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胡蘭、黃繼光之流 離我孩子遠一點(組圖)

2014-03-09 12:50 作者: MC良良

手機版 简体 18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4年03月09日訊】前幾天看了微博上關於《請劉胡蘭離我的孩子遠點》一文的爭議貼,有些網友的回覆著實讓我看完覺得像吃了一隻蒼蠅,一想起來就反胃,那個家長其實說的太客氣了,今天終於憋不住出來說幾句。

我也是個父親,我愛我的孩子,我希望他能健康快樂的成長和學習,並且生活在陽光下。我自認為我的小學上的並不開心,可能最大的原因是學校附近有幾個舊書攤,通過那些大部分是繁體中文的舊書讓我在那個年紀知道了很多不應該知道的事。所以我小時候喜歡找一些老年人讓他們給我講過去的事情,所以我的小學並不像其他孩子那樣迷信老師、迷信課本。但是作為一個孩子,知道自己生活在一堆理所當然的謊言中,怎麼可能會開心?

對我的孩子進行愛國主義教育我沒有異議,作為一個炎黃子孫,當然要教育自己的孩子熱愛自己的國家和民族。但是,這些年來學校所作的可以稱作愛國主義教育麼?簡直可笑,他們是在打著「愛國主義教育」的旗號給孩子們洗腦,唯一的結果就是讓孩子們喪失最基本的道德觀,失去分辨是非的能力,跟「愛國主義」四個字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從我小時候開始,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基本就是用強制灌輸的方法讓我們去崇拜那幾個「典型民族英雄」,組織我們去看一些歪曲事實並加入很強意識形態的電影。劉胡蘭只是其中之一,還有諸如董存瑞、黃繼光、邱少雲之流。甚至孩子們寫作文的時候都會習慣性的用上「每當我碰上了困難,都會想起邱少雲在烈火中」云云。可是在我上到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在舊書攤裡偶然看到了一堆來自某個台商家裡舊書之後,我慢慢被一種生活在謊言中的恐懼感籠罩了。所以,我絕不希望我的孩子以後也像我一樣留下這樣的童年陰影。

這不是危言聳聽,我們一個一個的來說,這些年來學校的所謂「愛國主義教育」都教了孩子們些什麼。

一、關於劉胡蘭

2012/10/14/20121014053350634.jpg

劉胡蘭,原名劉富蘭,1932年10月8日出生,1947年初因謀殺被判決死刑並立即執行。

劉胡蘭的人物生平記載她8歲上村小學,10歲起參加兒童團,被選為村兒童團長,帶領夥伴站崗放哨查路條,偵察敵情,運送武器彈藥等。首先,讓一個10歲的女孩被招募參與戰爭,這種行為屬於使用娃娃兵,招募者明顯違反國際法,有重大戰爭罪和反人類罪嫌疑。你們可以想像:一個10歲的女孩能知道什麼?一個民眾信息閉塞知識匱乏的年代裡10歲的女孩能知道什麼?10歲的孩子連基本的社會價值觀都還沒建立起來,怎麼可能有辨別是非的能力?她只是一個被洗了腦的可憐小女孩而已。別忘了1942年也是民國31年,我們的國家那時候也是有政府的,而當年的劉胡蘭是反政府武裝的娃娃兵,可能你們無法想像反政府武裝的娃娃兵是一個什麼概念,但其實這對我們並不陌生,就在這最近這幾年,看看索馬里反政府武裝的娃娃兵,看看剛果反政府武裝的娃娃兵,看看哥倫比亞反政府武裝的娃娃兵,你就會發現,這是一件多麼殘酷且悲哀的事情。這有什麼好值得宣揚的?有什麼值得讓我的孩子學習的?10歲的娃娃兵,並且不是為了抵禦外族侵略,而是喪生於內鬥,這是一個民族的恥辱啊,只是為了某種政治目的,把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可憐的10歲小女孩洗腦,然後捲入戰爭,最後害死了她這都不算完,竟然還恬不知恥的拿著這份骯髒的恥辱當榮耀,且問:任何一個現代的明事理的父母怎麼可能讓自己所深愛的孩子被灌輸這種骯髒的罪惡理念?這使我不禁恐慌:對我的孩子進行這種洗腦,是不是準備著如果萬一戰爭爆發,我的孩子是不是也要成為同樣的犧牲品?

更何況,劉胡蘭童年積極參與政治鬥爭,死的時候也不過十三四歲,那是中華民族8年抗日戰爭剛剛結束沒多久,當時的中國政府的軍隊在抗日戰爭中死傷320多萬人,元氣大傷。而劉胡蘭卻是反政府軍的娃娃兵。導致她死亡的最直接原因是她犯了罪:參與謀殺了一個政府基層行政官員(村長石佩懷),然後被當時地方政府(當時她所在省政府主席為閻錫山)依法處以死刑(死刑判決依據當時《中華民國刑法》第二十二章之規定)。可以說:劉胡蘭不僅是一個娃娃兵,還是一個殺人犯。當時中國已經是法制國家,法律也已經趨於健全,一個十三四歲的女孩不管出於什麼目的,她違法參與了謀殺。就算在當時由於民眾文化落後法制意識淡薄,但是殺人犯法、殺人償命可是幾千年來人盡皆知的事情。所以,劉胡蘭於情於理於法都該死。別拿那個被殺害的村長是貪官污吏是欺壓百姓的壞人這種話來欺騙我的孩子,就算是個人渣,劉胡蘭一個十三四的小女孩也沒有權利不通過法律途徑去謀殺他。現在社會上貪官污吏更多,更壞,難道學校是要教我的孩子小小年紀去殺掉那些欺壓百姓的貪官麼?殺的是壞人就不是殺人犯了麼?這種教育明顯是摧毀和扭曲孩子的道德觀和價值觀的鄙劣行為,更何況,當時被謀殺的那個基層官員是否真的是壞人我們根本不得而知,也許他本身只是盡忠職守,但因為雙方分別代表了不同人群的利益而產生的矛盾。而且為什麼這些年來的小學愛國主義教育只說劉胡蘭死的是多麼悲壯,而把劉胡蘭是因為謀殺而被判死刑的起因給隱瞞了?

就算退一萬步來講,由於內戰最後的結果是反政府武裝所代表的政黨獲勝了,劉胡蘭這個娃娃兵謀殺前政府官員的行為可以算作是革命戰爭的殺敵,劉胡蘭因謀殺被前政府判處死刑可以算作為革命光榮犧牲,可以算烈士。但起碼要清楚一點:就算是烈士,也是你們那個政黨的烈士。跟我沒關係,跟我孩子也沒關係。我們家現在的幸福生活也不是那個娃娃兵的鮮血換來的,而是依靠我們家人辛苦勞動換來的,我們憑什麼要感她的恩?就算當年我父親跟著他父母撤離大陸,我們家也不見得過得不如現在幸福,更何況我的孩子想加入哪個政黨要等他成年後自己判斷。

所以請讓劉胡蘭遠離我們家孩子,謀殺是罪惡,娃娃兵是罪惡,我家孩子是無辜的,別讓這些成年人的罪惡弄髒了他的童年。

二、關於董存瑞

2014/03/08/20140308124456165.jpg

董存瑞,河北省懷來縣人,1929年生人,1948年死於內戰。

首先,我們要明確一下內戰是什麼?內戰就是我們中國的兩個黨派為了各自所代表的那一個人群的政治利益而引起的戰爭,這兩個黨派一方是中國自脫離封建社會以來建立起第一個合法的民主政府的黨派,因對方屬於反政府武裝且為實現政治訴求所使用的暴力手段違反當時中國憲法,故稱對方為「匪」。而另一方則認為自己所在黨派代表了中國絕大多數人的利益,並認為當時的合法政府的執政方法已經阻礙了歷史進步的潮流,要求其下臺,故稱對方為「反動派」。但歸根結底,都是中國人。無非就是兩個政黨的權利爭奪,兩個政黨所代表的人群的利益爭奪而已。這不同於抵禦外族侵略的戰爭,這是一個為權利和利益而讓自己的同胞互相殘殺的戰爭。在人類進入文明社會以後,這種同胞之間的自相殘殺早已為道德所不容。

而董存瑞,正是這麼一個人物。在他導致他死亡的那場戰鬥中,他殺死的是自己的同胞,同樣,他也為此而死。我看過微博上一個叫戰略兵王發過一段很實在的話,其中有一句這麼說:「抗日戰爭,不是中國的恥辱,國共內戰則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國恥。淮海大戰,是140萬中國兒女在自己土地上自相殘殺,當一個中國農民的孩子把刺刀惡狠狠的捅進另一個中國農民的孩子胸膛的時候,注定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愛國主義教育,教育的是愛國,愛中華民族,不是熱愛某一個政黨,要知道一個國家不是只存在一個黨派的,董存瑞的死,來源於我們國家內中華民族的同胞之間的互相殘殺,是典型的不愛國的體現,是一個民族的恥辱,把這個當做愛國主義教材灌輸給我的孩子是出於什麼用心?

所以我們同樣也退一萬步講:像劉胡蘭一樣,董存瑞是英烈,那只是某一個黨派的英烈。我們沒有加入那個黨派,所以我們不需要感恩,這跟我們沒有一毛錢關係。我的曾爺爺曾經是國民黨的大法官,他就從來沒教育過家裡的子弟張靈甫將軍是內戰中犧牲的烈士,因為家裡的子弟同樣沒有加入國民黨,那張靈甫將軍只有在我曾爺爺一個人那裡算烈士而已。但我曾爺爺會講給家裡的子弟說:「鐘麟將軍是個民族英雄,因為他從上海到邵陽一直在跟日本軍隊血戰,就連那條腿,也是跟日本人拚命時瘸的。」

所以請讓董存瑞遠離我們家孩子,同胞相殘是罪惡,我家孩子是無辜的,別讓這些成年人的罪惡弄髒了他的童年,如果真要從董存瑞身上讓孩子學到點什麼,那也只能是四個字「成王敗寇」。

三、關於黃繼光、邱少雲

2009/10/07/20091007092628402.jpg
黃繼光

黃繼光1926∼1952、邱少雲1926∼1952。兩人都死於朝鮮戰爭。

朝鮮戰爭是朝鮮民族的內戰,就像我們國家的內戰一樣,是一個民族間的同胞互相殘殺的戰爭。

如果要說這場戰爭是別的民族內部的事務,跟我們沒有一毛錢關係也不對。畢竟由於當時國際政治局勢決定如果我們的北方是一個政治制度與我們國家水火不容的鄰邦會很麻煩。但麻煩歸麻煩,這些麻煩都是政治範疇的問題,應該由執政黨裡這些搞政治的人去解決。總起來說,竊以為這些麻煩都跟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直接關係不是很大。

所以我們國家的執政黨就派出了只效忠於這個黨派的軍隊(注意:這支軍隊只效忠於這一個黨派),然後在付出了百萬我族同胞的鮮血後,幫助北朝鮮打完了這場戰爭。黃繼光與邱少雲就是在這場戰爭中傷亡的百萬同胞中的兩名。

他們是一支只效忠於一個黨派的軍隊,他們參加了一場其他民族的內戰。作為一個不屬於這個黨派的同胞來說,我為他們的死而感到悲痛,但僅此而已,我並不認為他們值得我的孩子去學習。因為我的孩子並不是這個黨派的成員,他們的死,跟我們的家庭,我的孩子,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

而且這並不是一場正義的戰爭,因為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當年付出這麼多同胞的鮮血保護了一個什麼政權。北朝鮮的人民這些年過著怎樣一種生活?他們甚至還處在標準的權力世襲制度加奴隸制度的政治環境裡。他們的貧苦與隨時而來的生命危險就像我們的爺爺輩年輕時那麼恐怖。這是我們的一部分同胞對北朝鮮人民所犯下的罪行,助紂為虐,總有一天,是要還的。除非朝鮮這個民族滅亡,否則總有開啟民智的那一天。

2014/03/08/20140308124708709.jpg
邱少雲

在這場非正義的戰爭中,為了一個黨派而死亡的兩名士兵。為什麼要放在愛國主義教育中?為什麼要我的孩子去崇拜他們?學習他們?難道讓我的孩子以後也去參加一場非正義的戰爭?也去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去做一件自認為是在「保護自己祖國」的蠢事?我不認可。

所以請讓黃繼光、邱少雲遠離我們家孩子,除了抵抗外族侵略和保護自己的生命財產尊嚴,任何戰爭都是充滿了罪惡和非正義的,我的孩子還很小,我很愛他,請讓這些死亡的陰影遠離他,我希望他能在陽光下成長,並成長為一個有道德和健康價值觀的人。

雖然我非文人,且學歷不高,但這是我作為一個父親,作為一個文明社會的個體,這是最基本的願望。

(有刪節)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