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思維,美國最糟糕媽媽是怎麼回事?(圖)


不同文化的背景,教育孩子的方式不一様,一直是東西方父母長久以來的爭議處。教養方法也各有其優缺點。美國恰有一個例子,可提供中國父母不同層面的觀點思考,來幫助教導孩子,在成長中,更能面對社會挑戰。

家住紐約市的莉諾·斯科納茲(Lenore Skenazy)是兩個孩子的母親,自從報紙專欄報導了她讓9歲的小兒子獨自乘坐地鐵的事情之後,「美國最差媽媽」的綽號就落在了她的頭上。

她承受了嚴厲的譴責,甚至面臨著因危害兒童罪而受到逮捕的威脅,但這一切反而令她的信念更加堅定,她期望能通過自己的努力,鼓勵焦慮的家長們放手,給孩子更多自由,讓孩子們有機會建立自信心和適應力,從而更有效地應對生活中的諸多挑戰。

為此,她出版了一本書,名為《放養孩子》。此外她還拍攝了名為《世界上最糟糕的媽媽》的13集系列片。在這個節目裡,斯科納茲試圖通過干預將受到過度保護的「花骨朵」們從父母手中解放出來,指導他們安全地完成一系列一度被父母嚴格禁止的活動,向那些總是憂心忡忡的父母們顯示,他們的孩子有多棒,以及他們的孩子對自己的成就有多麼感到自豪。

「直升機父母」這個詞常形容的是那些每分每秒都懸在孩子頭頂,督促他們在學業和音樂上不斷進步的父母,但其實這個詞的適用範圍遠遠不止於此。斯科納茲系列片的第一集中介紹的、10歲男孩山姆的母親就是典型的「直升機父母」。她對自己的兒子過分愛護,以至於不允許他騎自行車(「她怕我會跌倒受傷」),不許他自己用餐刀切碎盤中肉食(「媽媽認為我肯定會切到手指頭」),更不許參加滑冰之類「粗野的運動」。壓力山大且倍受挫折的山姆懇求道:「我想要的,不過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而已。」

斯科納茲女士在一次採訪中說:「被道聽途說的傳聞洗腦之後,人們普遍存在這麼一種憂慮:只要沒有緊緊盯著自己孩子的一舉一動,就是將孩子置於險境。」現如今對犯罪行為的廣泛宣傳,也大大誇大了讓兒童獨立行動和玩耍時可能遇到的危險。

然而,美國波士頓學院(Boston College)指出:「實際上,陌生人拐騙或猥褻兒童的案發率非常低,親戚或家庭友人作案的機率反而更大。而且,統計數據並未顯示兒童面臨的危險增加,實情是此類事件是呈下降趨勢的。」

專家們表示,與我小時候,也就是20世紀40年代和50年代相比,今天由陌生人實施的針對兒童的犯罪非但沒有增加,很可能還顯著減少了。要知道,我們那時候是自己步行上學,還在戶外跟朋友玩耍,旁邊都沒有成年人的監管。「世界不是完美的——從來就不是,但過去我們一直相信孩子們自己能行,相信他們可以從中學會隨機應變,」斯科納茲女士說。「而如今的這些焦慮的父母傳達給子女們的信息卻是:‘我愛你,但我不信任你。我不相信你像我一樣能幹。’」

格雷博士在接受採訪時說,「如果孩子們從沒有機會面對日常風險,那麼,當真正的危險降臨時,他們越不可能有能力應對。」

舉例為證:在過去五年內,他所在學院的輔導辦公室接到的緊急求助電話翻了一番,「基本上都是為了一些以往孩子們可以獨立解決的問題」,比如被室友起了個難聽的昵稱或是在房間裡發現一隻老鼠等等。「學生們只準備好了如何搞定學業上的困難,卻並沒有準備好要如何應對日常生活,因為他們一直沒什麼機會去處理那些尋常的問題,」格雷博士說。「社會科學家的資料顯示,在過去的60年裡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現在孩子們每天在戶外玩耍的時間還不到他們父母當初的一半,」他說。

幾十年前,孩子們自創遊戲,並從這一過程中習得重要的生活技能。格雷博士說:「在臨時組織的比賽中,孩子們自己制定規則並相互協商,最後確定下來讓每個人都滿意的最公平的玩法。由此他們的創造力得到了開發,也學會了揣度和體諒其他玩家的心理,而不是任由成年人給他們定下規矩並大包大攬地解決所有問題。」

格雷博士認為,今天兒童抑鬱症和焦慮症會飆升至20世紀50年代的五到八倍,與兒童自由玩耍時間的減少有關。他說:「如今的年輕人對生活的掌控力較弱,相反,他們更容易覺得自己不過是客觀環境下的犧牲品,這當然會產生焦慮和抑鬱情緒。」

由於成年人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來監管,就限制孩子們能在戶外玩耍的時間,這對他們的身體也會造成影響。與以前相比,如今的孩子們待在室內的時間大大增加,從某種程度上導致了兒童肥胖和2型糖尿病的多發。很多小學甚至把課間休息也取消了,他們認為與其休息,還不如抓緊這些時間把資料和數字塞進孩子們的腦袋裡。

格雷博士說:「童年本就應該自由玩耍,這段時光不是用來打造漂亮的大學入學簡歷的。」

正如斯科納茲女士所說的那樣:「如果家長真的認為自己的子女每分每秒都離不開照管,那麼孩子們就不能自己走路去上學或是在公園玩耍,更不能在星期六早上起床後騎上自行車出門去探索新天地。」

探索生活頻道篩查了約2000個家庭,從中找到了13個深受焦慮困擾卻願意嘗試接受干預的家庭。「要說服父母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斯科納茲說。「有些人一開始根本不想見到我。但當他們對孩子成就的自豪感沖淡了恐懼,每個人都欣喜若狂,變得又輕鬆又快樂。」

斯科納茲與每個家庭都共處了四天,每一天都給他們提出不同的挑戰課題。山姆學會了用鋒利的餐刀將乳酪和西紅柿切片,然後給父母做三明治。他還學會了騎兩輪腳踏車。

「我無法保證我可以解除他們所有的憂慮,我只是給了他們一點信心,讓他們放鬆對孩子們的束縛而已,」斯科納茲說。「孩子們需要根基和翅膀。如果說父母給了他們根基,那麼,就讓我來給他們翅膀吧。」

責任編輯:華瑾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