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與黑幕(圖)

2013-11-13 09:49 作者: 齊之豐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全面提升安保為三中全會維穩

【看中國2013年11月13日訊】中國執政黨共產黨正在北京舉行閉門會議,即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

中共控制下的中國主流媒體近來一直在大力宣傳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要「全面深化改革」,而且「改革」「範圍之廣,力度之大,都將是空前的」。然而,中國公眾對中共宣傳了30多年的「改革」已經感到十分恐懼,甚至十分憎惡。

在中共舉行其十八屆三中全會之際,中共宣傳部門控制下的中國主流媒體整齊一律轉發中共宣傳機構有關三中全會的宣傳,並整齊一律地以「莫談國事」姿態假裝三中全會沒有開,或開得不具備新聞性或重要性,不值得作出深入的報導和評論。

當今中國的種種怪現象給中共所大力宣傳的「改革」提供了可圈可點的註解,也給報導中國新聞的世界媒體記者提供了荒誕寫作或創作的機會。

改革之黑

1985年,中國已故的領導人鄧小平發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號召,中共正式全面推出所謂的「改革」政策。

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中國公眾清楚地看到了「改革」的巨大成果甚至是「奇蹟」,其中包括中共權貴迅速聚斂的財富之雄厚超過世界富裕國家的有錢人,中國權貴成為全世界名牌奢侈品最大的買家;與此同時,中國公眾普遍抱怨「住房改革把老百姓口袋的錢掏光,教育改革把老百姓逼瘋,醫療改革讓老百姓看不起病在家等死。」

說起中國「改革」的奇蹟,日前中國網民廣泛分享一條驚人的消息:河北保定男子鄭艷良因為無錢就醫,但又不甘等死,便自己動手用手鋸把自己的一條病腿鋸掉,從而創造了人間奇蹟。

而在另一方面,中共權貴可以享受百倍、千倍甚至萬倍於鄭艷良所能享受的醫療服務。來自中國的報導說,中共一位離休幹部住一次院就可以花費300萬元人民幣,而且全部由納稅人買單。

在號稱宗旨是實現共產主義、並且正在建設社會主義的中共領導下的中國,這種令人震驚的不平等和貧富懸殊,自然引起中國公眾的憤怒和抗議。

如臨大敵

在中共閉門舉行十八屆三種全會之際,中國公眾試圖就他們所遭遇的種種不公提出抗議,試圖讓中共領導層聽到他們在門外發出的意見和呼聲。

然而,中共當局顯然是另有想法,另有部署。

日本主要工商新聞報紙《產經新聞》記者矢板明夫11月10日星期天從北京發出,題目是:

「中國三中全會開幕 北京情勢緊張 關押上訪者的‘黑監獄’急增」

報導說:

「在三中全會召開之際,來自中國各地的大批上訪者雲集北京,試圖向習近平國家主席直接投訴當地官員的暴虐和舞弊。被認為是三中全會會場的北京京西賓館附近出現上訪者和警察對峙的局面。據北京市有關官員說,過去中共舉行重要會議前,當局會動用警力,抓捕上訪者將他們遣返原籍;但今年上訪的人過多,難以的應對。」

《產經新聞》記者矢板明夫電話採訪了來自浙江的被強征土地的上訪者楊志雄。楊志雄試圖到北京京西賓館呼籲習近平傾聽上訪者冤情,但在一公里之外便被攔截下來,然後被強行裝上大巴,拉到北京市南郊。但那裡的上訪者收容所已經人滿為患,楊志雄在接受電話採訪的時候就被囚禁在大巴上。

矢板明夫的報導說:「(今年以來,)中國地方政府依賴暴力團夥,關押上訪者的黑監獄急增。楊志雄膽戰心驚地表示,在黑監獄裡,暴行和虐待是家常便飯,‘最可怕的是被投入黑監獄。’」

在另外一方面,日本共同社11月11日從北京發出報導題目是:

「中國三中全會、中學生也被動員起來參與警備、北京處於戒嚴態勢」。報導說:

「中國共產黨正在舉行重要會議,即第十八屆三中全會。舉行會議的北京市治安當局連日來在北京各地佈置部隊,擺出戒嚴姿態,甚至動員中學生作為街道治安義工。消息靈通人士說,北京市當局在北京五環路內禁止沒有北京車牌的車輛進入。警察在各處設置檢查站,嚴格檢查車輛裝載內容。中學生在橫貫北京市中心的長安街上監視行人。」

黑幕不可揭

中共宣傳機構大力宣傳中共十八屆三種全會所要推出所謂的「全面深化改革」之所以難以讓中國公眾感到振奮,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公眾認為,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刻意迴避乃至取締「政治改革」、「官員財產公示」等公眾關心的議題,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再提出「改革」只能是中共權貴進一步謀算如何坑害公眾以自肥。

早些時候,中國著名公民權利活動家許志永博士和著名投資人王功權大力呼籲中共當局盡快採取措施,實行官員財產公示,以杜絕氾濫成災的中共官員貪污腐敗。結果,許志永、王功權和許多其他發出類似呼籲的中國公民被中共當局以「聚眾滋事」等莫須有的罪名抓捕。

中國官員來源不明的巨額財產成為中國公民和中國媒體不能碰觸的話題。於是,許多中國人便將他們的最後希望寄託在世界媒體身上。他們期望世界媒體的有關報導能夠將中國的這種黑幕和黑事曝光,從而間接地推動中國的政治變革。

然而,在中共十八屆三種全會召開之際,英國《金融時報》和美國《紐約時報》先後發表的報導給中國公眾的這種希望破了一盆冷水。

英美這兩家大報發表報導說,美國彭博通訊社因為擔心會被中國當局全面踢出中國,日前決定封殺其通訊社一個記者團隊歷時一年採寫的一篇重頭調查性報導,其內容是中國頭號富豪王建林與中共上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成員家人的關係。報導說,彭博通訊社總編輯將當今中國的新聞報導環境比作納粹德國,並告訴該社的有關記者說,中共當局已經非常清楚地表示,絕對不准許發表有關中共領導人財產的報導。

黑暗與荒誕

彭博通訊社如今雖然不敢輕易發表有關中共領導人財產的新聞報導,但在其他方面畢竟還是比中共直接控制的中國主流媒體擁有更多的自由,其中包括評論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的自由。

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召開的前夕,彭博通訊社發表專欄撰稿人威廉·裴賽克的文章說,中國的空氣污染嚴重到遮天蔽日的程度,成為不得不帶著口罩上街的外國遊客無可奈何的笑談,「在一個更為民主的體制中,這種局面可能會讓有關領導人感受到更強的緊迫性,要採取大膽的行動解決這種不可能看不見的壞空氣危機。但早期傳來的跡象並不讓人感到鼓舞。媒體透露出來的消息說,中共200多位中央委員會委員在制定一份含糊籠統的藍圖,要調整中國的經濟結構。這份藍圖根本就沒有任何暗示提及中國真正需要做的事情,這就是禁止燒煤。」

能夠一本正經地對一種「不可能看不見的」危機視而不見,這本身就夠荒誕。但法國主要報紙《世界報》不愧是來自荒誕派戲劇發源地法國,該報在11月5日發表一篇博文,將中國新聞寫成荒誕派戲劇家們所難以企及的荒誕文:

「如今中國極度嚴重的空氣污染越來越經常地出現,導致中國當局擔心恐怖份子會利用空氣污染遮蔽用於監視的閉路電視攝像機發動襲擊,」…於是指令中國科學家在四年內解決這個難題,於是清華大學電機系一位教授提出一種解決問題的設想,這就是開發一種雷達攝影機,用電磁波來穿透空氣微粒污染,以確保對最敏感的區域的監控。

北京的清華大學果然是人才輩出的地方。

但法國《世界報》博文的寫手還是忍不住擺出一個問題:

「大規模的雷達攝像系統會產生對人體有害的放射線。這又會在中國造成一種惡性循環。目前,中國的公共衛生當局在試圖遏制每年造成成千上萬的人早死的空氣污染危害。」

新聞寫作寫到這一步,新聞寫作和寫荒誕派文學寫作顯然已經統一起來。

記者這麼寫,到底是在寫笑話,還是在寫新聞,只有天知道。

(略有刪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