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無聞卻為最重要的華爾街公司


【看中國2013年11月15日訊】布羅德里奇金融解決方案公司(Broadridge Financial Solutions)首席執行官理查德•戴利(Richard Daly)可能是當今公司治理領域最重要的人物了,他的公司負責為全球各地數以千萬計的股票投資者代理投票和計票。事實上,布羅德里奇代理了美國85%的流通股投票,這個比例在美國以外地區是72%——該公司每年以紙質和電子形式寄送的投資者通訊文件約在20億份上下。

正是戴利從事的代理投票和股東聯絡事業,讓股東們能夠扭轉公司的現狀,在必要情況下他們甚至可以將大公司的董事掃地出門。但是,戴利沒有從他試圖賦權的那些投資者那裡收穫敬意,他的核心業務幾乎被投資者視為垃圾郵件,那種只會給郵政局增加負擔並且很快就會被丟到垃圾桶裡的廢紙。就拿代理聲明書來說,布羅德里奇每年要寄出5,000萬份,但只有不到5%進行了投票。

「美國存在一種投資者參與危機,它對長期繁榮存在影響。」戴利敲著桌子強調。在布羅德里奇官網的一段視頻中,戴利繼續著自己慷慨激昂的演說:「然而選秀節目裡的選手動不動就能號召到數百萬人投票,即使那對他們的財務福祉並無影響。」

對於戴利的這番大聲疾呼,情況真像他說的那番不堪?別急著下結論。當談到代理投票這門生意,布羅德里奇處在一個令人艷羨的位置,近乎壟斷。即使代理聲明被扔進了垃圾桶,該公司仍然財源滾滾。去年,布羅德里奇的總營收達到了24億美元。這個數字比2012年高出6%,比2007年則高出17%,布羅德里奇正是在這一年從自動數據處理公司(ADP)分拆出來的。不過,自分拆以來,該公司經常性收費類收入的年均複合增長率達到了可觀的6%。

這些收入大多數並非來自布羅德里奇的真正客戶——券商,而是來自IBM和輝瑞(Pfizer)這樣的公司,它們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要求支付經紀商佣金來寄送股東通訊文件。布羅德里奇正是典型的外包服務公司,它代表其券商客戶處理一切事務,並向上市公司開出賬單。然後,該公司在抽取佣金後將剩下的手續費移交給券商。布羅德里奇的營運利潤率維持在13%上下,該公司去年的淨利潤為2.12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70%,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其代理的共同基金數量出現飆升。從自動數據處理公司獨立出來以後,布羅德里奇的股價翻了一番,而同期標普500指數的總回報率是41%。

「布羅德里奇是華爾街上你從未聽說過的最重要公司。」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前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迪克•格拉索(Dick Grsso)如是說,他認識戴利已近30年。

事實上,布羅德里奇憑藉處理行政事務獲得了增長,這些事務包括記錄保存、開票、納稅申報、證券轉移、清算、結賬以及其他有必要但卻乏味的雜務,它們跟大多數券商的商業目標沒有太多關係。

自美國存管信託公司(Depository Trust Company)在1973年創建以來,對於股票所有權的追蹤一直是通過簿記,而不是通過實體佔有。紐約市中心那些腋下夾著股票憑證在公司間疾奔的外勤人員已經讓位於電子記錄以及「行號代名」(street name)中代表投資者持有股票的經紀人。

這就為那些有義務與股東進行溝通的公司提出了一個治理難題。這也為一些公司帶來了機遇,只要它們能夠成功確定以及追蹤持股人是誰。

「在我們之前,沒有人提供這種實用型的金融服務外包。」戴利說道。

戴利出生在紐約皇后區,他在1979年進入這個行業,當時他由羅斯會計師事務所(Touche Ross)的一名註冊會計師成為美國獨立選舉集團(Independent Election Corp)的首席財務官,後者是這個行業中最大的代理服務公司之一。戴利熟悉紐約而且工作勤奮(他自誇四年級時就送過報紙),他在跳槽之前升任該集團的首席運營官,之後又成為湯姆森-麥金農公司(Thomson McKinnon)的首席運營官,從而對華爾街機構事務部門的工作有了更深入的掌握。

1987年夏天,戴利想重返代理服務行業。他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向經紀人提供更優質的服務——貼牌寄送股東通訊文件。戴利說服代理權徵集公司D.F. King的亞瑟•朗(Arthur Long)投資他的公司。不幸的是,在資金到位之前,朗就因癌症去世。

這樣,戴利在1989年將自己的新生公司賣給了自動數據處理公司這家巨頭,成為後者的代理服務事業部門。在被收購之後的第一年,戴利就迅速簽下31家客戶。1992年,自動數據處理公司收購了戴利的前僱主美國獨立選舉集團。到1999年,美國銀行和券商名義上所持股票的投資者溝通事務有90%是由該事業部門負責處理。

在自動數據處理公司內部,戴利為一個強大和獨立的布羅德里奇奠定了基礎。舉例來說,戴利花費1億多美元在長島建造了一處面積達643,000平方英尺的印刷設施,那裡每天平均可以製造500多萬個信封。2007年4月,在戴利成功說服自動數據處理公司的管理層之後,後者同意將其事業部門分拆成獨立的公司,並且不用支付稅費。

雖然布羅德里奇看似沒有什麼重量級的競爭對手,但風險總是存在的,即競爭者可能來源於公司外部。在這樣一個時代——像Twitter這樣的初創公司能夠對諸如新聞傳播那樣歷史悠久的行業構成挑戰——戴利需要保持警覺。

戴利的有利條件包括:他在華爾街的深厚人脈以及他久負盛名的可靠性,對於不容易發生快速變化的大型金融公司來說,後者大有幫助。

「你希望找到循規蹈矩的人。」愛德華-瓊斯公司(Edward Jones)的首席執行官諾曼•伊克(Norman Eaker)說,「他們不會過於浮華,但他們能夠鞏固金融體系。」

在代理服務之外,戴利做了很多努力來拓展公司業務。例如,2010年,布羅德里奇花費7,800萬美元收購了NewRiver公司,後者壟斷了通過電子形式向共同基金寄送招股說明書的業務,並且是退休金及年金市場的關鍵服務供應商。最近,布羅德里奇跟埃森哲公司(Accenture)取得合作,雙方將在歐洲和亞洲提供諸如結算、簿記以及記錄保存這樣的清算辦公室服務。

為了讓投資者真正去閱讀他們的股東通訊文件,戴利進行了名為Fluent的最新嘗試。這是一款基於網頁的產品,它能通過智能手機、平板電腦或桌面電腦向投資者提供安全、準確的股票和基金信息。諸如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瑞銀集團(UBS)這些舊有的代理服務客戶已經在向它們的客戶提供貼牌的Fluent產品。

「我從蘋果的報刊應用獲得消息,我妻子則從Facebook查看新聞。登錄一家網站和輸入密碼已經不再是人們的生活方式了。」戴利說,「我們將為人們提供獲取信息的途徑,而且我們不在乎人們是不是認為它重要。」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