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課」老師修煉法輪功(圖)

2015-03-10 11:14 作者: 佚名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5年03月10日訊】我於八九年參加教育工作,畢業前,經歷了那次「六四」學潮,但對於這場學潮的來龍去脈知之甚少,只知道天安門廣場死了很多的學生。以至在後來的政治課教學中,一直按著中共所編的謊言教材告訴學生:「六四」是一場「反革命暴亂」……

一九九八年,我在東北一所比較有名的師範大學函授學習,有一個教國際關係的老師,在課堂上給我們講了有關「六四」的來龍去脈,當時我為之一震,內心很佩服這名老師,敢於在課堂上說真話,也為自己那麼多年一直按著謊言教學而感到慚愧。

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場空前的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電視、報紙等一系列媒體都是一邊倒的誣陷法輪功。而我當時剛剛修煉法輪功三個月。雖然只有三個月,但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纏繞我多年的風濕性坐骨神經痛、胃病神奇般的好了,並且從此以後我知道怎麼去做人了,那就是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因此無論中共的媒體怎麼一言堂的造謠抹黑,我不再相信。我用自己的思維理性的去判斷:法輪功沒有錯!「真、善、忍」沒有錯!

真誠道歉贏得學生尊重

在理性的判斷後,我義無反顧地選擇繼續修煉法輪功,並在工作中嚴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作為教師身教重於言教,在課堂上我改變過去以氣勢壓人,居高臨下的工作作風。重新擺放與學生的關係,把學生放在與自己平等的地位,對待學生善言善語,寬容對待那些調皮搗蛋的學生,因此學生們很接受我。

記得一次課後,一名學生問我:「老師!你說法輪功怎麼樣?」我反問他:「你覺得呢?真善忍不好嗎?」那個學生說:「老師,如果你煉的話,我就認為法輪功好!」

記得零八年有一個班級,學生不管上誰的課就是愛說話,尤其我這個政治課,他們更不放在眼裡。有一天上課時,我一時把握不住自己連吵帶嚷的把他們訓斥了一頓,導致課堂上氣氛很緊張。課後冷靜下來後,想想自己沒做到「真、善、忍」,於是下一節政治課,我首先向學生檢討自己,向同學們表示道歉,全班同學給我鼓掌,有的學生說,從上學到現在還沒遇到像你這樣的老師。這件事過後,這個班的學生很尊重我,因此在以後的教學中涉及法輪功的真相他們接受的很快。

課堂講述「天安門自焚」的真相

在這場迫害中,由於受中共的宣傳影響,學生對法輪功的誤解很深,而且高中政治教材把「天安門自焚」的騙局編入其中,毒害無辜的學生。教師的職責是教書育人,那麼到底育什麼樣的人?難道還像以前那樣按謊言教學,培養一批批不明是非善惡的人嗎?我想到了那名大學教師能夠把「六四」真相告訴他的學生,而我作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更有責任把法輪功真相告訴給我的學生。

「天安門自焚」騙局對中國人的影響毒害很深,我就要揭露它。自焚按常理應該是屬於突發事件,我曾經歷過一次突發事件,某年五月的一天做晚飯時,我所居住的單元四樓煤氣管道著火了(實際上是主人使用不當導致煤氣灶著火),這家的女主人在陽台上喊:「煤氣管道著火了!煤氣管道著火了!」我聽到後大腦的第一個反映就是電影中的鏡頭:樓爆炸了!於是我拽著我們家那倆口人就往樓下跑。當跑到外面時,看到我們這個單元的人個個是狼狽不堪:有沒穿鞋的;有只穿著內衣內褲的;還有的手上點點滴的……這就是突發事件的現場——「亂」!而天安門自焚現場,誰先點火誰後點火、警察手裡拿著滅火毯等著喊口號、攝像鏡頭遠距離的、近距離的、高空的、地面的等等,這一切井然有序,除非事先安排好的,答案不言而喻。

當我把自己所經歷的這場突發事件講給學生時,課堂上爆發了一陣陣笑聲,笑聲過後,我們再分析「天安門自焚」的漏洞,最後得出是中共自導自演的一齣戲。然後我告訴學生,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佛家修煉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而中共卻殘酷地迫害法輪功學員,有的被勞教;有的被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甚至被活摘器官。學生明白迫害真相後,義憤填膺,有的學生立即站起來說:「老師我們能為你們做什麼?」學生的良知被喚醒了。老師什麼都不需要,要的就是你的這份良知。有的學生主動要傳單、小冊子、神韻光碟看,並且要大法護身符帶在身上。

學生學會「忍」

學生們在瞭解法輪功真相後,對我非常信任,有什麼解不開的心結就向我訴說。零八年,有一個班級的班主任教育學生的方法就是罵,因此學生很反感他。一名男生內心對他產生了仇恨,想要報復班主任,課堂上把他的苦衷、想法向我訴說。我及時的對他進行心理疏導:我平時告訴你們按「真、善、忍」做人,就得做到忍,容忍、寬容班主任的不足,站在他的角度考慮問題,退一步海闊天空,你看看後果怎麼樣?經過這次談心之後,這個學生和班主任的矛盾緩解了,再上我課時,他高高興興,並且自己主動要求退出少先隊、共青團,這個班的學生後來也都紛紛選擇退出團、隊。

二零一一年九月一天,我正走在校園,我曾教過的一個男生跑過來,給我講了他的一段經歷:老師,你知道嗎?前段時間我退學了,到哈爾濱去打工了。有一天,老闆娘開始罵我,罵得很難聽,我沒吱聲,她連罵了我一個星期,我都不吱聲,就忍著。後來老闆娘奇怪了,就問我:「我天天罵你,你都不吱聲,也不生氣,像你這個年齡的人怎麼能做到?」我告訴她:第一,你的年齡與我媽差不多,從長輩的角度我應該尊重你。第二,最重要的是,我的老師教育我要按「真善忍」做人,我必須做到忍。老闆娘聽了之後,立即把我的工資翻了一番。

這個學生對我說:「老師,通過這件事我知道在社會上怎麼做人了,但我感覺自己的知識還很欠缺,所以就回學校念高三了,準備考大學。」我聽了之後,深深為這個學生感到高興。其實他最初是非常反對法輪功的,思想比較偏激,同學都開玩笑說他是精神病,我不厭其煩的找他談了很多次,告訴他做人的道理,最後他接受了真相。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明慧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