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逃亡者背井離鄉 處境艱難(圖)



逃亡的亞茲迪人

【看中國2014年08月14日訊】(看中國記者許家棟編譯報導)據CNN報導,自伊拉克北部發生衝突以來,數千名民眾為了躲避伊斯蘭囯(ISIS)武裝分子的屠殺,被迫逃離家園。他們除了身上的衣服,一無所有,有的還赤著腳。有逃亡者表示,他們的阿拉伯鄰居也加入屠殺者的行列,殺害這些少數族裔宗教信仰者。

來自於辛賈爾的一個23歲的大學生,賈馬爾(Jamal Jamir)對CNN表示,一個多星期前,ISIS奪取了他們的小鎮,他的家人逃到了貧瘠多風的辛賈爾山。這些ISIS武裝分子人殺了各少數民族的人,包括亞茲迪人(Yazidis)。
 
賈馬爾後來說,ISIS來到他的城鎮後,他的阿拉伯鄰居幫助ISIS殺人。 「他們加入ISIS的行列,而實際上他們殺了我們。」 他肯定地說:「是的,他們是我們的鄰居!」
 
他的家人是其中成千上萬拚命湧向山坡,等待著食物和水空投的一員。

他的家人徒步逃到辛賈爾山,並準備不間歇的走15小時到敘利亞。逃亡者沿著邊境向東北邊行駛,許多家庭已經在走過位於Faysh Khabur的橋樑,回到庫爾德人控制的伊拉克。
 
賈馬爾說,他的兩個小兄弟沒能成功。「因為沒有足夠的水和物資,他們死了。」他說:「我們是窮人,也沒有妨礙人和人,我們需要有人幫助我們。」

庫爾德准軍事部隊和伊拉克空軍曾計畫用直升機將生活必需品空投到山上,並救出被困的人。但是,週二,一架飛機墜毀,飛行員喪生,還傷了飛機上的一些人。

有美國官員週三表示,美國正在考慮進行空中援救,但還沒有最後決定。

不確定的未來

作為庫爾德人一個古老的伊拉克前伊斯蘭宗教,亞茲迪人是伊拉克最小的少數民族之一。他們已經面對幾百年的迫害,並有社區意識強。

當他們越過河流來到敍利亞,苦難並沒有結束。救援人員給一個家庭的12人 提供兩大塊雞肉,他們用紙板廢料搭一張床,睡在露天。難民們極度疲勞,無法前進。
 
一位資深的庫爾德官員估計,多達70,000人仍然被困在辛賈爾山。許多人已經死了,但目前還不清楚有多少。
 
CNN報導說,把食物和水空投到山上後,直升機降落救人。現場一片混亂,人們蜂擁而上,有的父母把孩子推上飛機,有的自己爬上飛機。飛機起飛後,人們大哭。

在敍利亞邊境的難民營,一些難民找到了失散的親人,賈馬爾就找到了一個表親,「我們走散了,感謝上帝,我們找到了彼此。」

以色列絕望的父親

Khairy al-Shingari是世界上眾多有親人被困山頂的亞茲迪人,在ISIS佔領他居住的村子前幾天,他帶著6個月的兒子來到以色列就醫。目前他的妻子和其他4個孩子被困在山上。

「那裡有成百上千的年輕人和兒童。像這樣,(ISIS)割下他們的頭,他們尖叫‘上帝是偉大的?’「這些人是什麼人?他們形容我們是異教徒。「

AL-Shingari說,他的家人逃到山上,ISIS的車輛無法到達。 「他們在山上呆了七天,沒有水、食物,沒有藥品,他們不得不冒著生命危險從山上下來。」

現在,他得到消息,他的妻子和孩子活了下來,已經進入庫爾德地區。他的男嬰也恢復得很好,在特拉維夫醫院。

美國亞茲迪人擔心親人安全

其他人就沒有AL-Shingari這麼幸運了。納瓦夫(Nawaf Suliaman)是數百個居住在美國中部內布拉斯加州林肯市的亞茲迪人。他瞭解到,4位親人以及孩子因為脫水而死在山坡上。 

納瓦夫也表示,他的姐妹在ISIS控制區,面臨改信伊斯蘭囯教或者被殺的困境。

Faysal Shaqooli也說,姐妹也在ISIS控制區。

內布拉斯加州雅茲迪社區的萊拉(Laila Khoudeida)說,當美國總統歐巴馬宣布對ISIS展開空襲時,人們紛紛「擁抱和哭泣」 。她說,我們仍然憂慮, 「很多人睡眠不足,也吃不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