門級網友網路檢索的解說詞,應該會得到見多識廣的二部武官、特工們更專業的資料支持,不至於犯下如此簡單的錯誤,既成笑柄,又靡費公帑。

一位資深媒體人評論說,《較量無聲》跟誰較量呢?這是跟民間土鱉革命黨還是網際網路思想家較量?都不是。

他認為,這是跟體制內另一幫較量,是維護紅色革命後代和改革既得利益派較量。在他們眼裡,能夠勢均力敵的引起注意的,只會是體系內的「同類人」,其他的折騰太多風浪,也未必看得上。

有批評者認為,《較量無聲》不過是這位前右派上將所放出的姿態有餘,成色不足的投名狀,對其偷偷被上傳到網際網路平臺,以及悄悄被刪除消失,都不必做太多解讀。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