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為人知的周恩來的又一罪證

《偉大的十年》

2013-11-19 00:10 作者: 鐘山樵夫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19日訊】大名鼎鼎的馮客教授把餓死人事件定位為「中國現代史的核心」,眾多學者稱這一定位是「史家的卓識」。對這一定位,樵夫不妄加評論,但餓死人事件無疑是人類歷史上最重大的歷史事件之一。然而時任國務院總理的周恩來卻未給世人留下一字半句的交代,官方出版的《周恩來選集》同樣沒有一篇有關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以及餓死人事件的文章入編。實在匪夷所思啊!與劉少奇、鄧小平等人的《選集》一樣,1958年、1959年、1960年這三年,《周恩來選集》亦出現了准真空、准斷代的奇特現象,每年僅一篇文章入編。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在那風風火火的歲月,在那幾億飢民掙紮在死亡線上的年頭,官方竟把那些不關國計民生的雞毛蒜皮的文章入編。如《當前文字改革的任務》(1958年1月10日)、《把知識和經驗留給後代》(1959年4月29日)等。當然,官方自有它的苦衷,實在有難言之隱啊!

近年來,大量的有關周恩來在餓死人事件中的負面信息開始披露。他助紂為虐,鼓吹共產風,大刮浮誇風,對人民犯下了罄竹難書、擢髮難數的滔天罪行。關於周恩來的一系列罪行,我將在《周恩來其他罪行摘要》一文中一一揭露。本博文只為戳穿官方「子為父隱」的鬼蜮伎倆,特將周恩來的一篇鮮為人知的力作爆料於光天化日之下。這就是以周恩來署名1959年10月6日發表在《人民日報》上的重量級文章——《偉大的十年》。這是一篇通篇充滿謊言的「奇文」,更是周恩來的白紙黑字的一大罪證。

「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這是一篇迄今為止未曾被收錄進任何一本官方出版的《選集》、《文選》、《文集》或傳記之類的文章。正因為如此,鮮為人知。且看該文的有關內容,文中寫道:「大家知道,一九五八年是我國工農業生產特大躍進的一年,經過核實的工業總產值比一九五七年增長了百分之六十六。調整後的一九五九年工業指標比特大躍進的一九五八年工業總產值仍然高出百分之二十五點六。顯然,這是在特大躍進的基礎上繼續大躍進。」周恩來繼續寫道:「在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中採取群眾運動的方法,果然只是一種‘小資產階級狂熱性運動’,果然‘只能多塊,不能好省’,‘得不償失’嗎?......右傾機會主義分子企圖用某些小型土法生產特別是小高爐的初期產品品質比較低、成本比較高的事實,來攻擊黨的總路線。但是,他們在這裡仍然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他們沒有看到,這些生產在社會主義建設的大躍進中,發揮著怎樣巨大的作用。

一九五九年,我國將要生產二千萬噸生鐵,其中約有一半是小高爐生產的。我們多年來建設的大中型高爐的總容積約為二萬四千立方米,而兩年來新建的已經正常生產的小高爐的總容積就達到四萬三千立方米以上,至於小高爐的生產技術需要一個發展過程,猶如大高爐一樣,更是絲毫不用大驚小怪。經過今年上半年的努力,小高爐的利用係數和產品品質已經大大提高,成本已經大大降低,其中比較好的已經接近大高爐的水準......最近中共八屆八中全會批評了右傾保守思想,號召全國人民反右傾,鼓幹勁,開展轟轟烈烈的增產節約運動。這個切合時宜的決定,已經在全國勞動人民中掀起一個新的生產高潮。據國家統計局統計,八月份的工業總產值,比七月份增長了百分之十四,九月月份又比八月份猛增百分之二十七左右。鋼產量八月份比七月份增長百分之十三點五,九月份又比八月份增長百分之二十......」且不說上述數據的真實性,單就周恩來不顧我國國力,盲目一味追求工業總產值的高指標,周恩來的「左傾」機會主義甚至「左傾」盲動主義的嘴臉暴露無遺。

周恩來繼續寫道:「我國的農業生產,今年雖然遇到了重大的自然災害,但是依靠我們在水利建設方面的巨大成就,特別是依靠新誕生的人民公社領導千千萬萬農民同災害進行了緊張的鬥爭,許多地區的災情已經克服,可以希望在去年特大豐收的基礎上,獲得比去年更大的豐收。」什麼「特大豐收」?!什麼「更大的豐收」?!這是十足的信口胡說,這是為他的橫徵暴斂製造理由。

值得指出的是,周恩來對當時全國糧食形勢的險惡,瞭如指掌。「1959年4月6日,國務院秘書廳給他送上山東、江蘇、河南、河北、安徽五省缺糧情況的報告,4月9日又送上了15省春荒情況統計表,說有2517萬人無飯吃」(楊繼繩《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飢荒紀實》下冊,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2008年8月第2版,第750頁)。就在總理辦公室當年退給糧食部辦公廳的現在仍然保存完好的三十二張報表中,周恩來的筆跡就有九百九十四處之多(欲鳴《為林彪元帥鳴冤》第173頁)。更不能容忍的是,1958年上半年全國大飢荒的跡象已顯現。連當年激進得不能再激進的分管農業的副總理譚震林(餓死人事件的第四號罪犯,博主注,對此,續文自有交代)在1959年1月都作出當月「會有五百萬人浮腫,七萬人餓死」的估計。周恩來則估計「會有十二萬人餓死」(電話會議,1959年1月20日,甘肅91-18-513,p.59)。周恩來明明知道數以千萬計的農民同胞在死亡線上掙扎,卻又公然在《人民日報》上大書特書1958年的「特大豐收」、1959年的「更大的豐收」。周恩來緣何置五億農民的死活於不顧,如此信口雌黃,實在百思不得其解啊!

《偉大的十年》這篇大毒草,發表的時間是1959年10月6日。周恩來「特大豐收」、「更大豐收」的餘音未絕,然而不過兩個月,餓死人事件的高峰期就無情地到來。我高中的三個同班同學(我們班來自農村的同學不到十名)張進、沙永全、馮玉祥(1965年分別考取安徽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北京大學,他們如今都健在)的家人全都於1959年12月、1960年1月活活餓死,成了孤兒。更可恨的是如前一篇博文所敘,周恩來在《偉大的十年》一文中,荒唐離譜的讚歌尚未盡興,就在一千多萬農民同胞慘遭餓死入土後的1960年1月26日,國務院竟下發文件宣布:「1958、1959年糧食獲得特大豐收,當前糧食形勢好得很。國家糧食庫存在1959年6月底343億斤的基礎上,1960年6月底將達到500億斤」(高華《在歷史的風陵渡口》,2005年版,第157頁)。看到這些罪惡的文字,實在欲哭無淚啊!周恩來罪惡滔天,就是判他一萬次死刑,亦難解五億多農民同胞的心頭之恨。

(本文略有刪節)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