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習近平打老虎 「刑不上常委」休矣(圖)

2013-12-10 20:08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09/26/20130926091818500.jpg

【看中國2013年12月10日訊】中國官場腐敗現象愈演愈烈的主要原因較多,其中之一在於「上樑不正下樑歪」,而多年來「刑不上常委」的定論,不僅使下級官員因「保護傘」而肆無忌憚,而且也使眾多老百姓對國家和民族的未來信心不足,假如習近平這回真的奮力拿下週永康,就破了一個先例:不論官多大,只要有充足的證據,就依法懲處,一視同仁,就會有力地盡顯上山打虎的強度,力度和廣度,連政治局常委級別的貪官,也不放過,這對同僚與部下各級官員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震懾,從目前遲遲不正式對外公布信息看,似乎是抓了一窩「大老虎」,還有些爭議與猶豫,如果屬實,中國可能將開闢一個新的時代。

其實,瞭解薄熙來的仕途軌跡,也就洞悉了中共官場的黑暗和腐敗程度,筆者沒見過周永康,但作為一名足跡遍及東北的老記,對曾在盤錦工作過「周油子」卻有耳聞,周當年任遼河油田黨委書記時,就是老百姓議論的貪官,由於遼寧省的盤錦市是遼河油田所在地,有油就有錢,有利就有官商勾結的腐敗,一些「勞改」,「勞教」釋放人員,成立大大小小的「皮包公司」,與地方官員暗渡陳倉,「騙油」,「偷油」,「倒油」賣錢,成了一道奇特的生意風景線,用火車運油的是一幫,用汽車倒油的是另一幫,還有用飛機,軍車運的,等等,總之,圍繞著經濟利益,形成幾個稱霸一方,爭鬥不息的利益集團,但不論哪一幫,都把周永康餵得飽飽的,他之所以能陞官發財,與其手裡有錢行賄送禮不無關係,因此,照理講,那時他就應當被抓起來。

但是,貪腐往往伴隨著徇私枉法,由於太子黨李鐵映長期在海城以至遼寧工作,他的根子粗,後臺硬,盤錦與海城近鄰,周永康便捷地拜倒在他的旗下,逐漸巴結上了江澤民等,不但群眾的舉報沒人理,而且他官升脾氣長,還攏絡了王立軍等一批打手,他貪腐有人護著,誰揭發他就抓誰,所向無敵,一路升到常委兼政法委書記,盡掌公檢法司,權傾一時,現在,以所以習近平敢動他手下的馬仔以及他本人,就是因為他的「保護傘」成鳥獸散了:江澤民離死亡還有一厘米,李鐵映因兒子經商累死而失勢,李長春自顧不暇,退了二線,薄王「休假式治療」了,等等,多年累積的罪惡與政治上的控制力形成強烈的反差,又牽扯進了謀反暗殺的薄熙來「黑社會」案,故此,他遭到徹底的清算,也就瓜熟蒂落了。

如果現在回放一下,前幾年薄周在重慶「唱紅打黑」的錄像,人們會迷惑自己的眼睛,看當時兩人肩併肩手挽手的得意神態,不少粉絲堅信下一屆政法委的大權,非君莫屬了,其實,瞭解他們的遼寧新聞界人士,對這夥身上充滿「匪氣」的黑老大們並不看好,除非中國退回「二次文革」,從「匪氣」性格特怔分析,他們是一丘之貉,以前,身上有「匪氣」的張作霖就來自遼寧海城,而近墨者黑的李鐵映,薄熙來,周永康為官一方,受民間地方的「匪氣」熏陶,身上都繼承了「土匪」的傳統,這一點可以從80年代中期的「油耗子」們身上找到影子,只要周永康之流的貪官敢收錢,給他們便利,叫他們發家致富,他們就敢於聽從主子的命令,把殺人越貨不當回事。

上個世紀90年代,筆者曾報導過香港電影導演鐘少雄被綁架案和臺灣民進黨林滴娟命案,就體會了那一方水土養育的不法之徒身上的「匪氣」,而王立軍更是典型的一個「匪氣」十足的惡警,難怪民間戲稱:「過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薄熙來,王立軍任職重慶期間,不是「土匪」治市,是什麼?筆者之所以早在2011年7月27日就以題為《薄熙來能管住王立軍嗎》一文,較早地預見了這一「黑幫」與「匪幫」的覆滅,就是因為瞭解海城,盤錦,大連等地,如同熟悉我的掌紋,毫無疑問,當現代通訊手段十分普及的年代,與歷史潮流背道而馳,搞什麼「唱紅打黑」,「5個重慶」,讓這樣一群「土匪」去統治一個地區和國家,只能有兩種結果:自取滅亡與禍國殃民。

因此,薄王的故事使中南海高層領導似乎清醒了一點,原先的「9常」變「7常」,使權力過分集中的政法委退到次位,從而干預司法的荒唐事就少了一點,不僅如此,迫於反腐倡廉的壓力,不得不打「大老虎」,而周永康就撞到了槍口上,無疑地,按照他10多年的罪惡,槍斃他100個來回都是寬容,不用講他兒子經商辦企業巧取豪奪,家產數以億計,也不論他的殺妻嫌疑和雅號「百雞王」,單是政法委任期裡的「維穩生意」,就十惡不赦,何謂「維穩生意」?說白了就是:為了金錢而故意製造和虛構敵人,一部分人專門徇私枉法,製造冤假錯案;一部分人專門抓人截訪,打壓維權人士,律師,記者而謀利,圍繞著監獄,看守所,勞教所等,形成了「花錢撈人」的大生意,養了數以千萬計的貪官污吏,這種貌似「維穩」的開支超過軍費,週而復始,環環相扣,傷天害理,每一個細節都散發著銅臭,不僅浪費民脂民膏,而且激化社會矛盾,海內外聲名狼藉,因此,抓捕周永康,不論出於什麼具體原因,都是大快人心之事。

只是這件大事來得猛烈些,痛快些吧,別瞻前顧後,猶猶豫豫的,但願他能終結「刑不上常委」的慣例,從此以後,不論誰腐敗,都要徹查到底,管他是鄉長,市長,省長,還是書記,常委,面對國家法律都一概平等,不過,筆者還是認為,較之上幾屆中南海領導人,習近平,王歧山「打老虎」的力度和強度確實比較大,由於老百姓對貪官恨之入骨,故「打老虎」的級別越高,人們越是拍手稱快,像周永康這樣的常委能有今日的危機,不僅他自己想不到,而且老百姓也喜出望外,即然動手打了就要打得徹底點,與他有瓜葛的貪官都要「一窩掀」,比如,他的「保護傘」蔭蔽下的李春城等人要查,而且,周永康上面的「保護傘」也要抓,在這一點上,可能習近平和王歧山就得左右權衡,纏綿悱惻了。由此,引至了話題的敏感地代:周永康是行賄上去的,自己也必然索賄斂財,因為他把當官做為生意干的,那麼,他的權力是誰給的?他的上級受賄了沒有,受了怎麼辦?他們是誰?

毫無疑問,這是展開反腐「打虎」旗幟的新一屆領導人面臨的最大挑戰,也就是說,權力是上級給的,回報上級的必然是請客送禮,而血肉之軀的官員很容易被拉下水,當權力和誘惑太多太迷人之時,空洞的說教無濟於事,官員手裡聚斂的財富和美色已經成了一個幽靈,鬼迷心竅般地引導著他們步近懸崖,這是人性的弱點,也是制度的弊端,習近平自己似乎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坦誠地說「要把權力關到籠子裡」,周永康如果真的進了「籠子」,的確顯示了他反腐的決心和勇氣,但這還遠遠不夠,因為「陽光法案」到現在也沒出臺,周永康是退休後才失勢的,更沒有在一手遮天之時,受過「籠子」的制約,所以,把「官員財產申報」等一系列杜絕貪腐的制度建立起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願「刑不上常委」是一個良好的起點。

2013年12月6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