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請不要將中國再次帶入歧途

2015-10-23 17:12 作者: 山月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5年10月23日訊】想知道20世紀人類文明曾遭遇怎樣的斷裂嗎?想知道在前蘇聯、在前東歐、在前中國、在朝鮮、在柬埔寨,在馬克思主義傳播下的「東半球」,曾遭遇怎樣的浩劫嗎?你只要回頭翻看那段共運史,你就會被「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帶給東半球空前絕後的人禍災難所震懾、驚愕、悲號——上億數的生靈竟在半個多世紀的鎮壓、流放、勞役、迫害、殺戮、飢荒中墜入十八層地獄!

10月10日至11日,北京大學主辦了首屆「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並宣布以後將每兩年一次舉辦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還要在北大校園修建世界首座「馬克思樓」,並編撰馬克思全集。隨後《光明日報》發出了「最強音」:《「馬克思主義的聲音穿透歷史,向未來宣告」》,單看標題,就嚇得我半天說不出一句話:難道我們有健忘症嗎?才過去不久的20世紀,正是馬克思主義「穿透」人類文明,致歐亞大陸近一個世紀遭遇「共產」的無情踐踏,造成曠古未有的人道災難。21世紀的今天,倘若它又一次「穿透歷史,向未來宣告」,這怎麼不令早已改革開放的中國人毛骨悚然。

果真「馬克思主義」曾導致曠古未有的人道災難?近段時間,我恰好對馬克思、恩格斯發起的共產國際和對蘇共列寧、斯大林的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感興趣,也在回顧毛澤東的「運動治國」。結果,我被「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所驚駭:20世紀的人類文明正是被這一「幽靈」纏身,結果,以前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接二連三製造出人類史上最駭人聽聞的「紅色恐怖」,這架殘忍的絞肉機曾在歐亞大陸殘殺並餓死上億數的人。

馬恩在《共產黨宣言》中說:「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為此「整個社會日益分裂為兩大敵對的陣營,分裂為兩大相互直接對立的階級: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而資產階級「首先生產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無產階級)。資產階級的滅亡和無產階級的勝利是同樣不可避免的。」「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

「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人道災難正是起源「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這一思想,馬克思主義的第一信徒列寧,就憑藉「暴力」建成了世界上號稱第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的蘇維埃政權,即布爾什維克黨的「紅色恐怖」政權。

列寧在「無產階級專政」理論中曾說,「(無產階級)專政是直接憑藉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拘束的政權」 (《列寧選集》第3卷第623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1918年列寧為了鞏固新生政權,發布了《關於紅色恐怖的決議》,規定「必須將階級敵人(包括不同政見者)送往集中營,防止他們對蘇維埃共和國的侵害;必須將所有與白衛組織、陰謀和叛亂有關的人予以槍決」。為此,列寧成立了全俄肅反委員會(簡稱契卡),1918年9月5日,頒布了《關於紅色恐怖的法令》,為了執行「用非常手段同一切反革命分子作鬥爭」的指示,列寧授權契卡有權不經任何法律手續,隨時都可以開槍鎮壓蘇維埃政權的所有「敵人」。自此,列寧將濫捕濫殺完全合法化,使蘇俄在鎮壓反革命運動中進入紅色恐怖時代。此後,隨著緊接而來的劇烈動盪的國內形勢和白衛軍的全面進攻,紅色恐怖達到了頂峰,到1922年,這架絞肉機殘殺了數百萬平民。

列寧曾用恩格斯的暴力學說聲言:「革命無疑是天下最權威的東西,革命就是一部分人用槍桿、刺刀、大炮,即用非常權威的手段強迫另一部分人接受自己的意志,獲得勝利的政黨迫於必要,不得不憑藉它的武器對反動派造成的恐懼,來維持自己的統治。」

正是憑藉「槍桿、刺刀、大炮」,列寧不僅在「紅色恐怖」中殘殺平民,還在「戰時共產主義運動」中,發動武裝力量「強征餘糧運動」,導致蘇維埃糧食危局。1920年,蘇俄在大面積飢荒中爆發了一場斑疹傷寒流行病,奪去了300萬人的生命。1921年,蘇俄又爆發了一場波及17個省的大飢荒,據1986年出版的《蘇聯農民史》稱:大飢荒共造成了100萬人死亡;又據俄國作家別爾嘉耶夫所著《哲學船事件》一書的「代序」中記述:「1921年災荒的規模是空前的,當時官方公布的受災數字是3300萬人。按照蘇聯史家波裡亞科夫的統計,‘1921年遭受飢荒的人數不低於全國人口的20%,超過全部農業人口的25%’」。

據俄羅斯科學院俄國史研究所研究員季馬.費奧多羅維奇在2008年撰文稱:因為飢餓和疾病死去了500多萬人。蘇聯學者達尼洛夫在《集體化前夕的蘇聯農民》一文中證實,蘇聯在這場大飢荒中的死難者「有520萬人」。疾病、飢荒還迫使約100萬人逃離蘇俄。

但面對大飢荒中死難的數百萬人,列寧仍發動武裝力量「強征餘糧運動」,因而造成蘇維埃巨大的人道災難。

列寧的導師,著名俄國馬克思主義思想家普列漢諾夫(1856——1918)通過十月政變,看清了列寧為了奪取政權可以不擇手段的真面目,於是,在他臨終前口授了一份《政治遺囑》。在《遺囑》中說:列寧「為了達到既定目標什麼都幹得出來,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結盟」。

列寧死後,忠誠的馬克思主義者斯大林接過紅色政權,他又進一步發揚和光大列寧的紅色恐怖政策,他號召「徹底消滅」剝削階級的殘餘、富農、人民公敵、蛻化變質分子、兩面派、間諜、恐怖份子,單在1937至1938年,這個號稱蘇聯的大恐怖時期,130萬人被判刑,68萬多人被槍決。他還對黨政軍及中央和地方幹部進行全面清洗,中央委員的64%和蘇共17大代表的56%被消滅。

不僅如此,斯大林還一手製造了幾次大飢荒,1929至1932年,斯大林發動了一場集體農莊運動,在他與農民的「戰爭」中,有「歐洲糧倉」之稱的烏克蘭,就有700萬至1000萬人被餓死。而全蘇餓死的人,有學者推算:烏克蘭的人口歷來佔蘇聯人口的五分之一至六分之一,也就是30年代大約3000多萬人,如把蘇聯其他地區罹難的人數減少1000萬,另外的14個加盟共和國最少死亡人口在2000萬,加上烏克蘭的1000萬,最保守計算,在1932年至1933年的集體農莊運動中,蘇聯餓死的人數就達3000萬以上。觸目驚心呀!信仰馬列主義的斯大林竟致蘇聯呈現出一幅哀鴻遍野、人獸相食的慘烈景象。

但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50年代後,我們也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步蘇聯國家「紅色恐怖」之後塵,又導致空前絕後的國家悲劇。自中共建政三大運動後,共和國人禍災難不斷。農業合作化讓農民獲得的土地、農具、牲口又被公有;「三反」「五反」及「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運動」,文明、巧妙地消滅了私有制;反右運動將敢說話的知識份子全部流放、閉嘴;大躍進、人民公社導致數千萬人餓死;十年文革,更是一場國家的自殘、人民空前的浩劫。

在慘烈的蘇中人禍災難的同時,東歐的匈牙利、羅瑪利亞、波蘭、東德、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等信仰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國家,都不同程度的發生了血腥的大屠殺、大鎮壓。在東南亞的社會主義國家朝鮮,柬埔寨的紅色高棉,也都發動了大清洗運動。

最令人不堪回首的是柬埔寨紅色高棉,其凶殘、暴虐不亞於德國法西斯。

紅色高棉領導人波爾布特,曾公費留學法國並在法國建立了共產主義小組,回到國內,又加入共產黨,他懷抱著要將柬埔寨建成「貧農天堂」的「美意」,幻想在奪取政權後,跳過所有社會「過渡階段」,「在柬埔寨一舉建成共產主義」。他信奉「毛式社會主義」,曾兩次到中國取經,60年代,在「文化大革命」即將發動的前幾個月,波布爾特造訪中國,他得到陳伯達、張春橋的指點,對指導柬埔寨革命獲益非淺。

1975年,喬森潘在北京與周恩來總理會見時表示:「柬埔寨將先於世界上任何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實現共產主義,因為我們不會在過渡階段浪費任何時間。」

為此,紅色高棉以《共產黨宣言》為藍本,提出新柬埔寨的設想:要在十到十五年內實現國家現代化;撤空城市,在農村建立高級合作社,在農田裡建設社會主義;取消貨幣和市場,禁止私人擁有財產;實行按需分配和全民供給制;男女老少集體勞動,在公共食堂就餐;取消家庭……,總之未來的新柬埔寨,是一個共產主義的大家庭。

紅色高棉主要領導人之一農謝還強調:對以上政策,只要有反對者和不滿者將一律清除掉,不要把他們留在新社會。

據胡賁、黃章晉在《審判紅色高棉》一文中記述:奪取了政權又以風捲殘雲之勢改造柬埔寨的波爾布特,當他造訪中國,在中南海拜見到他所崇敬的革命導師毛澤東時,激動地說:「我們今天能在這裡會見偉大領袖毛主席,感到非常愉快!」

導師毛澤東則大加讚賞波爾布特而又有老師不如學生之自責:「我們贊成你們啊!你們很多經驗比我們好。中國沒有資格批評你們,50年犯了10次路線錯誤,有些是全國性的,有些是局部的。你們基本上是正確的。」又說:「我們現在正是列寧所說的沒有資本家的資產階級國家,這個國家是為了保護資產階級法權。工資不相等,在平等口號的掩護下實行不平等的制度。以後50年,或者100年,還有兩條路線鬥爭,一萬年還有兩路線鬥爭。到共產主義的時候,也有兩條路線鬥爭。不然就不是馬克思主義者!」

毛澤東找到了世界上最好的聽眾,波爾布特對毛的讚賞、自責和告誡心領神會。不僅如此,毛澤東還親自贈送波爾布特30本印成大字的馬、恩、列、斯著作,更應波爾布特請求,讓張春橋組織班子為紅色高棉制定了一部《民主柬埔寨憲法》。

從中國滿載而歸回到柬埔寨的波爾布特,又以雷霆萬鈞之勢推行毛想實施而未能成功實施的社會改造,此時波爾布特底氣十足地宣稱:新柬埔寨「組織勝過了列寧,超過了毛澤東」——中國是「五年計畫」,柬埔寨就是「四年計畫」;中國是「大躍進」,柬埔寨就是「超大躍進」;中國對美好未來的許願是許多年後,而柬埔寨直接從明年開始:「到1977年,人們每星期可以吃兩個水果;到1978年,將是每兩天一個水果;到1979年,大家每天都可以吃到水果……」

在波爾布特眼中,除了中國這個老師,蘇共、越共等早就被視為修正主義。不過,很快柬共這個學生也看不起中國這個老師了:中國現在還有工資,還在用錢,還在家裡吃飯,還有自由戀愛,還有夫妻生活,還可以養雞——這些舊社會的象徵在柬埔寨統統被消滅了。

「毛主席說‘文革’以後要搞好多次,而且中國的‘文革’現在已經停下來了,我們是天天都在搞文革。」

紅色高棉的「文革」是將柬埔寨人分成「舊人」和「新人」。「舊人」是柬共攻佔金邊前已在佔領區的人口,主要是農民;「新人」則是高棉共和國的軍政人員、知識份子、僧侶、技術工人、商人等城市居民。「新人」中,凡是前政府,軍隊的人員要統統處死、凡有西方留學經歷的要統統處死、凡是會說法語、識字的、戴眼鏡的要統統處死……。除此之外的「新人」就被流放到農村、山區的集體農莊,被「舊人」監督和管制,進行超強度體力勞動。兩三年下來,勞累、飢餓和隨意殺人致死的「新人」不計其數。

1975年4月,柬埔寨共產黨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後,成立了「柬埔寨民主共和國」,在短短的3年中,柬共就通過強遷、殺戮、迫害、勞役等殘暴的手段致柬埔寨非正常死亡人口近200萬人(致死人數有從100萬至300萬的估計數,在此取的中間數),當時柬埔寨人口在700萬至800萬之間,其致死人數佔到總人口約四分之一。

1976年年底,波爾布特又憂心忡忡地說:「黨的軀體已經生病了」,隨即又將鬥爭的矛頭轉向黨內。在柬共臭名昭著的S21政治犯集中營,每天都有數以百計的共產主義戰士被抓進去,其中還包括黨內高層領導人,如外務部副部長胡寧、信息部部長沃維等,總計約2萬人被抓進去,此後僅有6人活著走出來。

波爾布特在執政僅3年多的時間裏,就接連發動了4次大清洗,其在黨內瘋狂地自虐自殘令人瞠目,1978年對東部大區地方幹部和軍隊系統的大清洗,半年內就處決了10萬人。

波爾布特在瘋狂殺戮自己的人的同時,還進行了種族大屠殺:2萬名越南裔被全部滅絕;43萬華裔致死21.5萬人;1萬寮國裔致死4000人;2萬泰裔致死8000人;25萬伊斯蘭教徒致死9萬人,這些數字都超出高棉人死亡的相應比例。

《審判紅色高棉》一文中說:「在紅色高棉統治期間,到底有多少柬埔寨人非正常死亡,並沒有一個得到公認的數據,一般估計從100萬人到300萬人不等。耶魯大學的柬埔寨大屠殺研究項目的估計數據是120至170萬,大赦國際的估計是140萬,波爾布特自己承認的非正常死亡數是80萬,而他的副手喬森潘則承認有約100萬人死於非命。」

此文指出:無論哪個數據,對這個戰前僅僅擁有700萬人口的小國來說都是驚人的。這可能也是人類有史以來在沒有戰爭和大規模疫病的情況下,人口非正常死亡率的最高記錄。即使是二戰中的蘇聯,平民的非正常死亡率也無法與之相比。

正是波爾布特這種極度瘋狂和暴虐,導致物極必反,它自己的生命也一瞬即逝,「柬埔寨民主共和國」僅僅存活了3年零8個月。

1917年11月,當第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的蘇維埃政權,像「幽靈」一樣出現在世界時,人類就開始被分裂成東西兩半球。西半球繼續沿工業文明的演進,從資本主義初級階段向資本主義中級階段發展;東半球則被馬克思主義的「烏托邦」臆想、暴力革命的信徒引向紅色恐怖的「蘇維埃」,上演出一幕又一幕以斷裂人類文明與毀滅生命為代價的「烏托邦」悲劇。

列寧是馬克思主義的忠誠信徒,斯大林是列寧主義的忠誠信徒,毛澤東則全盤照搬列寧、斯大林的理論和模式,拉科西、金日成、波爾布特們都堅信《共產黨宣言》中聲言的:共產主義「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於是,東半球各國的「無產階級」成了「這個社會的掘墓人」,一切從「舊社會」過來的有產階級、有識階級(知識份子);一切不相信「烏托邦」的、不讚同「無產階級專政」的「階級敵人」,都被「專政」、被殺戮、被送進地獄之門。

馬克思主義來到這個世界,就是要斷裂不斷進化的人類歷史進程嗎?毀滅一切人類文明的成果嗎??殘殺人類智者的生命嗎???閱讀了大量文獻資料,跋涉過20世紀的艱難歷程後,我終於頓悟:正是馬克思主義發起的「共產主義運動」,導致歐亞大陸恐怖的赤色風暴,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羅馬尼亞、南斯拉夫、烏克蘭、立陶宛、東德、白俄羅斯、保加利亞、中國、蒙古、朝鮮、越南、柬埔寨……都被席捲進去,從而致上億人在「紅色恐怖」中,在瘋狂的集體農莊、大躍進、人民公社中失去了寳貴的生命。

今天,我們還敢相信馬克思主義嗎?

在近一個世紀前,共產國際正是藉助北大新文化運動的強勁勢頭,將馬克思主義引入中國,北大成為第一個傳播馬克思主義的發源地。自此,「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中國大陸肆虐……其億萬生靈塗炭的人禍災難,不堪回首。

北大,你作為中國最古老的大學之一,又是當今中國文化薈萃的殿堂,應該有做人最起碼的良心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