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井族」湧現 政府鐵了心要把事做絕?(圖)


【看中國2013年12月07日訊】據中國媒體報導,北京高樓林立的地下驚現「井族」,無房可居的打工者和貧困家庭選擇井下棲居。中國網友調侃:中國56個民族之外,再添「蟻族」、「洞族」和「井族」。

據多家中國媒體報導並配發大幅照片,寒冬時節的12月4日,北京朝陽區麗都花園路驚現井底下棲居者。首先被發現的是一對70餘歲老夫婦在熱力管道井下的居住點,這對夫婦白天出去乞討,夜晚回井下居住,已有五六年時間。報導稱當時井下滲水,老夫婦已不知去向。無獨有偶,在這對老夫婦居住的井下不遠的另一處井下,還有一位名叫王秀青的中年男士在此已經居住近20年,這名男子家住北京懷柔農村,因生活貧困進城打工,以供孩子讀書。

他們的棲身場所非常狹小,隨時面臨滲水的風險。接附近居民報警後,北京市警方已將王秀青就近安排住宿,並正在尋找未歸老夫婦的下落。至12月6日,當地政府已派人取出井內物品並將井口封死。

據媒體披露,王秀青表示自己保守了十幾年」住在井下」的秘密,他不希望公眾過分關注,因為擔心失去這一兩平米的容身之所。而如果他被送到救助站,就意味著一家沒有吃喝。

媒體還原的「北京井族」生活現狀報導既出就引公眾嘩然,網友司徒正美調侃道:「中國的民族政策真開放,早已不止56個民族了,步入了21世紀後,又增加了蟻族、洞族等族群,現在又多了個井族」;今年7月,相繼有北京媒體揭秘「蟻族」生活,很多「蟻族」主要為在大城市打工的80後群體;「井族」新聞報導後,網友也指和「井族」相比,「蟻族」幸福指數大幅提升。

「被趕走的‘井族’明天將住在哪裡?」

北京藝術家、自由媒體人郭蓋向德國之聲表示,從「蟻族」再到「井族」的報導,事件本身在現今中國總會引起一時的轟動,但被報導者命運、更深的體制問題等並未改觀。本次報導之後,官方定會來個全市的井下清理,「井族」在這個寒冬也將失去他們的棲身之處,媒體不會再去追蹤他們的生活,而公眾的同情也是短暫的。

郭蓋期待記者能真正身處被報導者的底層位置去體會他們的生活、感知他們的命運並賦予這些人以尊嚴:「看了這樣的報導,當然我們的心理很難受,我們難受之後,能給他提供一個居住環境嗎?這個井下他是一分錢不用花的;這裡的溫度也比地上暖和。當事人是怎麼感受的,有一個人在這兒過了20年,因為有了這樣一個環境,他能夠在北京生存下去,如果我們把這個取消了,讓他去租房去,他根本承受不住這個預算。」因此郭蓋提醒媒體,不要只把這樣的事件當成新聞熱點,這些現時無力改寫命運的人,還需要有生存的空間,哪怕只是井下,被趕走的他們明天將住在哪裡?

網友「谷月K」也表示:「媒體報導北京唐家嶺的蟻族,然後唐家嶺被拆遷,蟻族無處容身;媒體報導住在井下的井族,然後熱力井被封堵,井族無處容身,媒體報導打工子弟兒童無法得到與城市兒童平等的教育,然後打工子弟學校被關停取締。究竟是媒體好心辦壞事,還是政府鐵了心要把事做絕?」

「總是報導簡單的悲慘,卻不敢寫出悲慘的根源」

郭蓋認為,因為中國媒體的政治紅線,因此他們不可能在報導中觸及「井族」事件發生的體制性原因:「在中國這種環境,媒體不能在制度問題上作出深刻的剖析,他們不敢說,終審也不會通過的,所以中國媒體報出來的信息,往往都是簡單的悲慘,沒有寫出悲慘的根源是怎樣的」

郭蓋認為,公眾恐怕都深知「井族」新聞背後,諸如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和社會轉型背景下,社會不公、貧富分化、房地產價格等諸多社會問題的存在。這其中也有社會學意義上的階層流動問題,網友也在發問「為何在中國,權力、財富、貧窮、身份總難打破世襲?」

原標題:「蟻族」算神馬,北京驚現「井族」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