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前離奇消逝的音樂人(組圖)

2015-02-06 08:00 作者: 張諭文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音樂才子於宙(左)和小娟、黎強(右)共同組成了民謠樂團〈小娟&山谷裡的居民〉。

【看中國2015年02月06日訊】(看中國記者張諭文報導)「我將真心付給了你 將悲傷留給我自己 我將青春付給了你 將歲月留給我自己……」如果七、八年前你曾是〈小娟&山谷裡的居民〉的老樂迷,對曾演唱這首樂團壓軸曲目《愛的箴言》的大男生於宙肯定印象深刻。

畢業於北大法語系的於宙,精通多國語言和不同樂器,是個音樂才子。1998年於宙和民歌手小娟、黎強三人共同組成了樂團〈小娟&山谷裡的居民〉,追尋純真自然。據說,這個團名是於宙起的。樂團清新樸質的音樂風格,逐漸受到矚目。2007年,樂團在全國各地舉辦多場演唱會,受到媒體廣泛報導。


2008年3月13日《青年週末》。

七年前的今天——2008年2月6日——正當樂團逐漸走紅,這個北大才子真摯的嗓音卻忽然消逝了,永遠的離開了樂迷。當時媒體上找不到任何相關消息,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唯一捕捉的隻字片語,只有2008年3月13日《青年週末》的「城市裡的私密發聲」報導中隱諱提到:「近期‘去月亮河聽小娟唱歌’成為人們的口口相傳的最熱門的文藝活動」「前不久,樂隊走了一個人,這是小娟不願多談的事情。」

「這年頭還有這樣的人!」

樂隊裡演奏吉他和竹笛的黎強評價於宙「他很善良」,主唱者小娟說於宙「身上有我和小強都不具備的東西,在我們貪玩的時候,他會把我們拉回來。他對音樂有一種質樸的感受,還有一種持之以恆的精神,只要是對的就去堅持,讓我很感動。」  

據朋友回憶,於宙待人不分親疏,非常好、非常慷慨。比如,他常常接待來到北京為尋求藝術夢想,還在漂泊、生活困苦的藝人,即所謂的「北漂一族」,像是免費借住房子或提供經濟幫助。有一次,家裡來了個不熟識的人,向他訴說了困難的遭遇,於宙和妻子兩人立刻把當月僅有的1,000多元拿出800多,只留了一點吃飯錢給自己。

於宙對人不只是經濟上給予協助,他對人也非常寬容。有一次,一個朋友跟他約在車站見面,由於交通堵塞嚴重,這個朋友遲到一個多小時,見面前心裏很忐忑,到了地點,等了一個小時的於宙只淡淡說了一句「咱們走吧」,什麼都沒再說,就一起去辦事了,事後也從不提起。直到今天,這個朋友講起這件事還是覺得很感動。

於宙也很有公益感。一次,和朋友開車在行駛的路當中有塊大石頭,所有的車都要繞開走,致使道路堵塞,於宙見此情況,就把車停下,自己下車搬開石頭,見道路順暢了,才上車趕路。朋友們都讚嘆,這年頭還有這樣的人!

這些點點滴滴都是於宙的朋友後來透過海外媒體對他的回憶。

到底發生了什麼?

七年前,正值豐華盛年的於宙到底發生了什麼?

2008年4月20日英國《泰晤士報》報導:今年起,超過一千五百名法輪功支持者遭到拘留,其中一位著名歌手於宙,被公安以「迎接奧運」安全為由,將其關押於北京看守所而至迫害致死。其後,《美聯社》、《紐約時報》等海外媒體陸續對於宙事件做了報導。

根據海外媒體的報導,2008年1月26日,於宙在剛剛結束演唱會的回家路上,他和妻子許那遭到警察以「迎接奧運」為由攔截盤查,發現於宙和妻子都是法輪功學員,就將兩人直接送進了通州看守所。

11天後(2月6日),於宙的父母接到北京市公安局通知,要求家屬馬上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家屬趕到時,於宙被白單蓋著,臉上戴著呼吸罩,雙腿冰涼,已經停止了呼吸……。警方拒絕家屬進行驗屍,並強迫立即火化遺體,否則以「鬧事」定罪。於宙死時年僅42歲。

在於宙驟逝的第二天,樂團主唱小娟在她的個人博客上發表了這首清唱的舊創作:《美麗的魂魄》。

隨著時光的流逝
我們會變成美麗的魂魄
飄飛那遙遠的天國
遙遠的天國
也許是你先
也許是我先
折一朵天堂聖潔的玫瑰
在天堂靜靜地靜靜地等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