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警察警車開道 販賣外國女孩(組圖)



雙十一前夕某網站推出團購越南新娘的廣告/網路截圖/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11月23日訊】外籍新娘,想說愛你不容易

「不貪、不懶、不隨便、不高傲、不拜金,不僅年輕漂亮,而且勤勞賢惠,關鍵是聽話!」繼今年雙十一前夕國內某網站推出團購越南新娘之後,青島平度市民畢先生向記者爆料稱,他被熟人帶到江西與越南女孩相親,所見所聞卻並非那麼簡單,所謂「相親」背後多隱藏著金錢交易。11月16日,記者就此來到畢先生所說的江西鄱陽縣,通過深入採訪發現,用數萬元不等的價格換回外籍婦女做老婆在當地幾乎人人皆知,做這個「生意」的人也樂此不疲,甚至還有公安警察參與其中。

合情合法的跨國婚戀原本是件平常事,但公安部近日也發出提醒,涉嫌金錢交易的跨國婚戀有買賣人口之嫌,國人須謹慎對待。

柬埔寨新娘,9.6萬一個

11月16日上午9時,記者根據畢先生及有關線人提供的「鄱陽縣凰崗鎮是個買賣外籍婦女‘集散中心’」的線索,從景德鎮長途汽車站門口打上了一輛出租車,對司機假意聲稱「去鄱陽縣替表弟找越南媳婦」。沒想到這名姓金的青年司機聽說「相親」後立刻來了精神,主動說他可以幫著聯繫手頭有外籍婦女的親戚促成這件事。

「我親戚手裡的女孩來自越南或柬埔寨,是他們剛從境外買過來的,帶到凰崗鎮轉手賣給有需求的人做媳婦。」為了表示外籍女孩「質量」好,金姓司機一直聲稱「是剛帶回來的新人,還沒有人登門看過」。也許是怕跑了這單生意,他通過電話用當地口音反覆聯絡,並始終遊說記者,「你現在就去看吧,女孩現在就在我親戚家裡等著。」

出租車一路駛入凰崗鎮的一條街道,在臨近加油站一個門頭上寫著「鳳佳育嬰幼兒園」門口停下,門內兩男兩女從屋裡走出來左顧右盼一番後,將記者領進了屋內大廳。透過右邊無框的門洞,能清楚地看見裡面坐著一個面容清秀的女孩。


自稱姓張的男青年向記者「推銷」面容清秀的女孩

「她叫瑪麗(音譯),今年22歲,是柬埔寨人。我們出價9萬8千元,你看好就可以領走。」一名自稱姓張的男青年向記者開價說。

「她的身材和生理都沒問題,看起來也絕對精明能幹,雖然不能說中國話,但憑她的聰明程度過不了多久就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你想要的話可以再便宜2000塊,9萬6千元,這個價格不能再低了。」張姓男青年說,女孩的各種有效證件都有,他們可以負責給辦理結婚所需要的手續,但在山東當地落戶需要自己辦理。

看到記者走進屋內,女孩禮貌地站起身來,臉上露出了討好的笑容,但從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其始終在瞄向看管她的幾名男女,並根據他們的指令轉動身體拍照,動作顯得十分機械。記者隨後以「考慮後再說」為由,離開了這家令人生疑的幼兒園。

談越南女友半月賠4萬

在鄱陽縣採訪的幾天時間內,記者隨處可以碰到與外籍新娘有糾葛的當地人。

11月18日上午,記者從鄱陽縣鲇魚山鎮打車外出採訪,巧遇一名自稱「倒霉透頂」的青年男子張軍青(化名),他要到凰崗去找人理論自己「買媳婦感情不和」的說法。經過張軍青允許,記者以其表哥身份陪同前往。在路上,張軍青向記者述說了他的遭遇。

今年27歲的張軍青性格內向,身材矮小,家境也十分貧寒,到了結婚年齡沒積蓄置辦彩禮,許多前來說親的人上門後都搖著頭走了。張軍青及其父母心急如焚,看到當地許多人買來了外籍女孩做老婆,家裡人便湊錢找人買回了一個柬埔寨籍女孩。

「買這個女孩要花8萬元,這是我們當地人的‘統一’價。」張軍青說,當時和對方商量好的是,可以先和女孩合住半個月「談談感情」,如果感情合不來可以再免費換新人。於是,在交了6萬元的押金後,全家人滿心歡喜地把女孩領回了家,「餘下的2萬元說好是辦理各種結婚手續的費用。」

讓張軍青全家人沒想到的是,該女子進入家門後,除了語言無法交流外,生活習慣也與家人格格不入,本想時間久了會逐漸好點,但女子的脾氣十分火暴,一點小事就會讓全家人不得安寧。做父母的漸漸看不下去了,老實巴交的張軍青也有些怕了。「退貨吧,換個新的女孩。這是在半個月‘質保期’之內的,根據約定應該沒問題。」

「女孩在前一天就退回去了,今天是要見新人接回家。」張軍青說。

記者跟著張軍青走進凰崗一所房屋門廳,只見兩名男女正鐵青著臉在等著。他們一看見張軍青和記者進門就吼道:「你不能再換新人了,錢已經扣除不夠用了!」看見張軍青滿臉狐疑,對方直接把一個外籍女子叫了出來。

只見該女子指著張軍青大聲喊道:「他睡了我(指發生關係)!」頓時,屋裡的空氣凝固了,無論誰都不說話。

「沒辦法,我們要扣除你4萬元押金,作為對她的補償。」屋裡的男子憤憤不平地說。

張軍青無語了,低頭細聲細語道:「你們也沒說不能動她啊,這是我買回家的媳婦,怎麼就不能動了呢?再說,也不能這麼貴啊。」沒等張軍青解釋完,屋裡的男子就將張軍青和記者趕出了門,說「回家考慮去吧」。

回家的路上,張軍青哭了。他哭得很傷心,他說自己不知道該怎麼向父母解釋。他也不明白,原本不懂中國話的女子,怎麼就突然開口說漢語了呢?

藉口回國探親新娘失蹤

記者在採訪中不時聽到有買來的新娘跑了的爆料,這些花錢「娶」來的新娘為何跑路呢?

鳳崗是景德鎮市郊一個居住有八百戶人家的村落,離凰崗約兩小時車程,記者同樣在那裡進行了採訪。據村民說,這個村中有4戶人家近一年來都花錢「娶」回了外籍新娘,但是其中一戶張姓人家的新娘跑了。記者來到鳳崗採訪時,在村委會房屋後面很容易就找到了小張的家。這是一處三層樓的大瓦房,樓下還開著一家生意不錯的理髮店,雖然事主小張不在家,但村裡人對他花錢買媳婦的事一點也不歧視,鄰居們坐在小張家的理髮店內就跟記者聊開了。

據鄰居們介紹,在4戶花錢買新娘的人家中,小張的家境是比較好的。去年他花了8萬元買回柬埔寨新娘,居家過日子一直都很好,可眼看著其他三戶買來的新娘都懷孕了,甚至有兩個生下孩子,而小張媳婦的肚子卻始終不見動靜,家人就急了。在比劃著詢問了媳婦幾句原因後,對方卻不高興了。

幾個月前,柬埔寨新娘突然說家人「有病」要回去看看,毫無戒心的小張就把她送到機場買票讓其返回了老家,可是人去後再也沒有蹤影和音信,新娘的家究竟在柬埔寨什麼地方,到現在大家也沒弄明白。

為逃跑有人悄悄避孕

無獨有偶,鄱陽縣古縣渡鎮南濱橋村的陳鵬(化名)買來的越南媳婦也跑了。陳鵬的嬸嬸告訴記者,他家是花7萬元從當地的越南中間人買來的新娘,結婚一年多來,新娘一直沒懷孕生子。一個月前,兩個自稱是新娘媽媽和姐姐的女人來到南濱橋村看望陳鵬媳婦,當夫妻兩人去機場送自稱新娘媽媽和姐姐的女人離開時,陳鵬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媳婦給「丟了」,一個多月來,家人到處尋找丟失的新娘未果,至今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網路圖片/看中國配圖

花錢買來的新娘離奇失蹤,還發生在江西省樂平市的雙田鎮。據介紹,今年上半年,雙田鎮朱家村有個村民帶回來一位來自越南的「女友」,該越南女友不久又帶來3個越南姑娘,經人牽線搭橋後分別「嫁」到了當地三個人家做媳婦,每個人都花費了3∼5萬元不等的高價。可讓大家沒想到的是,今年6月底,這些越南新娘突然都不見了蹤影,有戶人家甚至連新娘的照片都沒留下,只知道新娘名字叫「黎風」。雙田鎮派出所警察介紹說,該鎮共有8名受害者陸續報案,他們遭遇基本相似,應該是同一團夥作案。

有知情人告訴記者,有些花錢買來的新娘確實「不靠譜」,這些不是以結婚成家為目的的人,許多都會自己偷偷地吃避孕藥防止懷孕,目的就是尋找合適的機會逃跑。

目擊:警察當掮客,警車開道去「說親」

娶外籍媳婦應通過什麼樣的合法程序?明碼標價介紹外籍女孩相親算不算買賣人口?這些女孩是否又是合法入境的?懷著各種疑問,16日下午記者以為家裡親戚的外籍新娘辦手續為由,前往凰崗鎮派出所諮詢警察。但出乎記者意料,這裡竟然有警察私下向記者拉起介紹女孩的「生意」,並親自開著警車,充當中間人帶記者當面「挑選」了6個柬埔寨女孩。當地花錢娶外籍新娘的風氣之盛可見一斑。據派出所給出的數據,目前僅在凰崗的已登記外籍女性有200多人,鄱陽縣轄區人數則在400人以上,大多來自柬埔寨、越南。

警察「說媒」開價8萬

走進凰崗派出所大院,有一塊「鄱陽縣公安局凰崗外國人管理服務站」的提示牌非常醒目,牆上還張貼著一張通知:「接上級通知,2013年進入凰崗鎮的外國新娘,到鄱陽縣人民醫院接受體檢。」另一張鄱陽縣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隊的「溫馨提示」則提醒,2013年1月柬埔寨確診5例禽流感(H5N1)病例,要大家注意防範。

從這通知及提示來看,凰崗的外籍人口應該不少。

「別人給我家表弟在凰崗找了個外籍女孩,應該怎麼給她辦理居留國內和結婚後的戶口手續?」記者走進辦公室,向正圍坐電腦前的警察詢問道。

「凰崗的外籍女孩都賣到你們山東了?你花了多少錢?」警察問。當聽說記者是以「96000元成交的」後,一警察說道:「你買貴了,我們這裡8萬塊錢就能拿下來。」

警察緊接著答覆諮詢說,如果與外籍女孩結婚後,要拿著她的護照和個人單身證明、使館認證書等到民政部門辦理結婚證,具體落戶手續要到當地公安部門辦理。

問詢清楚後,記者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如實表明真實身份,便以去趟衛生間為藉口臨時退出辦公室。沒想到一名身穿公安作訓服的人緊跟著走了出來。

「你買的外籍女孩貴了,我可以給你介紹,讓你看幾個便宜的。」這名男子自我介紹:「我是派出所的老虞,看你是真心想買外籍女孩,我願和你做這個生意。」他告訴記者,凰崗有很多賣外籍女孩的人都是騙人的,「但你可以相信我這個警察不會騙你,我包你每次掙個四五十萬不成問題。」老虞進一步解釋說,他介紹的每個外籍女孩價格8萬元左右,「你帶到山東賣12萬,每個人都淨掙4萬。」看記者一直在猶豫,他主動留下了手機號。

「柬埔寨的比越南的好賣」

11月17日上午,老虞一大早就多次給記者打來電話,詢問是否有意到凰崗去看「貨」,他當天可以帶路看至少六七個外籍婦女,並稱「一起(打包)買的話價格可以商談。」

按照老虞的約定,記者打車來到凰崗鎮鄱陽湖鄉村大酒店門口,幾分鐘後,身穿公安作訓服的老虞也駕駛著一輛贛E050P警牌照的警車到來。幾句客套話後,老虞直奔主題:「我這次帶你看的7個人都是柬埔寨籍,越南籍婦女現在不好賣。」他緊接著給記者分析,原因主要是越南婦女的文化水品要比柬埔寨的高,思維比較敏捷,不好調教;另外她們來華結婚的目的不純,嫁得好就留下,嫁得不好就開熘,不如柬埔寨的「老實」。


鄱陽湖鄉村大酒店內,兩個本地男子帶著兩個外籍女子給記者「相親」。

說話間,老虞帶著記者走進鄱陽湖鄉村大酒店大廳,指著坐在大廳沙發上的兩名中年婦女說道:「這兩個人是從柬埔寨帶來的,‘貨’是旁邊兩個男青年的,價格可以與他們商談。」

「這兩個人,我們要價全都是9萬元。」男青年見記者有些猶豫,就表示「你有心要的話,年齡稍大點的,可以降5000塊錢,這也是看在老虞的面子上。」

記者當即表示她們年紀太大,想再考慮一下。坐上老虞開的警車離開時,老虞便開導說:「中年婦女沉穩、能吃苦,結婚後可以保證不會跑掉。」記者找藉口稱「 只想給表弟找個年輕的」,老虞便說:「我帶你去看另外幾個女孩,肯定有你滿意的。」

有的女孩屬非法滯留

穿過凰崗鎮街道時間不長,老虞就將警車開到一處二層門頭網點房的後院停住。「這裡叫九井村(音譯),這些門頭房都在做這個(買賣外籍婦女)生意的,我和他們都很熟。」老虞說。

從門廳側面樓梯上樓,只見客廳沙發上分別坐著4名女性,她們的神態沒有顯得跼促不安,相互嘻嘻哈哈像是在做遊戲。「都是柬埔寨人,年齡20多歲,剛入境帶回來時間不長。」屋裡的幾個男女介紹說,無論看好哪一個女孩,價格都是9萬元沒商量。

其中一名男子介紹,9萬元的價格包括:提供其個人有效護照、在柬埔寨的獨身證明、柬埔寨駐華使館認證書等。並保證每名女孩有「質保期」,即在六個月內,女孩跑了可免費再介紹一名女孩抵頂,或做部分退款處理。屋內一個女子還進一步解釋說:「我們可以提供空間,讓前來相親的男子與女孩共同居住一段時間‘談談感情’,前提是要交4萬元不等的押金。」

記者以想確定女孩是否是非法入境為由,表示要查看她們的護照和簽證,屋內男男女女臉上便露出難色,表示護照「被老闆拿走了」。看到記者一定堅持要看,其中一男子便表示,可以拿一個和這些女孩同一批入境的另一個女孩的護照來看。

記者在這本柬埔寨護照上看到,該女孩來自柬埔寨,其辦證時間是2013年9月26日,在廣州白雲機場的入境時間是2013年10月16日,所持的中國簽證為旅遊(L)簽證,允許居留時間是30天,在記者查看護照當日已經超過許可居留日期,屬於非法滯留。


警察老虞從專業角度告訴記者外籍女孩的護照「是真的」。

警察老虞似乎對牽線相親的事很熱心,在記者表示要多考慮考慮而離開後,多次電話詢問什麼時候能成交,即使在晚上開車出警巡邏時也打電話。

對話柬埔寨新娘——「我只是生孩子的工具」

被鳳崗村27歲的小彭花8萬元買回家的新娘阮淑蘭(音譯),剛生下女兒四個月。由於「嫁」到中國前曾在馬來西亞的華人餐廳打過工,她能簡單聽懂一點漢語,記者與她進行了簡單的對話溝通,對自己來自柬埔寨哪個省都搞不懂的她說嫁到婆家後過得並不開心,自己只是被當成了生孩子的工具。


一位嫁給村民的外籍女孩認為她們的主要作用其實是生孩子。

記者:你來中國生活習慣嗎?

淑蘭:感覺不習慣,氣候很冷。

記者:你在柬埔寨有兄弟姊妹嗎?

淑蘭:姊妹四個,我是老大,他們還都在柬埔寨。

記者:你當時怎麼想要嫁到中國來呢?

淑蘭:不是我要想嫁到中國,是家裡人想要錢。有一個柬埔寨人,還有一個中國男人,來到我家找到我媽媽說,中國生活很好,不像我們很苦的,最後我也想到中國就跟著他們來了。

記者:他們給了你媽多少錢把你帶走?

淑蘭:5000元人民幣。

記者:你們當時一起來的是幾個人,誰買的機票?

淑蘭:我們是兩個女孩一起。他們給辦理的證件和買的機票。那個女孩後來不知道去哪裡了,至今也沒有聯繫。

記者:如果你在柬埔寨嫁人的話,娶你的男人也需要給你家錢嗎?

淑蘭:要給我們1萬元柬幣(約15元人民幣)。

記者:你來中國感到滿意嗎,你媽媽什麼感覺?

淑蘭:不滿意,我會經常想家。但媽媽很滿意,至少不再受苦了。

說話間,阮淑蘭的婆婆曹女士插話說:「我對這個媳婦還不滿意呢,我只是喜歡她給我們家生的小孫女」。

還原遠嫁路線———持旅遊簽證入境幾次倒手找婆家

記者瞭解到,介紹外籍女孩的中間人多數不會外語,更沒到過柬埔寨、越南等地,他們是如何找到這些「待嫁」女孩的?

「我們是從廣州進的‘貨’,然後帶到當地找買家把女孩‘嫁’出去。」據一名知情人介紹,中間人在廣州、廣西、雲南等地都有上線。通常是有人在柬埔寨、越南等國家,以大約5000元人民幣的價格當彩禮上門向女孩的父母「提親」,聲稱能介紹女孩到中國嫁人享福,並免費代辦個人證件和機票路費等。女孩接到手之後,便以組織旅遊的名義分別從廣州、廣西、雲南等地帶入中國口岸,交給在當地接應人員進行「批發」。

此時,外籍女孩的價格開始上漲,每個人的身價根據其長相而異,大約在30000∼35000元不等。來自國外的「上線」所承擔的責任是,必須在國外尋找目標、辦理好有關手續,並混過中國海關順利入境。

作為第二級「 批發商」,在口岸接應的人則將女孩迅速分散給內地的各個下家,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通常會把來自同一個地區的外籍女孩進行分散,給下家的「批發價」也會根據不同長相,再次上漲至45000元至50000元左右。這些人負責的是要順利把外籍女孩倒手出去,避免時間過長耽誤了入境時間30天的居住期。

第三級「批發商」才是直接面對買家即客戶的。他們仍根據長相、年齡不同,再次給女孩加價至8萬元左右。這些人負責以「婚姻介紹」為幌子,到處尋找客源完成整個「產業鏈」的交易過程。

這名知情人還介紹說,許多原本出嫁到中國的外籍婦女,在適應了中國當地的居住環境後,也會從其境外的老家等地尋找青年女性,然後省略中間的幾個倒手步驟直接把她們帶到中國內地,轉手賣給下家或尋找買家。「 在凰崗、樂平等外籍婦女集中的地方,這種情況就比較多見。」

記者在採訪時,曾聽到多個購買新娘的人抱怨說,這些外籍女子嫁到中國戶口不好辦。

據鳳崗柬埔寨新娘阮淑蘭的婆婆曹女士介紹,她家的外籍媳婦和兒子結婚後,結婚證、個人護照等有效證件都有,但就是戶口不能遷移到中國。不僅如此,兒媳婦的簽證要3個月一簽,來回跑公安局外事部門非常麻煩,每次還要花費不少簽證費。辦兒媳的居留中國簽證,要分別到當地公安派出所、所在區公安分局、市公安局三個地方,「每次辦下證來頭都暈了,還必須三個月輪一回。」

曹女士說,公安部門曾答覆說,要辦永久居留中國手續,可能要等5年後才能辦理。「雖然,兒媳婦在懷孕期間辦理了一個臨時居留一年的簽證,但是要等5年後才能酌情辦理,這哪是個頭啊。」

(篇幅關係略有刪節)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