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不等於無神論

2015-05-30 15:05 作者: 文月生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科學≠無神論

在物理學中有一種常用的分析方法叫「光譜分析」。在這當中有一樣東西叫做:光譜,這是人類目前科技手段所能掌握的各類光線(或稱電磁波)的彙集。但在這個光譜當中,人類肉眼可以看見的可見光的光譜範圍非常渺小,約佔總光譜的2∼3%左右。對其它光譜範圍的探索只是通過儀器將其轉變成可見光之後才進行分析的。而且在這個已知的光譜外肯定存在著還沒有被人類儀器探測到的未知光譜。

這樣一來,人類對整個客觀世界的研究與認識就變得極為有限。人類對生命與物質的認識其實都侷限在那極為窄小的可見光範圍之內,那麼茫茫宇宙在其它的光譜範圍中其物質的存在形式是什麼樣的呢?那裡的一切通過儀器反映到人類這邊只是一堆不同波長與頻率的光譜,那麼在那個光譜原本存在的那個地方,物質與生命的存在形式是什麼樣的?人類的科技根本無法認識,那裡有沒有像神一樣的生命形式存在呢?

因而科學根本證明不了無神論,而人類歷史上的耶穌、釋迦牟尼和許多大德高僧都留下了無數讓現代科學都理解不了的神跡,那麼我們站在人類科學當中那個統計學的立場來看,就能的出這樣的結論:神存在的可能性遠遠的超過了無神論。

對進化論的質疑

以前在上中學時,有一門生物課裡面有專門教授進化論的章節。它那裡面是這樣講的:地球上原本連微生物、有機物也沒有,在汪洋大海中歷經浩瀚年華,各種無機物整合成各種有機物,然後形成氨基酸、接著就是蛋白質,再往下就形成微生物——細胞,此時進化論中的地球上有了原始生命。這些細胞在無數歲月中演化成千姿百態的種類繁多的海洋生物,後來地殼運動使海洋生存環境變得惡劣,部分海洋脊椎生物就上來陸地成了有脊椎和四肢的爬行動物,爬上樹上成了猿或猴子,從樹上下來就成了猿人,然後進化成人了。

現在我們就來看看這個進化論。

首先看看海洋中的進化。從海洋微生物進化到海洋脊椎動物,這之中物種跨越變化之大不可思議,打個比喻,就好像讓一隻蚊子進化成銀河系那樣。然而在如此巨大的跨越當中找不到任何中間物種存在,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按照進化論的觀點,進化就是生物在漫長歲月中面對自然界的各種變化,自然淘汰,適者生存,用進廢退,最後就成了今天這個樣子。那麼有一些進化中途會被淘汰,有一些進化到這一步就停下來,有一些到那一步就停下來,有一些則一直進化下去到今天這個樣子。那麼到了今天來看,在跨越巨大的物種之間必須有一連串的進化之中的中間物種的存在,才能證實進化論的正確。可是在今天的世上,根本就沒有這樣的中間物種存在,這就是對進化論的第一個質疑:理論的本身前後自相矛盾,不能自圓其說。

接著我們來看看陸地上的進化。從海洋脊椎動物到爬行動物到猴子到現在的人,中間同樣沒有足夠的中間物種的存在,在進化論中竟多次出現相同的漏洞,太不可理喻了吧。

我們再看看進化論所描述的整個進化過程。當地球海洋出現細菌、細胞之類的微生物時,種類數量之龐雜是無以計數的。按照進化論的說法:這些原始生物在無邊漫長的歲月裡不斷的進化,進化到形成人類這種地球上單一獨特的生命。但是在數量種類龐雜得無以計算的海洋微生物中絕對不止一種微生物完成了整個進化過程,應該有相當數量種類的微生物完成了整個進化過程,那麼到今天進化所形成的達到人這種水平的生命絕不止只有目前人類這一種,而應該是有相當數量的與人同等水平的其他生命種類的存在。今天的地球是這樣的嗎?進化論解釋這個問題時,整個理論的成立與否都受到質疑。

隨著人類科技手段的進步,高倍數的電子顯微鏡誕生了,生物學在此基礎邁進了分子生物學的領域,站在新的平台上對生命的微觀領域進行探索。分子生物學的研究報告顯示,構成生命的細胞遠非過去所認識的那麼簡單,一個普通細胞裡面的機制、本身的生命活動就像地球上一個中等規範的城市一樣,有各行各業的分工,有專司各類管理職能的部門,還有自身的神經控制中樞,整個細胞是一個極其龐大的由各種系統整合起來的,能進行有序運作的這麼一個結構。看到這些,一些分子生物學家已經公開聲稱:他們根本就不相信細胞是在自然界中由無機物在「自然狀態」中一步步進化過來的,因為這樣的龐大複雜而又有序運作的系統絕不可能是自然選擇的結果,而只能是由某種事先已經設計好了的同樣有序的一個過程才能形成的。試想:浩瀚海洋裡那些無機物隨機碰撞摩擦,就能撞出具備著龐大複雜而又有序運作的系統,構成生命最基本的單元——細胞,這可能嗎?根本就不可能!進化論其實連構成生命的基本單元——細胞都進化不出來,進化出個人或者其他生物來,那根本就是連門都沒有的事!

既然這樣,地球上的生命從何而來?人從何而來?我們如何面對這個永恆的命題?

我們去看看人類的另外一個領域,宗教的領域。人類歷史上在不同時期相距遙遠的地理位置上分別產生了幾大宗教,歷經千百年至今屹立不倒,信徒中不乏人類歷史上劃時代的科學巨匠。這些宗教都產生於信息無法互通的古代,它們都不約而同的提到了相同的人類與生命的起源——神造了人與生命,假如這是編出來的,在那個信息無法溝通的年代,彼此都一下子編出相同的東西,這是不可能的。那麼這些宗教為什麼會不約而同的講——神造了人與生命?人與生命的起源莫非就是神的創造?這些宗教能夠歷經千百年屹立不倒,其教義之中必然有一些永恆不滅的真理在內,否則它早在歷史進程中被淘汰了。那麼這些宗教之中的那些不滅的真理是否也包括了不同宗教不約而同都講到的人與生命的起源——神造了人與生命?

朋友啊,人與生命絕不是進化而來,那麼人與生命是不是來源於神的創造?

一個科學本身無法解釋的實驗

許多人不相信人有輪迴,有元神(也有稱之為靈魂的),認為那些都是宗教中虛無縹緲的說教,進而不相信神的存在。那麼今天在這裡向大家推薦一個科學實驗。

在上世紀70年代左右,歐洲英國的一些研究人類生命現象的科學家做了這樣一個實驗:在醫院裡在瀕臨死亡的病人床下裝上精密的質量測量儀器(等於將病人連人帶床一塊測量),檢測病人在死亡前後的質量變化。實驗結果很快出來了,所以參加檢測的病人在死亡的瞬間其身體質量都突然減少了,減少了幾克至幾十克之間。為什麼?仔細觀察沒有發現有任何東西跌落。科學家們立即搬來各種先進探測儀器重新再做這樣的實驗,而這一次發現所有病人在死亡時都有一種物理學上稱為伽瑪射線的物質從身體內出來,出來的時候可以從人體的任意部位出來,也沒有固定的形式。科學家們想用儀器將這些射線罩住以便進一步研究,但沒能成功,這是一種穿透性極強的伽瑪射線。最後這些射線飛到了哪裡也無法知道。

實驗結果公布後引起轟動。科學界至今無法對這個實驗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釋。伽瑪射線是宇宙中普遍存在的一種射線。實驗證明每一個人在去世時都有幾克至幾十克不等的伽瑪射線離體而出,每一個人在離世都有一份宇宙物質離體而去,是每一個人都有!這可是千真萬確的科學家們做的科學實驗。當時許多宗教首領堅持認為那就是人類元神(或稱靈魂)存在的證據。

試想:我們每個人身體內都蘊含的這份物質是不是也來源於宇宙之中,當人去世時,這份宇宙物質離體而去,去了哪裡?會不會在某個時間中進入了另一個新生生命的體內,與其承載一生,最後又再一次離體而去,又進入下一個輪迴。現實社會中不是偶爾也出現幾個小孩突然想起前生的記憶,還有許多人通過催眠回憶起許多前生前世的記憶,這些生命中沒有經歷過的記憶從哪裡來的呢?一定有一樣東西承載著這些記憶進入了人身體,進入了人的思想,那會是什麼呢?會不會就是我們每個人都有的在生命最後時刻離體而去的伽瑪射線,那份每個人都有的宇宙物質?

科學與無神論

在人類幾千年的歷史中,科學是在近兩百的歷史中才迅猛的發展起來。在這兩百年以前的幾千年來,人類的科技水平並沒有明顯的突然的跳躍式發展,而這兩百年來的科學發展突然脫離了幾千年的發展勢態,已從未有過的速度和形式發展到今天這一步。這像不像一輛原本平穩前進的列車,突然脫離原有的軌道向另外方向加速前進,顯得莫名其妙。科學界中好像沒有哪位科學家能停下來,跳出科學去看科學,去探討這個奇怪現象的原因是什麼。也許常人中的知識不一定解答得了這個問題呢。

對未知領域的探索和認識形成了科學的發展。科學的發展就是站在已知領域中對未知領域進行探索和認識,其所能探索和認識到的未知領域必定是未知領域當中比較接近人類所掌握的已知領域的那一部分,而遠離已知領域的那些未知領域,人的科學根本就連探索都做不到。那麼這部分的未知領域有多大,比人所認識的已知領域大出無數億萬倍,比人所認為的宇宙的範圍還要大。因此我們客觀的看待科學本身,它只能對在它現有的層次中所認識的已知領域中的事物和規律作出一個符合它觀念的結論,例如:在某個特定的已知範圍內存在哪些目前已經掌握的事物,事物之間有何種已經認識的規律,而且這樣的已知結論在科學本身的發展中還不斷的被修正、更新甚至推翻。

我們再用同樣客觀的態度看待科學尚無法觸及的那個未知領域,這個領域的範圍有多大?沒人能解答得了。它超出了人所說的客觀世界的這個概念的範圍。那麼在這樣一個無限大的領域中,存在什麼不存在什麼,科學根本就離得太遠,根本就不能作出任何結論。在這個未知領域中有沒有神一樣的生命存在?有沒有向像宗教中所講的天國或極樂世界這樣的物質存在形式?對這些問題科學肯定不了,同樣否定不了。到了這裡,「無神論」還成立嗎?沒有任何探索及認識,什麼樣的理論都成立不了,包括「無神論」。

現在我們看看這個「無神論」。「無神論」能成立嗎?肯定不能。因為那廣闊無邊的未知領域對於真正的科學家而言任何可能性都是存在的。即使在已知領域中隨著科學進展原有的認識不斷修正甚至推翻,常常發現新的原本沒有發現的事物。因此,在已知領域的更高深(或更微觀)境界中是否存在神那樣的生命與物質形式仍是科學解答不了的問題,在這裡科學同樣無法肯定和否定神的存在,「無神論」即便在科學已掌握的領域中依然是不能成立的。

您現在覺得「無神論」還科學嗎?其實科學根本不應該出現「無神論」這樣的結論,很不科學。但回過頭來看,科學就是在不斷的發現與改正當中完成歷史上的一切,未來的科學也許會在一個全新的基點往一個全新的方向發展下去。

神與神跡

當年文明伊始,耶穌、老子、釋迦牟尼等佛道神下到人間,建立了歷史上的正統宗教,為人類的歷史奠定修煉文化,並在這個過程中留下了許許多多的神跡,歷史上都有相應的文字記錄流傳下來。現在世人聲稱「眼見為實」,那麼前人親眼所見記錄下來的這些神跡,不也是曾經的「眼見為實」嗎?這些千百年前就記載下來的「眼見為實」,你們今天還相信嗎?

如果久遠歲月的封塵一時蒙住心底的純真,讓您一時未能升起對神的信念,不要緊。歷史上歷代高僧大道都留下不少神跡,其中有一些神跡一直到今天仍在演繹之中。我們一起去被稱為西域佛國的西藏看看吧。

藏傳佛教(或稱密宗)在千百年的流傳中已經深深的扎根於西藏這裡的土地和人民。藏傳佛教的那些修煉圓滿的喇嘛要走了,怎麼走呢?舉行一個特定的宗教儀式,在千萬信徒的矚目下,那位功行圓滿的喇嘛整個人化作一道紅光,飛天而去。眾目睽睽之下,整個人沒有了,化作一道紅光飛上天去了。朋友,這是不是神跡?千百雙眼睛注視下的神跡算不算眼見為實?科學又將如何面對之?對於常人來講那個能化作紅光飛走的喇嘛就已經是神啦,只不過在人類空間場中的表現形式是一個喇嘛(當然在其他法門中會是另外的人間形式),當他修煉圓滿了,展現出神的那一面時,立即就飛走了。因為這裡是人間,神不能以神的真實面目出現在這裡。

這不就是神存在的證明嗎?現代科學當然解釋不了,但也不足為奇,因為神本來就是遠遠超出常人這一層次的,用常人的認識或理論當然無法解釋。現在我們回過頭去想一想,耶穌、老子、釋迦牟尼等佛道神下世建立宗教時,他們留下的神跡要比今天我們看到更加宏偉壯觀,更加不可思議,更加莊嚴神聖,其中一部分神跡被人記錄下來載入史冊。而且釋迦牟尼佛還講過在他前面還有原始佛的存在,他還有師父呢,那麼大家想一想,釋迦牟尼佛的師父前面會不會也有師父,師父的師父前面呢?他們無疑是宇宙中境界極其高的大神,這些大神們的神通如果展現出來又會是什麼樣的呢?宗教中傳說的上帝造人,女媧造人,會不會就是這些大神們的神跡呢?

我們再來看看這些正統宗教。這些宗教在千百年來都起到了維護人類道德的作用,這一點毋庸置疑,真正的信徒都是修心養德之人,對社會道德起到了良好的穩定作用。另一方面,這些宗教內都有一套系統的能使人修煉升華達到圓滿的修煉機制,能使人通過修煉成為神那樣的生命,在這些所有的修煉當中都有一條極其嚴格的戒律:不得撒謊。一旦撒謊修行就會受損,如果撒的是欺世大謊,則打入地獄永不超生。所有正統宗教在這方面的要求都是嚴格一致的。大家想一想,這樣的宗教他自己會去對世人撒彌天大謊嗎?你讓他干他都不干!那等於讓他自己往地獄中跳,他當然不干,誰也不干啊!宗教如果走的不正走的不直,他能歷盡滄桑魔難走到今天這一步嗎?根本就不可能!他還能在千百年後的修煉者修成圓滿,整個化作紅光飛天而去嗎?根本就不可能!像這樣歷盡千百年歲月磨礪依然屹立不倒,一心只為度人向善的非政治非盈利的人間組織,他會向世人撒謊嗎?而且撒的還是欺世的彌天大謊?

那麼,這些正統宗教中不約而同所講的神造人,不就是真實的嗎?神造了人,不正是這個星球上最偉大的神跡嗎?

現代科學對人類的危害

現代科學對人類的危害,這等問題的討論已經相當廣泛了,也發表了很多文章,討論的焦點主要集中在環境污染、人體健康損害、引發惡劣氣候等方面,都是把目光投向外在的物質領域進行一些反思和討論。

那麼我們今天把目光收回來,把已經習慣於審視外界與別人的目光收回來,審視我們自己,審視這個科學對人的心靈所造成的危害。

一百多年以來,人類的這個科學突飛猛進,其科學發展的方向就是:不斷的向物質領域研究或探索形成所謂的知識。一直發展到今天,在這個科學的帶動下人類生活完全被各種物質所包圍。人類社會原本是信神的,在漫長的歷史當中一直都堅守著對神的信仰與追求。而這個科學帶動整個人類不斷的往物質領域發展,物質的一切成了人首要的選擇,人類被科學遠遠的帶離了自己的精神家園。隨著時間的過去,人越來越遠離自己心底對神充滿信仰與追求的那份純真,到了今天已經有許多人完全不再相信神的存在。這個現代科學截斷了人類特別是東土眾生對神的信仰與追求。

人的良知與道德來源於哪裡?就是來源於人對神的信仰與追求,和人心中對宇宙星辰、天地運行的敬畏與崇拜。當人不再信仰神時,人就失去了道德之源,就逐漸失去了人應有的道德。人,可以這樣嗎?大家想一想,地球上一個身軀長著一個腦袋和四肢的物種多了去了,唯獨人能稱為萬物之靈,為什麼?人與那些物種的區別除了外形和行為上的,在思想和精神的領域有沒有區別?有!肯定有!!區別在什麼地方?為什麼會有這些區別?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只有一個:因為人有著人才會有的,也是必須要有的道德!!這是人之所以為人的根本所在,這是承載著人以使人站立在天地之間的根本所在,這是人在任何時候都不能放棄的,在任何時候都必須堅守與維護的根本。人如果不能守護這個做人的根本,或者已經失去了這個做人的根本,那是多麼可悲啊!

儘管現代科學中許多科學精英都是宗教徒,都是有信仰的人,然而它還是使相當大的人群失去了對神的信仰與追求,從而毀掉了人的道德。這就是科學對人類最大的危害:毀掉人類的道德,毀掉人之所以能做人的根本。這個近百年來突然加速發展的科學,人類耗費了無數精力千辛萬苦的推動發展的科學,到頭來卻毀掉人類之所以是人的根本所在——人的道德,這是人類最大的悲哀!

我相信,未來的科學一定會站在一個全新的基點往一個全新的方向不斷髮展,給人類帶來完全不同的全新的狀態。

人的正念

人類各種各樣的認識的形成方式主要有三大類:科學、宗教、歲月中形成的觀念或經驗。

科學這種方式是站在物質表面去研究物質,給人改善物質生活條件,不斷積累對客觀物質世界的認識。而宗教的認識方式則立足於人的心靈,指導著人在不斷純潔自己的過程中,不斷的去除心靈的負荷,漸漸的在那個不斷的持續純潔的心靈裡逐漸展現出客觀物質世界在超越常人的各種不同境界中的展現。觀念或經驗則是人的感官或情感在歲月中的積累,最後形成一些相對固定的認識。

這裡,我們要探討的問題是:人為什麼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去形成各種不同的認識?是什麼東西使人具備了不同的認識能力?答案與客觀物質世界沒有關係。答案就在人自己那裡:人的那顆心。人的一切認識,不論科學、宗教、觀念或經驗、情感最後都落在人的這顆心上,全由人的「心」去承載;而讓人具備能夠去認識的能力——外界通過感覺系統在「心」中引起的感受、由此而產生的認知、分析、判斷、推理、比較、選擇等思考活動的過程,最後形成一定的知識或觀念或經驗或情感等等。這些過程無一不是來源於我們的那顆心,而這些過程所形成的結果——記憶、認識、觀念等無一不是儲存於這顆心靈。是這顆心使人具備了不同的認識能力,具備了不同的認識方式。其實是「心」本身在感受這個世界,在形成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在這個過程中積累著觀念與情感。一切都是這個「心」在做,在承受做的結果。

大腦是人體的一個器官,心就是用大腦進行感受、思考、記憶,形成認識或觀念,還有情感處理,指揮人進行各種活動。中國的古人講:我思故我在。講的極有道理,人的這顆心就是人的自己。是不是這樣呢?大家想一想,人活在世上的一切追求和選擇,不就是人的這顆心在追求和選擇嗎?人在人世上的一切感受,不也是這顆心在感受嗎?那麼,這顆心不就是人自己嗎?不就是人真正的生命嗎?有人會問,你說的這個心依附在哪裡呢。每個人身上都有的那份宇宙物質,這裡說的那個心就包含在那份宇宙物質之中,人真正的生命就包含在那份宇宙物質之中,在漫長歲月中經歷無數輪迴不斷積累沉澱的人那真正的生命,就在那份宇宙物質之中,也就是人的這顆心。

我們守護、珍惜自己的心,就是在愛護自己的生命;我們淨化、升華自己的心,就是在淨化、升華自己的生命。

我們作為人來講:什麼是最珍貴的?是人的道德嗎?不,不是的!人的道德是非常珍貴,但還有一樣東西比人的道德更為珍貴,那就是道德的源泉——對神的信仰!這才是人作為人最珍貴的東西,這就是人的正念!!

作為人來講,永遠必須堅守這正念,永遠不能動搖這正念。人之所以能做人就是因為人具備著人的道德,而這正念就是道德的源泉,是道德得以依存的保障。這正念有多強,這道德就能升華到多高。人自能明辨是非善惡,自能從善如流,自能擇善而行。同時,這份正念也是幸福人生的根本保障。

人因正念而道德,因道德而為人,而站立於天地之間。那麼,人在任何時候就都必須守衛這份正念,堅定這份正念,使正念如山川大地般屹然不動,人還必須不斷的純潔淨化這份正念,才能使這正念不被變異,不含雜質。正念越是純淨,正念的力量就越強,人的道德越高。當人的這正念純淨到沒有一絲一毫的私心雜質時,那這正念所發出的光芒將照進生命中每一個細胞裡面的每一個角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