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寒心 中共高官死亡都受政治約束(圖)


2013/11/21/20131121220030252.jpg
羅生特(中)與劉少奇(左)陳毅(右)合影

【看中國2013年11月22日訊】中共這臺絞肉機裡,連中共高層的死亡都要受到政治的約束,由不得個人做主。近日,中共黨媒罕見披露,陳毅之子陳小魯曾想放棄搶救、讓父親有尊嚴的死去,但醫生說了兩句話:「你說了算嗎?我們敢嗎?」劉少奇、賀龍文革中則是求生不能。當年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副總理黃菊更是被曝連選擇死亡地點的權利都沒有。

陳毅兒子陳小魯的深刻記憶

11月3日,中共黨媒新華網在時政欄目刊登題為《陳毅之子曾想讓父親尊嚴死 醫生:我們敢嗎?》的文章。

報導稱,陳毅1970年末被查出腸癌,一年後逐漸惡化全身轉移了。當時正在東北當兵的陳小魯趕回北京,父親已進入彌留之際。陳小魯回憶:「父親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滿管子,醫生不停地給他進行各種治療,吸痰、清洗、不停地翻身,父親非常痛苦!」

陳小魯不忍,悄聲問醫生,能不能不搶救了?他的想法很簡單,大家都知道父親已無力回天,何必浪費資源,增加病人痛苦?他覺得讓垂危病人盡量無痛苦地死去也是一件符合自然規律人道的事。

但醫生對陳小魯說了兩句話,令他至今不能忘記:「你說了算嗎?我們敢嗎?」

劉少奇、賀龍求生不能

陳毅「求死」不能,而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和中共元帥賀龍在文革中則是「求生」不能。

劉少奇「文革」中以「叛徒、內奸、工賊」被打倒,遭到長期囚禁和折磨。據高皋、嚴加其著《文革十年史》書中稱:病中的劉少奇,沒有人幫他換洗衣服和扶他上廁所,屎尿都拉在衣服上。劉少奇長期臥床,雙腿被緊緊綁在床上,不許鬆動。下肢肌肉萎縮,枯瘦如柴,頸部、背部、臀部、腳後跟都是流膿水的褥瘡……

到1969年10月,劉少奇已經渾身糜爛腥臭,骨瘦如柴,氣息奄奄。在他發高燒時不但不給用藥,還把醫護人員全部調走。

1969年11月13日劉少奇死亡,已經沒有人形,蓬亂的白髮有二尺長。火化時的卡片上姓名是劉衛黃,無業。

1968年2月5日,賀龍被打倒。據顧永忠《共和國元帥:賀龍的非常之路》一書披露,賀龍夫婦受到非人待遇,在一段時間內只能睡在光光的床板上;伙食越來越差,飯裡的沙子越來越多;有時甚至40多天停止供水。

有知情者披露:「兩層的圓形飯盒裡,一層是盛不滿的飯,一層經常是清水煮白菜、蘿蔔,或是老得像甘蔗皮似的豆角。賀龍經常感到飢餓,身體愈來愈虛弱,最後連上廁所也走不動了。

1968年12月底,賀龍連每天3片必需的降糖藥也無法保證,病情急劇惡化。此時賀龍發現,專案組要餓死他、困死他、拖死他。

6月8日早晨,賀龍連續嘔吐,拖了13個小時後才被實施「搶救」。但「醫生」給賀龍輸了糖尿病人不宜隨便使用的高滲葡萄糖。6月9日,賀龍被三零一醫院醫生確診為糖尿病酸中毒,當天下午3時04分,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不成人樣的賀龍悲慘死去。

黃菊沒有選擇死亡地點的權利 彌留之際飛抵北京

據香港《新維月刊》11月號消息稱,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因患胰腺癌,滯滬治療,彌留之際被要求通過「空中ICU(重症監護室)」飛抵北京。按照中共慣例,不可能讓其他常委離開北京追悼。所以,黃菊必須死在北京,個人沒有選擇死亡地點的權利。

2006年1月,黃菊因心背巨痛住進北京301醫院,檢查結果是絕症—胰腺癌。這種癌症只要發生疼痛就已到了晚期,現在的醫術水平對此回天乏術。

黃菊是江澤民的親信,有報導說,黃菊曾遭中組部派人調查,並作出黃菊「此人政治品質惡劣,不得重用」的結論。當年的江澤民、黃菊與陳良宇被稱為上海幫的「鐵三角」。2007年中共「十七大」前,江澤民在政治局裡的兩大鐵桿親信,黃菊死亡,陳良宇坐牢,上海幫從此開始衰。

2007年6月2日黃菊死後,中央曾有機要文電嚴禁組織祭奠悼念活動,江澤民知道後故意要與胡錦濤對著幹,迫於無奈,胡錦濤等同意在黃菊死後3天搞了一個八寳山送別儀式。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