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聲中的生日派對(圖)


槍聲中的生日派對
敘利亞當局允許將近2000人離開自今年三月起被封鎖的莫達米亞地區

【看中國2013年11月20日訊】被譽為「天國之城」的大馬士革,曾經是一座永遠充滿活力的歷史古城。但是現在,戰爭步步逼近,死神天天降臨,被苦難包圍的大馬士革人,如何生活?BBC記者杜賽講述最近重返大馬士革的親身經歷。

這樣的餐館,在許多大都市的時尚街區可能都能找得到:呈亮的不鏽鋼、光鮮的玻璃桌、白色的仿皮椅。天還算暖和,所以我們決定坐在餐館外面。

晚風拂過,耳邊響起一首埃爾頓·約翰的悠揚老歌,一陣陣歡聲笑語。

突然,一聲巨響,打碎了歌聲。剛開始,好像沉悶的雷鳴,沒多久,我們意識到,臨街的槍聲越來越激烈。

我環顧四周,身邊的人不動聲色,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槍聲還在繼續。一些人站起來,但不知道該怎麼辦;一些人挪到餐館裡面;幾個穿牛仔褲的青年男子跑到大街上去看看究竟。

透過玻璃,我看到餐館裡靠窗坐的那一桌人。一位女士,頭上優雅地裹著潔白的絲巾,叉子舉在半空中,接著吃飯;同桌一位男士,手裡夾著雪茄,繼續抽煙。

出去看熱鬧的男青年回來了。我問他們,「出了什麼事?」他們邊往自己的桌前走邊回答說,「死了一個人。」

我接著問,「死的是誰?」

「士兵,烈士。」外面鳴槍,標誌著有人犧牲了。

賈茲火車站不久前被炮彈擊中

沒過多久,餐館內的音響播出阿拉伯語的「祝你生日快樂」,一枚大蛋糕擺到桌上,燭光閃爍。

我的敘利亞朋友說,「看,人們都麻木了,對身邊的戰爭麻木了。現在,每天都是死神降臨的日子,怎麼還有心情慶祝生日?」

過生日的那一桌人旁邊,幾位上了年紀的老人正在打牌、其他人在吃飯。

我問,「晚飯時間,人們到這樣的餐館裡來打牌?」

朋友回答,「是啊。還能付得起錢的人到這來逃避現實。」

現在在大馬士革,越來越多的人想逃避現實。不過,距離餐館不到10英里(16公里)的那個地方,許多人可是想逃也逃不掉。

「野草與樹葉」

大馬士革市郊一些居民區被長期圍困。幾天前,將近2000人獲准離開自三月起被封鎖的莫達米亞(Moadamiya)地區,我們也趕往報導。

人群擁擠著逃向在路邊等候的大巴車,一個女人告訴我,「我們九個月沒有吃過麵包了。」說話間,她的手不停地顫抖,「我們吃的是樹葉、野草。」

這是反抗軍控制的郊區,他們批評政府試圖通過封鎖、迫使無法忍受飢餓的人投降。確實,在許多軍隊檢查哨,我們都看到了這樣的口號「不投降,就餓死」。不過,政府卻指責反抗軍是「恐怖份子」、拿普通人當人質。

夾在中間忍受苦難的,是老百姓。

戰爭給大馬士革許多地區留下纍纍傷痕

我問和我一起吃晚飯的那位陪同、敘利亞政府的支持者,大多數敘利亞人是否知道身邊不遠的地方發生的事?他們是不是早就不聽新聞了?

陪同回答說,「他們知道。不過現在在敘利亞,有些事非常、非常糟糕,有些事不過是一般性的糟糕。」

「再說了,昨天看上去還算很糟糕的一些事,今天可能就不覺得那麼糟糕了。」

換句話說,戰爭曠日持久,局勢越來越嚴峻,慘到了許多人從前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對於部分人來說,現在,日子只能是過一天算一天、什麼也別想。敘利亞人還和從前一樣好客,幫助鄰居、陌生人。不過現在,幾乎所有的人都感受到戰亂的壓力。

歷史遺址

每次回到大馬士革,我都感覺到,又出現了新的危機。這一次,還是可以聽得到政府軍射向郊區的槍炮聲,不過現在,落在市中心的炮彈也越來越多。

政府指責反抗軍,但是,沒有任何人表示承擔責任。

過去幾個星期內,富有傳奇色彩的希賈茲(Hijaz)火車站和久負盛名的大馬士革城堡都被炮彈擊中。古蹟受到的破壞雖然有限,但是,震撼衝擊波卻要更加深遠。

戰爭,正在步步逼近「天國之城」的心臟、大馬士革珍貴的歷史遺產。

一年前,敘利亞人悲哀地看到,北部古城阿勒頗成為激戰的中心,重要的歷史遺址變為廢墟。

我和一位考古專家一起去看大馬士革城堡遭到破壞的情況。我問他,「你是不是擔心阿勒頗那樣的局面也會發生在大馬士革?」

他沒有立即回答,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真不希望,我真不希望會有那一天。」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