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是中國「惡夢」?(圖)

中國夢立足不穩:富豪激增,貧困日深


2014/09/18/20140918213700819.jpg
中國廣州,一位女士從一個乞丐前面漠然走過。(美國之音圖片)

【看中國2014年09月19日訊】據總部設在新加坡的國家財富研究組織Wealth X 和瑞士銀行(UBS)週三發布的2014年度「全球億萬富翁普查」報告,全世界億萬富翁(身家超過10億美元資產)以美國最多—571位,中國其次達到190位,然後是英國130位。印度100名,排第六。香港有82位,亞洲排名第三。然後是日本(33),新加坡(32),臺灣(29),韓國(21)。中國文化報上週末(12日)報導,至去年底,中國資產上百億者有三百,十億富豪8300人,億元富豪6.7萬。

數字可能不一,但不爭的事實是:中國和美國的億萬富豪之多,世界領先,笑傲群雄,儘管美中兩國富豪實際人數仍然相差不少。

中國富人知多少,意識形態管不著

中國、中國人、還是中國富豪或豪富(如遍世界撒錢的陳光標們)的腰包鼓起來了?看重經濟和民生的朱鎔基和溫家寶訪美時都提到這個問題。他們都說:整體看來,中國的確腰包鼓了(GDP大幅度增加),但具體按人頭分到13億人身上,則少的可憐,如果不說微不足道的話。

有關富豪和豪富們調查,中國國家統計局不會去做,或者做了也不會(不敢不願)公布,因為中國憲法上寫著其還是個社會主義國家。從各種意義來說,馬列主義毛思想及其用之武裝起來的共產黨是同億萬富豪風馬牛不相及格格不入的。鄧小平力圖把兩者融合起來遭到毛左們強烈反對,以至於歷時多年「不爭論」後,江澤民才好不容易將資本家塞入黨內。

中國億萬富豪(王健林、宗慶後、馬雲、馬化騰、李彥宏、梁穩根們,姑且先不論香港的李嘉誠們),怕不怕有朝一日主政者左轉翻臉回歸馬列毛原教旨,他們再度被變回一文不名的窮光蛋?也許馬雲不害怕,因為他已經說了鄧小平很多好話,畢竟中國拍板者終歸還是紅二代們。

中共18大上差點成為中委的梁穩根在17大上對美國之音說: 「我剛下海時,有朋友就對我說,如果再來一次鬥地主分田地,你怎麼辦?我當時的回答是這樣的:既然中國都沒有希望了,那還追求個人的希望幹什麼?如果中國真有這麼一天(打土豪分田地),我認為中國就沒有希望了。」

中國富豪多,冤民也不少

有維權人士說,中國富豪多,冤民到處走。在中國這個社會裏,這兩種人應是橄欖球兩端,都是少數。國家統計局不會做富豪調查統計,同理,有關訪民冤民的調查統計,國家信訪局可能會做,但不會公布。

就在豪富們日益增加、陳光標滿世界撒錢的同時,去年年底世界人權日前夕,13名湖北拆遷上訪民眾在北京集體喝農藥自殺。在中國,到底有多少訪民,有多少「越級上訪」,有多少冤民,有多少自殺,這些數字都是秘而不宣的。

百度百科說:訪民多數是中年人,女性,中專以下學歷,90/%是上訪一年以上的。上訪四年甚至十年以上者佔一半。70%上訪者來自農村和小城鎮,上訪原因很多,突出的是拆遷案,大多要求經濟賠償。

現代化,姓資還是姓社

清華大學中文教授曠新年(18日)在新華思客上發表文章說,現代化過程,就是一個離開土地和「消滅農民」的過程。他說:1990年代,中國加速融入資本主義全球化。在這一過程中,中國成了「世界工廠」,數億農民離開農村,來到城市,成為「農民工」。曠新年說,除了老弱病殘,農村幾乎所有的成年人都義無反顧地拋棄了自己的家鄉。現代化、工業化人口和城市化的浪潮洶湧澎湃。中國的現代化取得了驚人的成績,中國城市人口已迅速超過了農村人口。「在新世紀現代化、工業化和城市化加速發展的過程中,「拆遷」成了一個重要的概念和景觀。農村的空虛和衰敗成為了不可逆轉的趨勢。 」

如何現代化?白貓還是黑貓?通過社會主義草還是資本主義苗?

在中國現代化過程中,在鄧小平的「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理論和實踐中,中國的貧富懸殊進一步拉大,毛派為之捶胸頓足,悲憤不已,自由派也和維權人士一道,為拆遷遭難和所有人權受壓事件疾呼吶喊。

貧富懸殊導致維不穩?

基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是義大利經濟學家基尼提出的世界通用的貧富懸殊指數。這是一個比例數值,在0和1之間,用來判斷收入分配公平程度,是國際上用來考察居民收入分配差異狀況的分析指標。中國北大社科調查中心不久前推出《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4》,其中說中國2012年基尼係數為0.73。而這個係數在1995年是0.45,2002年是0.55。按照國際標準,0.4是警戒線,超出警戒線就意味著有可能引起社會不穩。

中國經濟學者蔡慎坤(9月15日)發表文章說,該報告說,頂端的1%家庭佔有全國1/3以上的財產,底端的25%的家庭擁有的財產總量僅在1%左右。蔡慎坤說:中國經濟經過三十多年的高速發展,現在成為世界上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國家。

文章說,中國基尼係數已高於所有發達國家和大多數發展中國家,「這意味著未來中國有可能引發一系列社會問題,進而造成社會動盪甚至政權穩定。而維穩經費被外界解讀為中國最大的威脅不是國外,而是國內,尖銳的社會矛盾並沒有隨著維穩經費飆高得到有效化解。」

2012年,外界有報導說,中國的維穩經費超過7000億,超過了軍費開支,而中國財政部說,財政撥出的7017.63億為公共安全支出預算,不能算為維穩經費。中國有590個貧困縣,許多縣年財政收也就是十億。被迫去國的山東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說,監控他的地方幹部透露,光是用來對付他這個山東沂南「赤腳農民律師」的「維穩經費」就有數千萬。

中國學者蔡慎坤說,從歷史角度看,一個多民族的大國,必須慎重處理國民收入分配機制,不能任憑貧富懸殊無限擴大。他說:「中國社會的和諧穩定,也完全取決於政府所制定的公共政策,如果中國的發展只是讓極少數人富起來,絕大多數人長期只能維持溫飽亦或艱難度日,中國將會很快陷入一種惡性循環之中。」

責任編輯:唐風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