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時代穿越墓地的奇遇(圖)

2015-10-06 15:05 作者: 雪蓮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神仙生活在另外一個空間(網路圖片)

事情發生在六十多年前的中國大陸,那時我在縣城中學讀初中。我家住在鄉下,距縣城約二十公里。

每逢星期六下午,上過兩節課後,回家過星期日。我當時十三歲,全村只有我自己在縣城讀書,獨自步行回家。村北兩公里處,有一片墓地,數百座墳頭,松柏籠罩,陰森可怖,這是我回家的必經之路。周圍村莊對這塊墓地流傳著許多鬼怪傳說,天黑以後,不結個伴誰都不敢經過這裡。

第一次回家,那是夏末秋初,路兩旁遍地是莊稼,太陽剛剛落下時,我便走近墓地。路無行人,只聽到松柏林中傳來「啊,啊」的烏鴉叫聲。我覺得頭髮都豎立起來了,渾身泛起雞皮疙瘩。聽見後邊好像有腳步聲,回頭一看沒人,看前面到處黑糊糊的,好像都是人,我不敢走了。

忽然,路邊火光一閃,一位老爺爺走過來,手裡提著一尺長的旱煙桿,背著一捆青草,他瓮聲瓮氣的說:「你是村南薛家二小吧,咱是一個村的,我每天來這裡割青草,咱爺倆一塊走。」我高興極了,趕緊說:「老爺爺,我在前邊領路,你緊跟著我。」不過五分鐘,便穿過了墓地,心不再撲通了,周圍也顯得明快一些。

老爺爺說:「走過幾次夜路就不害怕了,什麼也沒有。我夏天在這裡割草,冬天在這裡拾糞,你再路過時,如果害怕,就喊老爺爺,我馬上過來和你一塊走。」我恭恭敬敬的向老爺爺鞠了一躬:「謝謝老爺爺!」就這樣,初中三年,每次回家都有老爺爺陪伴,年幼的我並沒有多想什麼,家中父母忙碌著幹活,顧不得問我,我也沒向別人說過。

一九五六年,我初中畢業,被保送到五十公里外的鄰縣讀高中,每月回家一次,那時不通汽車,只能步行。第一個月回家,一天步行五十公里,累得夠嗆,走到村北墓地時就天黑了。我慢慢的走著,累得很,想走快也辦不到。突然,前面影影綽綽的出現一個身穿白衣的陌生女人,我有點心慌,不敢走了。只聽後面一個熟悉的聲音:「爺爺來了!我等你多時了。」

我大喜過望,拉著老爺爺的手說:「前面好像有個人?」老爺爺說:「哪有人,心裏別瞎想!相由心生,你越害怕有人,前面就好像有個人。」走到村頭分手時,老爺爺說:「我要到一個遙遠的地方去,不知什麼時候回來,我把這個旱煙桿送給你,以後帶著它走夜路,就像我陪你一樣,誰也不敢嚇唬你。」

回到家中,父親見到旱煙桿,一下驚呆了。他顫顫抖抖的說:「孩子,說實話,這旱煙桿哪來的?」我一五一十的說清了老爺爺陪我回家的事情。父母聽後放聲嚎啕大哭,淚流滿面。父親抽泣著對我說:「孩子,這旱煙桿是你爺爺的,陪你走夜路的是你親爺爺呀!你爺爺二十多歲離家出走,不知到哪裡求仙學道去了,幾十年杳無音訊,原來他修成神仙了,不哭,不哭,我們高興才是!你再回家時,我到墓地去接你。我們有神仙老人保佑,任何東西都不怕!」

後來,讀了一些有關描寫神的書,知道了神仙生活在另外一個空間,我們世人看不見他們,當他們演化為人身來到世間時,能看到他們,卻認不出他們本來的真實身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