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潤好:「人大」的可憐可悲可惡

2015-04-11 09:56 作者: 梁潤好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5年04月11日訊】尸位素餐,人大活得可憐「運城這多年,變化很明顯。東部崛新城,高樓聳雲端。跨湖飛大橋,馬路直又寬。綠樹排成行,花紅映人面……。」這不是發表在文藝報刊的詩歌,而是一個人大常委會的工作報告。真是中共多貪官,官場多怪事。二月六日,山西省運城市鹽湖區召開「人代會」,人大常委會主任李治,第二次採用五言詩的格式作工作報告,全文每句都是五個字,押韻流暢,文采飛揚。在去年鹽湖區的「兩會」上,他首創「五言詩報告」,引發種種議論。

按照《憲法》規定,各級人大常委會是各地的最高權力機關,行使立法權、決定權和監督權,肩負著監督本級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工作的重大使命。人大主任報告過去一年的工作,應當嚴肅認真,以充分的數據和事實,反映實際情況,指出存在問題,提出整改意見。用浪漫色彩的詩歌作報告,簡直是風馬牛不相及。本文開頭引用的一段,是李主任反映政府抓城市建設工作的情況,純粹極其誇張讚美。再看李主任匯報落實代表議案的工作:「建議近百條,督促按時辦。涉法涉訴事,不曾落一件。信訪忙接待,轉辦線不亂。」李主任這一報告無非是告訴人們,人大的「大人」們什麼都沒干,只是揮霍著人民群眾的血汗錢混日子。
 
中共傳聲筒,人大可悲
 
中共官員轉任人大確實可悲。在「社會主義新中國」裡,共產黨專制獨裁,壟斷一切,各級人大是中共顯擺民主法治的空頭機構,形象地說就是中共豢養的傳聲筒。各級人大常委會的主任、副主任以及中層幹部,都是各級黨委、政府領導轉任過來的,或者是下級黨委、政府的官員提拔上來的。那些黨委、政府領導們快退休了,就轉到人大去輕鬆快活幾年。或者是他們出了「問題」,但得到上級的庇護,就大事化小地轉過人大繼續享受榮華富貴。再有就是上面後臺退休或倒臺了,失去了支撐,被「流放」到人大當有名無實的閑職。這樣的人大幹部,他們過去就是貪官佞臣,為所欲為,甚至比現任黨委、政府的領導更貪、更黑,指望他們去監督政府,無異是與虎謀皮、緣木求魚。
 
現實中,各級人大都存在著不想監督、不敢監督、不能監督的「三不」現象。人大不想監督政府,你好我好大家好,甭管老百姓好不好;不敢監督政府,誰說真話誰倒霉,輕則撤銷職務,重則以反貪名義幹掉你;不能監督政府,哪個人大常委會敢跟政府過不去,就是反對黨的絕對領導,這是政治立場問題,整個常委會都要改組「換血」。也許是看破紅塵心灰意冷,山西的李治主任用詩歌作報告,明目張膽地玩世不恭、玩忽職守。
 
甘做中共幫凶,人大可惡
 
人大碌碌無為也就算了,可惡的是這個《憲法》規定的「最高權力機關」,為中共的殘暴統治吶喊助威、助桀為虐,由國家的監督機構變成中共的一丘之貉。例如去年六月,中共在「一國兩制」問題上開倒車,公然宣稱「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激起香港人民極大抗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密切配合中共行動,在八月底全票通過「對在香港當地選舉產生的行政長官人選,中央人民政府具有任命和不任命的最終決定權」的所謂「決定」,赤裸裸地支持中共蠶食香港,破壞「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莊嚴制度,使香港爆發激烈的「佔中」運動,令「東方之珠」失色。在內地,中共肆無忌憚地欺壓弱勢的新疆、西藏人民,動輒開槍殺戮。面對疆、藏人民的反抗,全國人大常委會在二○一一年十月通過了《關於加強反恐怖工作有關問題的決定》,幫助中共鎮壓人民。更可悲的是,受苦受難的新疆、西藏人,想離開大陸這片「苦海」都不行,被中共逼得走投無路。例如今年一月十八日晚,三名新疆維吾爾族人試圖從廣西憑祥市偷渡越南,其中兩人被警方擊斃;二月一日,八名維吾爾族人試圖在新疆邊境峽谷出逃,六人被武警擊斃,兩人遭打傷。事後中共指他們「非法越境逃往國外,參加‘聖戰組織’訓練」。
 
各級人大都是各級黨委政府的幫凶,大陸處處官逼民反,社會動盪不安。被征地拆遷的農民暴力對抗,下崗工人上訪圍攻,無業之人搶劫謀生,受逼害者報復殺人。只要看看多少富貴之人(包括高官家屬)移民國外,對中國社會的實況大家就一清二楚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