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大漢奸也!(組圖)

南京大屠殺 中共陰謀諜影



「300000」。這個數字在中國已經成為日本軍國主義在戰爭中對中國人民造成的深切苦難的象徵(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3年12月11日訊】1937年,日軍攻陷中華民國首都南京,對當地軍民展開長達六週的大屠殺,愈30萬同胞被殺害。時任國民黨上將、之後投向中共的唐生智和時任國軍軍令部第一廳中將廳長、中共地下黨間諜的劉斐力主死守南京,並命令第36師封鎖從南京城退往下關碼頭的唯一通道挹江門。但保衛戰剛開始,這兩位守城將領幾乎沒有組織像樣的抵抗,就率先逃跑,來不及撤退的數十萬中國軍民遭到了整個抗日戰爭中最慘無人道的屠殺。史學家懷疑「南京保衛戰」的慘敗涉及中共間諜活動的影子,符合毛澤東在洛川會議上讓國軍與日本消耗的戰略講話。

南京大屠殺是日本侵華戰爭初期日本軍隊在中華民國首都南京犯下的大規模屠殺、強姦以及縱火、搶劫等戰爭罪行與反人類罪行。12月8日,日軍全面佔領了南京外圍陣地,10日對南京城垣陣地展開猛攻。12日,南京衛戍司令部下令棄城突圍撤退。13號,日軍攻佔南京,開始了長達6週的暴行。

據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和南京軍事法庭的有關判決和調查,在大屠殺中有20萬以上乃至30萬以上中國平民和戰俘被日軍殺害,約2萬中國婦女遭日軍姦淫,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軍縱火燒燬。

「南京大屠殺」前夕的軍事形勢和國民政府的對策

1937年7月7日,日軍製造震驚中外的盧溝橋事變,抗日戰爭全面爆發。日軍在發動戰爭以來,遇到了中國國軍的強烈的抵抗,尤其是8月13日開始的上海的淞滬會戰,中國國軍與日軍已進行了3個月的慘烈而膠著的戰爭,徹底斷絕了日軍妄想三個月消滅中國的企圖。然而戰事在日本第10軍從杭州灣登陸之後急轉直下,側後被襲的中國守軍被迫全線撤退。

11月17日、18日國民黨三次開會討論南京防禦的問題。會議上多數將領認為部隊亟需休整,而南京在軍事上無法防禦,建議僅僅作象徵性的抵抗,而原湘系軍閥、時任國軍上將唐生智及時任國軍軍令部第一廳中將廳長的劉斐(潛伏的中共間諜)則力主死守南京。

中國最高統帥蔣介石一直以來對日軍的態度是堅決抵抗到底,他的主張是雖然一時勝不了當時強大的日軍,但隨著日軍戰線的拉長,中國必定是最後的勝利者;同時他期望保衛首都的作戰,可能對德國對中日的外交調停有利,並且還可能等到蘇聯的軍事介入。出於當時內政和外交上的考慮,結合當時國軍的實力,蔣介石最終採納了唐生智、劉斐等的建議,決定「短期固守」南京1至2個月,任命唐為首都衛戍司令長官,負責南京保衛作戰。

根據堅守南京的決策,12月初,中國統帥部共調集了約15萬餘人的部隊保衛南京。唐生智多次公開表示誓與南京城共存亡,對蔣介石則承諾沒有命令決不撤退。為了防止部隊私自過江撤退,唐生智採取了背水死戰的態度。他下令各部隊把控制的船隻交給司令部,又將下關至浦口的兩艘渡輪撤往武漢,還命令第36師封鎖從南京城退往下關碼頭的唯一通道挹江門,這一「破釜沉舟」的命令給後來的悲劇性撤退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而日本方面,日本原本企圖在上海附近消滅國軍主力,從而迫使中國政府屈服。然而,日本上海派遣軍在淞滬戰場苦戰三個月,受到了慘重的損失,日本決策層在是否直接進攻南京的問題上產生了分歧。因為顧慮蘇聯在北方的軍事威脅,日軍參謀本部次長多田駿等人主張「不擴大」戰事,將作戰區域限制在蘇州、嘉興一線(即「制令線」)以東。而日軍戰地指揮官卻強烈要求進攻南京。11月下旬,日軍上海派遣軍和第10軍全面越過「制令線」,分別沿太湖的南、北兩側開始向常州、湖州進攻。鑒於前線進展迅速的既成事實,24日東京大本營廢除了「制令線」,並在12月1日下達了攻佔南京的正式命令。

信誓旦旦死守南京的「國軍將領」不戰而逃

12月8日,日軍全面佔領了南京外圍一線防禦陣地,開始向外廓陣地進攻;11日晚,蔣介石通過顧祝同電告唐生智「如情勢不能久持時,可相機撤退」。

12日,日軍第6師團一部突入中華門但未能深入,其餘城垣陣地還在中國軍隊手中。負責防守中華門的第88師師長孫元良擅自帶部分部隊向下關逃跑,雖被第36師師長宋希濂勸阻返回,但已經造成城內混亂。下午,唐生智倉促召集師以上將領佈置撤退。按照撤退部署,除第36師掩護司令部和直屬部隊從下關渡江以外,其他部隊都要從正面突圍,但唐生智擔心突圍中損失太大,又口頭命令第87師、第88師、第74軍和教導總隊「如不能全部突圍,有輪渡時可過江」,這個前後矛盾的命令使部隊的撤退更加混亂。

會議結束後,只有屬於粵系的第66軍和第83軍在軍長葉肇和鄧龍光帶領下向正面突圍,在付出巨大代價後成功突破日軍包圍,第159師代師長羅策群戰死。

其他部隊長官大多數沒有向下完整地傳達撤退部署,就各自拋下部隊前往江邊乘事先控制的船隻逃離。這些部隊聽說長官退往下關,以為江邊已經做好了撤退準備,於是放棄陣地湧向下關一帶。負責封鎖挹江門的第36師沒有接到允許部隊撤退的命令,和從城內退往下關的部隊發生衝突,很多人被打死或踩死。

12日晚,唐生智、劉斐等與司令部成員乘坐事先保留的小火輪從下關煤炭港逃到江北,此後第74軍一部約5,000人以及第36師也從煤炭港乘船過江,第88師一部和第156師在下關乘自己控制的木船過江。逃到下關的中國守軍已經失去建制,成為混亂的散兵,其中有些人自己扎筏過江,很多人淹死、或是被趕到的日軍射殺在江中。大部分未能過江或者突圍的中國士兵流散在南京街頭,不少人放棄武器,換上便裝躲入南京安全區。13日晨,日軍攻入南京城。

悲慘絕倫的「南京大屠殺」

日軍攻佔南京時在戰場上俘虜了數萬中國官兵,在日軍高層的授意下,這些俘虜都被集體屠殺。在佔領南京後的幾個星期裡,日軍毫無約束地在城內外遊蕩,隨意殺害平民,被日軍強姦、搶劫的受害人也往往被日軍殺死滅口。被日軍屠殺的中國官兵和平民在20萬至30萬人以上。此外,據統計,城內外23.8%的建築被縱火焚燬,63.0%的建築遭到劫掠,因各種原因遭到破壞的建築合計88.5%,這些破壞絕大多數都是日軍在佔領南京後造成的。


日軍將中國人押進坑中準備集體活埋。(網路圖片)

從12日深夜到13日,敗退下來的幾萬中國潰兵和逃難平民蜂擁至挹江門外的下關一帶,試圖渡江逃離南京。13日,日本陸軍第6師團、第13師團、第16師團從三個方向進攻下關,日本海軍也逆流而上抵達下關江面,數萬中國潰兵和平民被合圍在下關沿江的狹長地帶。在這一天,即日軍佔領南京的第一天,日軍就殺害了大量潰兵、降兵、俘虜以及難民。

據不完全估計,在日軍佔領南京之後1∼2個月內,約有2萬至8萬名中國婦女遭到日軍強姦。日軍不分晝夜並在受害婦女的家人面前施行強暴,被強姦的婦女甚至包括12歲的幼女、60歲的老婦,乃至孕婦。很多婦女受到了輪姦,有些婦女被日軍強姦了好幾次,往往有婦女受不住日軍的折磨而死。受害人或是試圖保護她的親屬如果稍有反抗,往往就被日軍殺死,母親身邊的孩子因為哭鬧也經常被日軍一併殺害。此外,日軍還強迫亂倫行為,不從就加以殺害。日軍對婦女的大規模強姦和虐殺直到1938年2月才有所收斂。


倖存者李秀英趟在鼓樓醫院的病床上。1937年12月,當時18歲的孕婦李秀英躲藏在南京安全區的一個地下室內。19日,日軍士兵闖入地下室企圖強姦這裡的婦女,李秀英在反抗中被刺傷三十多刀,胎兒流產。這張圖片是約翰‧馬吉拍攝的膠片中的一幀。

約翰‧馬吉牧師詳細記錄了一起典型的強姦滅門慘案。12月13日,30個日兵闖入夏淑琴一家與房東居住的門東新路口5號,他們先殺死了房東夫妻和夏淑琴的父親,用刺刀殺死了夏淑琴母親懷裡的1歲嬰兒,之後輪姦了母親和另一個房間裡16歲、14歲的兩個姐姐,她的祖父母在試圖保護孫女的時候被殺死。之後日兵殺死了慘遭姦淫的母女,並且在她們的陰道裡插進瓶子和木棍。當時7歲的夏淑琴和她4歲的妹妹被刺刀扎傷,她們因為昏死過去而倖存下來。最後,日兵殺死了房東的兩個孩子,4歲孩子被刺死,2歲孩子被用軍刀劈開腦殼。


日軍第十六師團中島部隊兩個少尉軍官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其長官鼓勵下,彼此相約「殺人競賽」,商定在佔領南京時,誰先殺滿100人為勝者。日本投降後,這兩個戰犯終以在作戰期間,共同連續屠殺俘虜及非戰中人員「實為人類蟊賊,文明公敵」的罪名在南京執行槍決。(網路圖片)

最臭名昭著的就是,1937年12月13日,《東京日日新聞》(即現在《每日新聞》)報導兩名日本軍官的「殺人競賽」。日軍第十六師團中島部隊兩個少尉軍官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其長官鼓勵下,彼此相約「殺人競賽」,商定在佔領南京時,誰先殺滿100人為勝者。他們從句容殺到湯山,向井敏明殺了89人,野田毅殺了78人,因皆未滿100,「競賽」繼續進行。12月10日中午,兩人在紫金山下相遇,彼此軍刀已砍缺了口。野田謂殺了105人,向井謂殺了106人。又因確定不了是誰先達到殺100人之數,決定這次比賽不分勝負,重新比賽誰殺滿150名中國人。這些暴行都一直在報紙上圖文並茂連載,被稱為「皇軍的英雄」。日本投降後,這兩個戰犯終以在作戰期間,共同連續屠殺俘虜及非戰中人員「實為人類蟊賊,文明公敵」的罪名在南京執行槍決。

在南京大屠殺期間,留駐南京城內的西方人建立一個「南京安全區」,給來不及撤退的中國難民提供避難所。他們成立了名為「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的私人機構,推舉西門子洋行駐南京代表約翰‧拉貝任主席。國際委員會劃定的南京安全區以美國駐華大使館所在地和金陵大學、金陵女子文理學院、金陵神學院、金陵中學、鼓樓醫院等教會機構為中心,佔地約3.86平方公里。

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下屬26個難民營,其中25個在安全區內,分設在交通部大廈、華僑招待所、金陵女子文理學院、最高法院、金陵大學等處,另有設在城東南雙塘的1個難民營。在日軍入城後長達數月的屠殺期間,安全區內有25萬人,難民所直接管理的難民最多時有7萬人。

日軍佔領南京後,並未遵守與國際委員會的約定,強行闖入安全區,劫掠財物、姦淫婦女,大肆抓捕青壯年並予殺害。國際委員會就此多次向日本使館及日軍當局提出抗議,要求按國際慣例對安全區予以保護,但是日軍暴行並未收斂。

就在南京大屠殺的同時,西方和中國的新聞媒體幾乎在第一時間就向全世界披露了日軍暴行真相,親歷大屠殺全過程的中國人和西方僑民則留下了日軍暴行的詳細記錄。美國牧師約翰‧馬吉1937年用一架1930年代的老式16毫米攝影機拍攝了共四盤放映長度達105分鐘的電影膠片,這是迄今唯一記錄南京大屠殺的影像。約翰‧馬吉在當時的信件中也有大量關於大屠殺的描寫:「強姦婦女的行為已無法形容和想像」,「我能說的是,這個城市的每一個大街小巷都有死屍,我去了很多地方,包括下關地區。」

遠東國際法庭和南京軍事法庭的審判

戰爭結束後,遠東國際法庭和南京軍事法庭對南京大屠殺的罪犯進行了審判。遠東國際法庭的判決書上這樣寫道:

「在日軍佔領後最初六個星期內,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殺的平民和俘虜,總數達20萬以上。這種估計並不誇張,這由掩埋隊及其他團體所埋屍體達十五萬五千人的事實就可以證明了(由紅十字會掩埋的是43,071人,由崇善堂收埋的是112,266人,這些數字是由這兩個團體的負責人根據各該團體當時的記錄和檔案向遠東法庭鄭重提出的)。」

法官之一的梅汝璈指出,對於南京大屠殺一案「花了差不多三個星期的工夫專事聽取來自中國、親歷目睹的中外證人(人數在十名以上)的口頭證言,及檢查和被告律師雙方的對質辯難,接受了一百件以上的書面證詞和有關文件,並且鞫訊了松井石根本人」,「審理是特別嚴肅認真的」。松井石根聽取了法庭宣布的罪狀和科刑後,表示「南京事件,可恥之極」。法庭判決書中遂有鄭重聲明:「這個數字還沒有將被日軍所燒燬了的屍體,以及投入到長江或以其它方法處死的人們計算在內。」值得注意的是:遠東國際法庭認定被殺害者為二十萬人以上,未包括屍體被日軍消滅了的被害者在內,而且這個數字僅是「在日軍佔領後六個星期內」的。

東京審判中,因為南京大屠殺而判罪者僅有身為乙丙級戰犯的松井石根,罪狀是未阻止南京大屠殺的進行;不過在南京軍事法庭方面的審判則起訴了包括百人斬見報的向井敏明、野田毅以及南京大屠殺時期擔任第六師團師團長的谷壽夫等人並判決死刑。

國軍毫無章法的大潰敗中存中共間諜影

國軍南京保衛戰的戰敗,其主要原因除中國軍隊裝備、素質、等綜合軍事實力不如日軍之外,做為戰地指揮官的兩位守城將領唐生智和劉斐在信誓旦旦地保證死守南京的態勢下,幾乎不戰而敗退,應該負主要責任。而且,劉斐在當時就已經是中共地下黨間諜,唐生智也在1949年率領8萬餘人投向中共,並先後出任中共湖南省副省長、中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國防委員會委員、全國人大和政協常務委員會委員職務。

更為荒唐的是,南京陷落與遭受屠戮的兩個主要責任人:投共的南京守衛司令官唐生智和中共間諜劉斐,在中共竊國後竟然聯手合寫了《南京保衛戰》一書,在80年代出版。從此,這兩人觀點的南京戰役竟成為大陸人認識抗戰史實及南京大屠殺的權威資料。

有史學家分析了《南京保衛戰》的幾個疑點之後,懷疑唐、劉二人有故意陷國軍入日軍包圍的嫌疑:

第一,開戰前唐生智信誓旦旦的要「破釜沉舟」、自堵生路,然而剛開戰就突然開會撤退。撤退時,未通知廣大官兵一起撤退,只顧軍官自逃,並且未給第36師下達命令,令其幫助官兵準備撤退,導致第36師與潰敗的軍兵自相殘殺;種種疑點顯示,如此排兵佈陣分明是想要讓日軍吞吃國軍的大部分士兵。同時前線日軍堅決不執行日本東京最高指示,堅決進軍南京,有裡通外合的嫌疑。

第二,在淞滬會戰中,中國國軍潰退主因是,11月5日,日軍在杭州灣北岸的金山衛側翼登陸,致使國軍處於日軍的包圍之下,而國軍在1932年就已經汲取過日軍側翼登陸的教訓,國軍為何沒防備日軍側翼登陸呢?據楊天石先生數年前關於淞滬會戰的考證文章指出,8月20日,蔣介石得報,金山衛有日本水兵登陸偵察,指令「嚴防」。

10月18日,軍事委員會第一部作戰組的情報提出,日軍有在杭州灣登陸企圖,但估計登陸部隊最多一個師,不會對上海戰局有什麼影響。11月5日,日軍第10軍司令官柳川平助以三個半師團的兵力,在艦炮掩護下,於杭州灣北岸的金山衛登陸。當時做出這項「錯誤」情報評估的正是軍事委員會第一部作戰組組長,即日後被證實為國府軍委會最高階的中共間諜:劉斐。

第三,唐生智和劉斐都是1949年脫離國民黨,在中共竊取政權後,兩人都曾任中共高官。有確鑿證據顯示,劉斐當時就已經是中共派在國民黨內的高級間諜,胡宗南機要秘書、中共潛伏間諜熊向暉稱劉斐在1930年已加入共產黨。

據統計,在1950年之前潛伏於中華民國國軍高級將領或機密要員中的中共間諜就有20人之多。如:

郭汝瑰,作戰廳長、72軍軍長,將孟良崮戰役軍事計畫傳給中共,使74師被全殲、制定徐蚌會戰作戰方案、率72軍在宜賓投共;
韓練成,海南島防衛司令、中將四十六軍軍長,提供軍事情報使共軍於萊蕪戰役一舉消滅李仙洲部隊6萬餘人;
何基灃,第33集團軍副司令,率第59軍全部,77軍大部在賈汪、臺兒莊地區倒戈,使黃百韜兵團被圍殲;
熊向暉(胡宗南機要秘書)、申健(申振民胡宗南部屬)、陳忠經(胡宗南部屬),將胡宗南軍事命令傳給中共、使胡宗南屢戰屢敗;
廖運周,110師師長,率110師投共、使黃維突圍計畫失敗;
段伯宇,蔣中正侍從室少將高參,策劃傘兵第三團劉農投共等等,這些中共間諜在中共竊取大陸政權以後,大都成為中共的官員。

八年抗日戰爭中,國軍將士陣亡300萬,平民喪生1,000萬。而中共通過抗日戰爭,不僅得以保存自己的實力,而且得以迅猛發展,至抗戰結束時,中共軍隊從2萬人發展到120多萬人。在八年抗日戰爭中,中共利用日軍削弱了國軍的實力,從中破壞抗戰、建立國中之國,正如蔣介石所言:「共匪,大漢奸也!」


在八年抗日戰爭中,中共利用日軍削弱了國軍的實力。因此中共黨魁在竊取大陸政權之後,多次喜不自禁地公開表示感謝日本人。(網路圖片)

南京保衛戰國軍的慘敗,導致中國軍民的慘重損失,給中華民國在心理上和軍事上以重創。這也正是中共黨魁毛澤東的抗日策略和中共所要的。

正如毛在一九三七年八月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中所說:「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避開與日本的正面衝突,繞到日軍後方去打游擊,要想辦法擴充八路軍、建立抗日游擊根據地,要千方百計地積蓄和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對政府方面催促的開赴前線的命令,要以各種藉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軍大大殺傷國軍之後,我們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奪取國民黨的政權。我們中國共產黨人一定要趁著國民黨與日本人拚命廝殺的天賜良機,一定要趁著日本佔領中國的大好時機全力壯大,發展自己,一定要抗日勝利後,打敗精疲力盡的國民黨,拿下整個中國。」

中共黨魁在竊取大陸政權之後,多次喜不自禁地公開表示感謝日本人。毛澤東在1964年7月10日,在與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等的一段對話中就露骨地說:「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