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訪民「被旅遊」回來離奇死亡(圖)



2013年11月18日下午,上海維權人士石萍、鄭培培、王永鳳、孔令珍、謝枕安(三毛)、杜林強、李正達、吳玉芬、韋開珍和尹滬生的妻子徐兆蘭在尹滬生的臨時靈堂前沉痛悼念。(博訊網)

【看中國2013年11月19日訊】長期在北京上訪的上海訪民尹滬生,在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被上海當局從北京強押回上海,然後送至雲南旅遊。11月16號,在被解禁回滬的第二天,尹滬生突然吐血身亡。尹滬生生前朋友認為,不排除尹滬生之死和這次「被旅遊」有關。

本臺記者週一晚間致電尹滬生的妻子徐兆蘭女士,但是她的手機已經關機,無法進一步瞭解詳情。

同樣是上海訪民的鄭培培和尹滬生夫婦是好朋友,她週一下午和其他近10位訪民一起,去尹滬生家的臨時靈堂前進行了祭典。鄭培培說,尹滬生還不到60歲,而且身體一直非常健康,從來沒有聽說他有什麼疾病,他妻子徐兆蘭在靈堂前哭得死去活來,完全不能接受這個現實。鄭培培說,

「十八大三中全會之前,我碰到他,身體很好的,忽然之間聽說他去世了,所以到他家去了祭典了。他愛人哭得很傷心,說她老公死得不明不白。她說在被旅遊期間,有一段時間沒有和老公在一起,老公回到上海,24小時都沒到,人就過去了。而且她說, 她老公臨死之前吐出來都是黑的東西,她哭得很傷心很傷心。」

鄭培培說,1997年前後尹滬生在上海市徐匯區的房子遭到強拆,之後,他就一直鍥而不舍地進行上訪。在上海討不回公道,他們夫婦倆就長期駐守在北京。鄭培培說,尹滬生的辛酸故事,是上海眾多被強拆戶境遇的真實寫照,她自己也因為在「上海新天地」原址附近的商鋪被強拆,堅持維權了十幾年,但是至今沒有得到任何答覆。

鄭培培表示,她希望尹滬生的悲劇能讓有關部門良心發現,並意識到民眾如果不是因為有天大的冤屈,是不會背井離鄉長期上訪的。鄭培培說,靠打壓訪民,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社會矛盾。

「應該想盡辦法解決我們的問題,畢竟我們是因為政府強拆造成我們走到這一步的。現在我們的處境是一年盼一年,盼了兩會盼黨代會,盼了黨代會又盼兩會,但最終還是我們的訴求沒有人管,沒人來理我們。」

另一位上海訪民顧國平對尹滬生的忽然離世也非常難過。顧國平告訴本臺記者,尹滬生不但為自己維權,也積極幫助其他訪民維權,一直是有關當局的眼中釘、肉中刺,曾被關北京黑監獄達200多日,顧國平說,今年春節期間,他被關進馬家樓黑監獄,和尹滬生夫婦是難友。

「後來我被駐京辦接出來,押回上海。他們兩個沒有出來,還留在馬家樓裡面。我見到他(尹滬生)的時候,他很健康的。」

顧國平說,雖然尹滬生真正的死因目前還不清楚,但是從尹滬生妻子徐兆蘭描述的「尹滬生臨終前口吐黑色物質的症狀」,不排除他在「被旅遊」期間吃了別有用心的人提供的有毒食品,或者是受到過暴力毆打。顧國平說,訪民被警察暴打是家常便飯,他自己就被打過很多次。他說,

「特別到北京,他把你強行押回當地。如果你不配合,他就打你。我也給他們打過幾次,有一次打得很厲害,十幾個警察圍上來打你,在國家信訪辦門口,我去,他們攔著不讓進去,一下子衝出來把你摁倒在地,拳打腳踢,打傷之後,強行押回上海。」

顧國平表示,即使尹滬生的妻子徐兆蘭要求對屍體進行屍檢、以確定尹滬生的真實死因,由於中國的司法系統不獨立,從法官、檢察官到法醫,一切盡在有關當局的掌控之中,尹滬生之死恐怕會成為一個冤案。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