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访民“被旅游”回来离奇死亡(图)



2013年11月18日下午,上海维权人士石萍、郑培培、王永凤、孔令珍、谢枕安(三毛)、杜林强、李正达、吴玉芬、韦开珍和尹沪生的妻子徐兆兰在尹沪生的临时灵堂前沉痛悼念。(博讯网)

【看中国2013年11月19日讯】长期在北京上访的上海访民尹沪生,在中共召开十八届三中全会期间被上海当局从北京强押回上海,然后送至云南旅游。11月16号,在被解禁回沪的第二天,尹沪生突然吐血身亡。尹沪生生前朋友认为,不排除尹沪生之死和这次“被旅游”有关。

本台记者周一晚间致电尹沪生的妻子徐兆兰女士,但是她的手机已经关机,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

同样是上海访民的郑培培和尹沪生夫妇是好朋友,她周一下午和其他近10位访民一起,去尹沪生家的临时灵堂前进行了祭典。郑培培说,尹沪生还不到60岁,而且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从来没有听说他有什么疾病,他妻子徐兆兰在灵堂前哭得死去活来,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现实。郑培培说,

“十八大三中全会之前,我碰到他,身体很好的,忽然之间听说他去世了,所以到他家去了祭典了。他爱人哭得很伤心,说她老公死得不明不白。她说在被旅游期间,有一段时间没有和老公在一起,老公回到上海,24小时都没到,人就过去了。而且她说, 她老公临死之前吐出来都是黑的东西,她哭得很伤心很伤心。”

郑培培说,1997年前后尹沪生在上海市徐汇区的房子遭到强拆,之后,他就一直锲而不舍地进行上访。在上海讨不回公道,他们夫妇俩就长期驻守在北京。郑培培说,尹沪生的辛酸故事,是上海众多被强拆户境遇的真实写照,她自己也因为在“上海新天地”原址附近的商铺被强拆,坚持维权了十几年,但是至今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郑培培表示,她希望尹沪生的悲剧能让有关部门良心发现,并意识到民众如果不是因为有天大的冤屈,是不会背井离乡长期上访的。郑培培说,靠打压访民,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社会矛盾。

“应该想尽办法解决我们的问题,毕竟我们是因为政府强拆造成我们走到这一步的。现在我们的处境是一年盼一年,盼了两会盼党代会,盼了党代会又盼两会,但最终还是我们的诉求没有人管,没人来理我们。”

另一位上海访民顾国平对尹沪生的忽然离世也非常难过。顾国平告诉本台记者,尹沪生不但为自己维权,也积极帮助其他访民维权,一直是有关当局的眼中钉、肉中刺,曾被关北京黑监狱达200多日,顾国平说,今年春节期间,他被关进马家楼黑监狱,和尹沪生夫妇是难友。

“后来我被驻京办接出来,押回上海。他们两个没有出来,还留在马家楼里面。我见到他(尹沪生)的时候,他很健康的。”

顾国平说,虽然尹沪生真正的死因目前还不清楚,但是从尹沪生妻子徐兆兰描述的“尹沪生临终前口吐黑色物质的症状”,不排除他在“被旅游”期间吃了别有用心的人提供的有毒食品,或者是受到过暴力殴打。顾国平说,访民被警察暴打是家常便饭,他自己就被打过很多次。他说,

“特别到北京,他把你强行押回当地。如果你不配合,他就打你。我也给他们打过几次,有一次打得很厉害,十几个警察围上来打你,在国家信访办门口,我去,他们拦着不让进去,一下子冲出来把你摁倒在地,拳打脚踢,打伤之后,强行押回上海。”

顾国平表示,即使尹沪生的妻子徐兆兰要求对尸体进行尸检、以确定尹沪生的真实死因,由于中国的司法系统不独立,从法官、检察官到法医,一切尽在有关当局的掌控之中,尹沪生之死恐怕会成为一个冤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