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又添一新罪:製造「王八蛋」

男方暴色:如何製造一個「王八蛋」?答案:關門,上央視

2014-10-25 18:50 作者: 男方暴色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4年10月25日訊】上央視懺悔或者認罪,已經成為了一個犯罪嫌疑人固定的審判姿勢。

自查爾斯.薛始,《新快報》的陳永洲,寫劇本的寧財神,玩轉紅十字會於鼓掌之中的家禽界名媛郭美美,在娛樂圈裡跳大神的房祖名、柯震東、高虎, 再加上21世紀網的高管劉冬與周斌,以及昨天晚上在鏡頭前拋頭露面的曾經「新聞聖徒」瀋顥——這可是一代傳媒人心目中的神級人物,中國大褲衩電視臺總算是 經歷一年時間,將轉型的籌備工作掄了個圓,成功在部分明眼人腦子裡蓋上了央視最高法院的印章——現在傳媒業哀鴻遍野,轉型華麗程度未見有出其右者,縱使澎 湃也泯然。

當然,在這裡鏡頭前進行的案件審判,打碼還是不打碼,光頭還是留長發,便裝還是橙色囚衣,都是只看背景不看背影,一切上鏡前的對詞、換裝、上妝 都不由演員說了算。儘管如此,你不得不佩服這一招鮮吃遍天的龐大影響力,只需要幾分鐘的時間,就能夠成功製造出一個連他親媽都認不出來的王八蛋

於是接踵而至山呼海嘯般的形象認同,和「打倒王八蛋」的口號相互點綴,就變成了立刻該上演的劇目。我不認為所有上鏡的群演都在鏡頭之外揹負著一副無辜的模樣,並且無罪可言,我只是覺得,這樣鏡頭感極強視聽感刺激的圖像,似曾相識:

小時候,我家住在全市一個專門修建起來用於公開審判罪犯的大廣場邊上,那些有罪的人總是被一卡車一卡車像畜生一樣地運送過來,然後帶著早已剃得 鋥亮的光頭,背後插上一塊寫著所犯罪行的長板兒,被麻利揪到台上,逐一宣判罪行。台下會擠滿各種買菜的、遛彎的、下班路過的冷漠眼神——他們從四面八方湧 過來,興奮地等待著憤怒集體釋放的一刻。然後這些有罪之身在大喇叭中被宣讀出名字、所犯罪行以及被台下湧湧數百人沉默式怨憤的眼神藐視之後,又一咕嚕有序 被拉扯上那輛運送他們來這裡的大卡車。隨著發動機的啟動,一熘煙從人群中消失跑遠。

我不知道他們最後會去向哪裡,只是再也不會見到他們,但在此之後,當時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會將「他是一個王八蛋、敗類、畜生、禽獸不如的東西」等 不符合社會主義和諧的詞語銘記在心。然而,類似的面孔和橋段仍舊會不時上演,直到我開始上小學頻率才有所下降。那段時間,廣場,就是法院。

對了,根據之前的承諾,這一篇我是來說電影的。那就開始聊電影,但並不妨礙將上面這個話題繼續下去。

不說也明白,一般以「殺人事件」作為影片名的,多屬於懸疑推理的類型片,但是之前我所說的這部《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實質上卻並非一部優秀的懸 疑推理片。如果你的確聽了我的去看過的話,甚至能夠在影片開始十分鐘以內就猜出最終的凶手,這太無樂趣,只能顯示智商的優越感,咒罵編劇和導演的低能。哪 怕作為劇情片,兩個小時的時長在敘事上多有冗贅,以至於有點拖沓而不連貫。

既然如此,為什麼這部電影還值得我推薦去看一下?因為貫穿一個殺人案的始終,都有傳統媒體和社交媒體在其中起著引導方向的作用。科技蓬勃的時代裡,發言渠道的多元更透射出人性本有的渴望——期待審判,並在內心深處認為自己就是握錘的法官。

用黑澤明《羅生門》的方式去溯源一宗毫無頭緒的謀殺案,是《白雪公主殺人事件》當中東施效顰卻又極致討巧的敘事手法,通過案件當事人的講述,作 為在媒體上播放的「證言」,以此指向一個徘徊在法律邊緣的「犯罪嫌疑人」,社交媒體的加入讓這一指向更加急劇而明顯,三人成虎的效應足以在法庭之外就宣判 某一個人罪不可赦。「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是北大孔慶東著名的讖言,卻無心總結了網際網路裡每一個人對疑似有罪者的預判。

道德指摘和矮化是鍵盤俠們引以為傲卻又不甚自知的唯一武器,每人一口唾沫在現實中不至於淹死人,但如果放到更大的傳統媒體平台上,這樣的群氓審 判瞬間就會積聚成一大桶道德髒水,嘩啦一聲傾其所有潑向未經正式審判的任何一個人,比冰桶挑戰還過癮。輿論機器的轉動以及每一個添柴加薪的人都不顧一切希 望火燒得更旺:怕什麼,反正被點燃的又不是自己。這不得不令人與中世紀的宗教審判產生不愉快地聯想,假如燒錯了,那就再看看下一個是不是要找的Bitch 嘛。

法不責眾,在這一點上,沒有人會覺得自己手上帶血,更加反向加速和證明了輿論機器啟動的無比正確性。

我不想在此重複這部電影的劇情,因為現實裡面,央視最高法院正帶領著一幫亟待隨手可一指就像上帝一樣認定他人有罪的「道德節操婊」們,重複不斷 排練相同的劇情。日本拍了一部科技昌盛下的輿論審判拙作來對此進行反思,當然中國的網路環境還沒進化到那一步,趕著牛車前進的農村老漢哪顧得上批判開著大 奔會加劇熱島效應?沒準還能夠自豪地覺得牛車雖慢,但是環保。

這容易形成一個固有的形勢判斷邏輯:被帶走了,要不要上央視?上央視了,那就一定是罪證坐實。罪證坐實,好吧,那鏡頭上這人就等著萬劫不復吧, 一場來自四面八方的輿論腥風血雨絕對能將其打蔫兒。於是,上央視認罪或者懺悔就等於王八蛋的邏輯形式脫穎而出——這不能說是自古以來就沒有,反而能印襯出 廣場審判的優良傳統進入了科技新時代,被發揚光大了。無論他曾是優秀天使投資人,或是曾被媒體圈內公認的「天才男神」,從此背上一塊「王八蛋」的標籤難以 翻身。可是,哥們兒,咱們這自稱的法治國家裡,八字衙門還沒開始撇開腳呢。

但,還需要嗎?

從來沒有人會是聖徒,或能夠匹配上這個虛無縹緲的標榜,只是作為大多數庸眾裡的一員,儘可能別在喧嘩與騷動中配合將法治程序本末倒置的罪惡,也 不必施以冷漠與眾嘲,這樣不會為你的智商充值,只會讓行為減分。不要輕易相信他人,也不要輕易相信所有自詡有公信力的媒體,尤其是被政治權力壟斷操控的媒 體,複雜的世界裡,相信自己的智識判斷就好。按照李普曼對輿論環境的判定,它所能製造的無非只是擬態,距離真實,並非一觸可及,更有可能南轅北轍。

那些挺著正義胸脯誓追窮寇到底的人們可能沒意識到,所謂「正義感爆棚」並非一個褒義詞,那是形容傻子好忽悠的體面說法,正義這玩意兒到底正不正義,還得看它的最終解釋權在誰手裡。而那些喜歡這種審判形式並樂見其成的物種,一定也篤定地認為自己掌握著絕世的宇宙真理.

這裡所說的,已經不僅僅是一部對大多數人來說充其量只在於娛樂的電影了。至於如何製造一個王八蛋,答案顯而易見:關門,上央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博客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