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彬彬公開為文革道歉 紅二代懺悔引發熱議(圖)



宋彬彬向文革受傷害老師同學道歉

【看中國2014年01月14日訊】中共元老宋任窮之女,也是著名的文革紅衛兵領袖之一的宋彬彬,週日現身母校為文 革中受到傷害的老師和同學道歉。這是繼去年中共元帥陳毅之子陳小魯道歉後的又一起「紅二代」懺悔事件。北京經歷過文革的紅二代近來紛紛走出來反思文革,被 指獲悉了新一代領導人的政治風向。但也有人認為,他們道歉並不意味著中國高層準備在社會及體制層面進行反思和改革。

中共領袖袖毛澤東120週年冥誕剛過,各地緬懷毛功績的活動陸續落幕之時,中共元老宋任窮的女兒、被稱為「文革 暴力符號」的紅衛兵領袖之一宋彬彬,於週日在其母校北京師大女附中(現「北師大附屬實驗中學」)向文革中受到傷害的老師和同學鄭重道歉,特別對當年被造反 學生打死的副校長卞仲耘表示悼念和歉意。她說,希望她的道歉能夠引起大家的反思,並說只有進行了真正的反思才能走得更遠,稱再不道歉就沒機會了,並數度落 淚。會場上,發言的還有「文革工作組時期師生代表會」主席劉進及多名曾參與批鬥校領導和老師的同學。

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 第一次接見紅衛兵,宋彬彬在天安門城樓給向毛澤東獻紅衛兵袖章,毛得知她叫的名字來源於「文質彬彬」後說了句「要武嘛」,於是宋彬彬改名「宋要武」。據稱 宋彬彬隨後發表署名「宋要武」的文章《我給毛主席帶上紅袖章》。但宋彬彬否認文章為她所寫,並否認曾改名宋要武。

宋彬彬的這次懺悔,是繼中共元帥陳毅之子陳小魯道歉後的又一起「紅二代」的懺悔事件。去年8月,在文革中成立了「首都紅衛兵西城糾察隊」的陳小魯為參與文革道歉,想借網路向曾遭到批鬥的師生表達歉意。稱「那是一段不堪回首,但要終身面對的日子」。

對於北京的「紅二代」老紅衛兵紛紛高調反思文革,原北京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焦國標週一接受記者採訪時稱:

「當 時很知名的人物都道歉了,離政府道歉就很近了。紅二代他們可能看準了新一屆的政府,他們可能也看到了中國的輿論的大致走向,趨勢比較明朗,我覺得他們出來 道歉和這個大背景有關係。我的感覺是差不多從丁關根以來,文革就成了一個不能碰的禁區,話題、學術研究、電影電視製作都不能碰,民眾顯然對此不滿意。陳小 魯、宋彬彬是做好一定的準備的,至於說這個責任過了這麼多年,應該怎麼追究?那就是另說了,那就更是一個政治話題了。」

但擁有美國國籍的宋彬彬的道歉卻在網路上遭到廣泛的質疑,網民們質問:美國官員代表誰?據維基百科顯示,宋彬彬1980年赴美留學、取得美國國籍,1989年至2003年在美國麻薩諸塞州環保局任環境分析官員。

網民「願做戰士飲冰人」發微博稱:「對於這種文革期間耀武揚威、聞名一時、涉嫌謀殺的人物,是怎麼樣在文革後去美國留學、定居美國的?凶手是誰?誰在包庇?問題不說清楚,道歉有什麼用?」

現 居上海丶曾經任職中國國務院經濟法規研究中心的俞梅蓀週一表示,宋彬彬是文革學生領袖的「符號」之一,無論她是什麼國籍,其反思都具有積極意義,但民間自 發湧起的道歉浪潮,僅是個體在道德層面、良心層面上的自我救贖。但在社會層面、體制層面上,至今還沒有任何組織和機構就這場「歷無前例」的災難向全國人民 道歉,文革其實在今天還在繼續,只是換了一種方式。他說:

「假如她真的道歉,不管她是不是美國官員,這都沒關係,因為她的罪惡是在中國。 我在去年的一次聚會上見到了陳小魯,他是第一個文革道歉的紅衛兵的頭兒,大家都對陳小魯的道歉非常看好,當然他道歉以後也有紅二代、老紅衛兵批評他。像卞 仲耘老師受的苦難一直在重演,一直沒有結束,道歉不是一個名義上的道歉,或是自己贖罪,而是實實在在減少苦難。因為沒有道歉,所以十年文革並沒有結束,因 為沒有道歉,反右運動沒有結束,只是表現方式不同而已,這是一個以各種政治名義進行的弱肉強食的社會。」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