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意識形態戰爭中的「阿登戰役」

2013-11-19 10:41 作者: 張軼東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19日訊】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的1944年末,英美盟軍登陸於諾曼地,開闢了對法西斯德國戰爭的第二戰場。同時東線蘇軍也早將德軍趕出蘇聯領土,逐漸進入東歐各國並逼近德國東部。法西斯德國的最終崩潰已指日可待。這時希特勒決定在西線進行一次猛烈反撲的「阿登戰役」:他集中了德國最後的一點精銳部隊(23個師,27.5萬人)和精良武器,於1944年12月6日在西線阿登山區向英美盟軍發起猛烈進攻,目的是迫使英美拋開蘇聯和德國單獨和談。這次進攻雖然在初期頗為凌厲,但畢竟是強弩之末,人員和武器大量喪失。尤其是東線蘇軍應英美之要求,提前8天開始進攻。希特勒又不得不從西線將一部分德軍調往東線。1945年德軍退回國境,「阿登戰役」正式宣告失敗。從此東西兩線盟軍長驅直入德國境內。1945年5月,東西線盟軍先後進入伯林,希特勒自殺。法西斯德國無條件投降。

這裡顯示出一條歷史規律:在一次大戰(或政治鬥爭)中,戰敗的一方在放下武器前,總要進行最後一次猛烈的反撲。其實1991年前蘇聯和蘇共解體前的「八一九事件」也是這麽回事。而當前,中共在其所發動的意識形態戰爭中,也已進入了它的「阿登戰役」階段。

中共自從建政以來,從來沒有停止過進行意識形態方面的戰爭。毛澤東說的:「----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必須先造成輿論,作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這個戰爭已打了半個多世紀,其實質是專政和民主之間的戰爭。其中1957年的「反右」這一戰役中共是「大獲全勝」的。但是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對於中共來說則是「皮洛士的勝利」(古代歷史上皮洛士進攻羅馬,雖獲勝而自損十之八九)。到了1989年的「六四」之役,中共以血腥鎮壓換來了道義上的全面失敗。接著1989--1991年間的「蘇東波」從事實上證明了馬列主義的錯誤,預示料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其實是跟本走不通的。

到20--21世紀之交時,中共政權由於腐敗造成各地人民大眾的反抗此起彼伏。國內外,黨內外出現的異議人士有增無減。「茉莉花」革命之波有力地喚醒了越來越多的人民。網際網路成為表達人民正義呼聲的強大力量。於是在民主與專制的輿論戰之中,專制一方越來越呈現出弱勢。這裡面有一個特殊的事例是:出現了一篇署名王小石的文章「中國若動盪,只會比蘇聯更慘」(據說「中央領導同志」指示各媒體網站將該文放重要位置)。這篇文章立刻受到廣大網友的圍攻。圍攻文章列舉前蘇聯和蘇共解體後,俄羅斯人民生活蒸蒸日上的事實。其實這還不是主要問題所在。主要問題是:王小石到底是誰?說他根本就是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慎明,另一說則是北京朝陽區副區長李建海。那麽李慎明總應該再表一次態吧:如果這篇文章是你寫的,你就應該繼續反擊那些對於你論點的圍攻。如果那篇文章不時你寫的,你起碼也應該出來作一聲明,說清你不是這篇文章的作者。但是直到目前為止,堂堂的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慎明連一個屁也沒有放,變成縮頭烏龜了!

於是中國社科院正院長,黨組書記王偉光出來了。他在10月8日在「人民日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是「牢牢掌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管理權,話語權」。他訴苦說:「當前----誰發表正面的言論----誰就會受到攻擊----要---及時支持那些堅持真理而被圍攻的同志」,「我們的理論工作者,要當衝鋒陷陣的戰士」。「總之,目前的共產黨一黨執政制度不容挑戰」。

社科院正院長兼黨組書記發出了戰鬥宣言,那就是說中共已經決心開啟自己在意識形態中的「阿登戰役」了。而且接著軍方也表示要參與這一戰役。中共軍方2號人物,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9月16日發布動員令:將網際網路視為意識形態鬥爭「新的戰場」。劉亞洲將軍也說要「牢牢佔領意識形態陣地」,「誰掌握了網際網路尤其是微博資源,誰就擁有最大的話語權。接著,軍方最高學府國防大學與總政治部保衛部,總參謀部三部,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現代關係研究所聯合推出製作的電視宣傳片「較量無聲」。影片警告說:中國正遭遇5條戰線(政治,文化,思想以及政治干涉,社會滲透)。還還點名中國自由派學者賀衛方,茅於軾是美國的「幫凶」。

從10月8日王偉光發起「阿登戰役」開始,中共的「理論戰士」們進行了哪些「衝鋒陷陣」呢?計開:

--中國社科院副院長,黨組成員李捷(即和李慎明平級)的文章「駁‘晚年周恩來’對毛澤東的醜化」。於是引起「晚年毛澤東」的作者高文謙駁斥李捷的文章是「完全是出於政治目的的攻擊」,同時提議中共當局開放網禁,允許大陸民眾觀戰其與李捷「公開辯論毛的功過是非」。10月16日王偉光院長又支持李捷說:「毛澤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奠基者,探索者和先行者」。這可理解為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決策者的意識,即決不會「批毛」!

--中國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恆鵬的文章「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以及新浪,搜狐,網易等網站的「敗絮其中的俄羅斯免費醫療」,荒唐攻擊最近俄羅斯宣布的永遠全民免費醫療。他們最大的功擊點是:免費醫療花的還是人民的納稅錢。他們不說中國三公消費(每年9,000億)不就是人民的納稅錢嗎?現在全國醫療費6,500億元,只佔政府支出的9.9%,政府只負擔17%,其中80%為幹部所用,用於普通百姓的只有20%,即政府支出的1.8%。這是什麽世道呢?

其實俄羅斯的免費醫療只不過是前蘇聯全民醫療的延續而己。並且這個「全民」還不太準確,因為凡是在俄羅斯境內的外國人生病了也一律能享有免費醫療。本文作者1951--1958年間在前蘇聯留學,也曾因病去過醫院,並沒有遇見排長對或醫生收禮等事。在前蘇聯和俄羅斯有病住院,不僅不收住院費,而且吃飯也是醫院免費供應。當時有的留蘇學生住院,反而省下了助學金。有趣的是:一個留學生住了一段院,省下了好幾百盧布,給自己買了一塊表。我現在認識的一些俄羅斯朋友(如搞邊貿或作外教的),他們還是認為俄羅斯的醫療情況比中國好。他們在有病時還是選擇回俄羅斯治病。比較下來,中國的醫療不僅外無金玉,其中「敗絮」均無,是一個大臭蟲!

--10月6日「求是」秋石文章:「鞏固黨和人民團結奮鬥的共同思想基礎」。文章說有五種必需反對的錯誤思想;「普世價值」,「憲政民主」,「歷史虛無主義」,「新自由主義」,「質疑開放」---。

--「求是」文章:否定太平天國,義和團等是歷史虛無主義。

--「環球時報」社評:「越精神越獨立,越能看清學西方什麽。」其結論是「中國最終是具體學西方很多。同時又‘另搞一套’的特殊大國」。這真是奇談怪論,拐彎抹角。其實這就是19世紀末張之洞等「中學為體,西學為用」這一早就試驗失敗的翻版。而那次試驗失敗的結果是「辛亥革命」。你現在還想用這一套來堅持中共的一黨專政制度下場如何可見了。

--10月9日「紅旗文摘」人民大學馬列主義學院教授周新城文章「對抽像人性論的危害性應有足夠的認識」,說「普世價值」在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此文一出,即受到一邊倒的批判。網友稱周新城「三反」:一反習(因為習近平提出「中國夢」和「美國夢」是相通的),二反馬克思主義,因為馬克思主義號稱自己就是普世價值;三反人類,因為人類才有普世價值,畜類才沒有。

--「紅旗」2013年20期(10月16日)秋石:「要有共同意識形態才能生存下去」。

--10月28日「中國社會科學報」金仁文章:「毛澤東不是獨裁者」。

--還會有的。待續---

王偉光院長是這次「阿登戰役」的督戰隊長。中共和他大約希望在他發出這一進攻令後,上述理論戰士們的文章就像是常山趙子龍在長阪坡一樣,在億萬網民中殺進殺出,殺得對方個個皆愁。但可惜現實並非如此。前述理論戰士和他們的文章不但同樣受到圍攻,而且中共的理論戰線已初處於「網民戰爭」的汪洋大海裡了。

那麽中共理論大軍的後續力量在哪裡呢?

其實中共御用文人的大巢主要是三個:中央黨校,人民大學和社會科學院。這三處可調用的御用文人不過數百人(但是這裡也有不馴服的異議人士,如中央黨校的杜光,蔡霞,人民大學的張鳴等)。在加上有的中央和各省大學的文科教師等中的「准御用文人」,也不過千人左右。而現在的網民近一億。除去200萬「五毛」,多數是對現狀不滿的。於是力量對比就明顯了。

這近千人的御用文人和准御用文人畢竟是有腦子的,他們為了吃飯和養活老婆孩子不得不「上前線」。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御用文人和准御用文人們發表文章時,很少人敢用真名,而是用筆名。他們對於今後形勢心中沒有一個估計嗎?他們中間有百分之幾的是已經把老婆孩子送到國外去了的?他們不想想一旦變了天,是否會陷入尷尬的境地,是否應該現在就留點後路嗎?他們被逼上戰場後,能勇往直前衝鋒陷陣嗎?

那麽督戰隊長王偉光就得拿槍逼著他們衝鋒了。於是我又想起中國歷史上的一個情景:1926年8月,國民革命軍在武昌南的汀泗橋大捷後,北洋軍閥吳佩孚急了,在臨近武昌的賀勝橋和北伐軍決一死戰,並親自督戰。結果北洋軍還是兵敗如山倒。吳佩孚親手槍殺了退卻的數名旅團級軍官,也不能阻止退卻。北伐軍進入武昌,北洋政府迅速正式倒臺。

「21世紀的吳佩孚」王偉光院長:當你把御用文人和准御用文人們逼上戰場,他們左顧右盼,畏首畏尾,就是不衝鋒陷陣時,你將槍斃幾個呢?

意識形態戰爭較之於真槍實彈的戰爭的不同在於前者不流血而後者流血,但決定戰爭勝負的基本因素一樣都是歷史大勢,人心向背和力量對比。從這幾點看可以肯定中共一黨專政一方打這場「阿登戰役」乃至整個意識形態戰爭敗局已定。

不料隨著中共18屆三中全會將舉行,又傳出習近平指示「適度變陣,更換方式」,要適當放鬆輿論。這真是奇怪。你的三中全會是搞經濟改革的,和輿論有什麽關係呢?你的「阿登戰役」既然打響了,你單方面停得下來嗎?謝燕益先生說對了:「中共已逼到進退失據的境地」。它已經只有招架之功,無還手之力了。日本證券評論員乾脆預言:習近平政權將於3年內崩潰。不管這種預測準確與否,總不是沒有科學根據的。總之,民主的曙光已經出現,一切站在民主一邊的人們還是努力與喚醒人民,來一個「將革命進行到底」吧!

2013年11月1日於美國費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