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並不是一個從嚴就能治了的玩意--評令計畫受查黨媒又說「從嚴治黨」

2014-12-26 21:24 作者: 孫豐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4年12月26日訊】「黨要管黨,從嚴治黨」這只是一個意願,一個命令。而意願或命令所能處理的只是「我想或我要如何」或「我想我要怎麼幹」。可這個「想或要」是主觀的、單廂的。這樣去幹「能不能幹成」卻非單廂的意願所能湊效。因為「黨」已是一個先已的事實。凡先已的事實,都是已有了它所以能成為事實所必須的要件。它能夠如何,能接受些什麼樣的改造,就不是外在於它的改造者的意願說了所能算數,這要取決於它先已具有的它所以能成為事實的那些條件是否許可。總不能說想上天就能上天,想進鐵扇公主的肚子就能進入吧?!

習近平你別忘了:黨雖是人造的主觀事實,但既已被造成它也就有了客觀性。客觀性卻不是想要它如何它就能如何。不錯,習近平、王歧山正在整頓他們的黨,這整黨也就是管黨、治黨。但能否管了或治了黨?這卻要看黨已有的那些性質許不許可。姓毛名澤東的同志不也是傾畢生精力來管黨治黨嗎?且每治一回他都說取得了偉大的成功,可倒頭來林元帥不是被他治跑路並歇菜了嗎?他的黨不是叫華國鋒給抄了底了嗎?

「黨」既經建成,就是一個心外事實,雖然在創建時是人主觀地賦予它以性質,但既已被建成,它立馬就客觀化了。許多性質是建黨者連想也未必能想到的。共產黨的最根本的性質,別說習、胡、江,就連他們的毛祖也未必能想到過。雖然黨意識不到這些性質,但這些性質卻並非沒有功能,並非不發生作用。這就是為什麼共產黨這次整風還未結束,下次整黨早已進行了,可黨性還是純不起來的原因。

黨一經被創成,就是心外事實了,心外事實意味著它已有了所以為該事實的全部根據與條件。也就是說它是一個「是其所是」了。對一切外在事物,人只能根據著它的「是其所是」來認識它,不能由著自己的意志隨心所欲地揉措它。這也就是日常所說的「只能遵從著客觀規律才能辦成事」。因為任何事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並不能「是其所不是」。要治黨既得研究實際的黨的主觀宗旨、理念,還要弄清做為純思想或純理的「黨」字的客觀性質,只有弄清了純知識的「黨」字的客觀性質,才能知道它有哪些功能,才能對症下藥。

馬克思的《宣言》所建的是做為主觀主張的「共產」,他建的不是黨而是黨的理念。因為「黨」字做為純思想或純知識是先驗的,不需要人建。人所能建的永遠只能是「黨」字前面的定語成分,即宗旨或綱領。如「民主」、「共和」、「自由」、「國民」也包括「共產」,只要為黨提供出理念,黨不需建便在其中了。老馬那《宣言》的全部筆墨都耗在對「共產」的證明上,闡明共產主義所以必然,怎麼來實現共產主義,實現後又怎麼來鞏固它……他沒有對純粹知識的「黨」字作任何的探討,因而他的門徒們就只能活動在「共產」這個主觀理念內,他們至今也未能思想到:其實單純的「黨」字在實踐上所具有的功能要比他們意識到的宗旨強大許多倍,共產黨所陷於的困境正是其作為主觀宗旨的共產主義與黨的客觀性質之間的矛盾。

作為純粹知識或純粹道理的這個「黨」字,它反映的就是理性內的同聚異伐,因為人類的理性本就各是各的,有同亦有異,而黨就是這樣一種適宜於表現人類理性的人際的組積形式。所以一個黨的健康與興旺是靠平等主體間的對抗而提供的,正如槓桿的平衡是由支點兩邊的臂重來提供。離開互作用哪有什麼平衡?不依互作用為成立又哪來的黨?老馬的《宣言》只有對共產主義的敘述,漏掉了對純知識的「黨」的研究,所以他的門徒們也都沒把純知識的「黨」所具有的功能計算他們的實踐中。你不計算進去不=它不發生作用。其實共產黨所以陷於困局正是它的主觀理念「共產主義」與「黨」的先天客觀性之間的理性矛盾。

按照主觀宗旨,必須去共產,即要有共同的思想。可客觀上根本沒有這種可能----事物全是獨立的,你又怎麼共呢?

所以老孫說:黨不是一種可管、可治的物件,黨的健康與生氣是由對等主體的相互作用作用出來的。習近平指望的由「管黨、治黨」來達到的黨的純潔性與健康其實只能由互為作用來提供。所以說:中國的歷史已不可抗拒地必須邁進多黨時代,只有多黨條件下才有憲政,才有公理,才有正義。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