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無親 大福報竟是這樣來的!(圖)



人有善心得福報。(網路圖片)

韋丹快四十歲了。考明經(又叫貢生,國子監的學員)沒有考上。有一次,他騎著一頭跛驢到洛陽中橋,見漁翁捕了一隻黿(鱉的一種),有好幾尺長,放在橋上。那只黿呻吟著,只剩幾口氣,眼看就要死了。觀看的人像一堵牆似的,都想買下煮來吃,只有韋丹覺得它很可憐。問了問價,要二千大錢。那時天氣很寒冷,他身上的衣服沒有可脫的,於是就用自己所騎的驢子與漁翁交換,然後把黿放回水中,自己步行回去了。

當時,有位胡盧先生,不知從哪裡來的,行為舉止十分古怪。他佔卜問事像神仙一樣靈驗,韋丹便去請問命運。韋丹一去,胡盧先生忙的倒穿著鞋子到門邊來迎接他。十分高興地對韋丹說:「我一心盼你來,已等了你好多天了,怎麼這麼晚才來啊!」韋丹說:「這次來就是拜見先生。」胡盧先生說:「我的朋友元長史,一說起你就讚不絕口,托我求見你,現在我們就一起去吧!」韋丹暗自考慮了很久,說:「先生,你是不是弄錯了,我只是來請你佔卜一下前途。」胡先生說:「你的前途我怎麼能知道呢?元君是我的師父,你應該自己去仔細問他!」於是拄著枴杖與韋丹一起到了通利坊。

穿過一些安靜幽雅的小巷,到了一小門前,輕輕叩門,有人應聲開門,立即請他們進去。走了十多步,又有一道木板門,又走十幾步,才看見大門。門庭規格十分宏大壯麗,很像公候的府第。有幾個丫環,都非常美貌華麗,連忙出來迎接賓客,進去一看,裡面擺設新穎華貴,異香滿室。一會兒,一位老人,眉毛鬍子都是白的,身高七尺,穿的裘皮衣服,繫著皮帶,由兩個僕人扶著走出來。老人自稱元浚之,先向韋丹下拜。韋丹十分驚異,連忙上前還禮下拜,並說:「我是個貧窮沒地位的讀書人,想不到老人家這樣抬舉看重我,實在不明白是怎麼回事。」老人說:「我這老頭子眼看著就要死去的生命,是你賜還給老夫的啊!先生雖然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但我這個受恩惠的人卻常常想以自己的生命來報答你啊!」韋丹才猛然明白,這位老人就是那只大黿,但始終沒有明白地說出來。

老人於是安排珍饈美味款待他,玩了一整天,韋丹準備回去。老人從懷中舉出一卷文字交給他,說:「知道你想問自己的命運,所以我就到天上有關衙門去,把你一生的官和遭遇抄了一份,就算是對你的一點報答吧!當官不當官都是你自己的命,只是貴在自己事先能知道罷了。」老人又對胡盧先生說:「希望你借給我五十貫錢,給韋君買個坐騎,讓他早點西去,就是我的願望了。」韋丹一再拜謝,告辭而去。第二天,胡盧先生送了五十貫錢給他,用來解決旅途中經費問題。那卷文書清清楚楚地說,明年考試能高中。又說某年做某官,共作十七任官,年月日都寫得很清楚,最後將升任江西觀察使,直到御史大夫。末後三年,大廳前皂莢樹開花時,將有變遷,往北返家鄉。以後就沒有說了。

韋丹非常珍惜地保存著這卷文書。以後中進士,做官,完全如文書所說,一點不差。洪州府大廳前有一株皂莢樹,是棵古樹,傳說這棵樹如果開花,這裡的主人就有憂傷事。唐憲宗元和八年,韋丹在洪州做官。一天早上,皂莢樹突然開花了。韋丹立即辭官回鄉,途中去世。他的兒子韋宙官至尚書僕射同平章事(即宰相),韋岫官至福建觀察使。

開初,韋丹遇見元長史時,心中覺得很奇怪,後來又去他的住處尋找,就找不著了。韋丹去問胡盧先生,胡說:「他是神龍,變化無常,你怎麼找得到呢?」韋丹說:「既是如此,為什麼又會在中橋遭難呢?」胡盧先生說:「災難困厄,普通人和聖賢,神龍和小蟲蟲誰都免不了,這又有什麼奇怪呢?」

宇宙中有個理:一個人無論做了什麼事都會有報應,做好事得福報,做壞事遭惡報。韋丹出於憐憫之心,用驢子換回快要死去的黿放生了,結果得到了那麼大的福報。

(事據《太上感應篇》)

責任編輯:李雲飛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