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少奇慘死真相 劉源:全家感激胡耀邦(圖)

2015-11-26 05:06 作者: 楊天資

手機版 简体 1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胡耀邦之女滿妹著《思念依然無盡——回憶父親胡耀邦》一書(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5年11月26日訊】(看中國記者楊天資綜合報導)被稱為中共體制內的異類領導人胡耀邦100週年的誕辰被習近平當局高調推出,隨後海內外網際網路出現諸多有關胡耀邦生平軼事。由北京出版社出版的胡耀邦之女滿妹著《思念依然無盡——回憶父親胡耀邦》一書,最近又被關注。此書中一段關於中共前國家主席劉少奇在文化大革命期間遭遇非人的折磨,胡耀邦將其平反,被劉少奇的子女感激涕零的往事,再入眼帘。

劉源:我們全家感激胡耀邦平反劉少奇

據此書描述:1978年12月,劉少奇的子女聯名寫信給中央,要求釋放王光美。1979年1月上旬,王光美從秦城監獄被放出。1月下旬的一天,王光美在兒子劉源、女兒劉婷的陪同下,來到富強胡同6號,看望時任中共中央秘書長的胡耀邦,要求對劉少奇一案重新審查,做出結論。

胡耀邦說:「劉少奇的案子是黨的歷史上最大的冤案,這個案子是一定要平的……。」

回家後,被關了12年之久的王光美大哭一場。事後劉源對胡耀邦之女滿妹說:「那天從你家出來,我們全家人都很振奮。我們非常感激耀邦叔叔,他是最早對我們說這個話的人……」

1979年3月,中共中央決定結束對王光美的審查。1980年2月23日至29日,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一致通過了《關於為劉少奇平反的決議》。5月17日,中共中央為劉少奇舉行了萬人追悼大會。

劉少奇之死:全身沒有一條好血管

中共自它出現以來,內部的政治鬥爭殘酷而無人性,《九評共產黨》一書論述說,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暴力和謊言的歷史,中共的最高領導人大都沒有好下場。

此前,海外中文媒體轉載顧保孜著的《中共高層人物命運沉浮:中南海人物春秋》裡有關劉少奇慘死過程的部分內容。

文章記述,在此之前,劉少奇被開了許多次批鬥會。1967年8月5日,批鬥劉少奇的大會在他家的院內舉行。幾個彪形大漢把劉少奇、王光美架進會場,他們一會兒強按下劉少奇的頭,把他的手扭到背後,強迫他做出卑躬屈膝的樣子,還讓他做噴氣式;一會兒又揪著劉少奇稀疏的白髮,強迫他抬頭拍照;最後,他們把劉、王押到會場一角,硬把他們按下去向兩幅巨型漫畫上的紅衛兵鞠躬。

劉少奇已被打得鼻青眼腫,他的鞋也被踩掉,只穿著襪子!王光美不顧一切,掙脫造反派的手,扑向劉少奇,劉少奇也不顧拳打腳踢,與王光美的手緊緊握住。文中說,這是他們最後的握手。

1967年8月7日,劉少奇給毛澤東寫信,抗議給他扣上反黨的帽子,書面提出辭去現任職務,並告訴毛他已失去自由。

信送上去了,可劉少奇的腰也伸不直了,右腿也被打傷了,走路一拐一拐的,妻子和孩子們與他在同一個院子裡,卻不能相見,更不能相互照顧。十幾天後,這種在同一個院子裡的待遇也沒有了,9月13日,劉少奇的孩子們被趕出了中南海,王光美也被捕入獄,劉少奇則被強迫抽去腰帶,被「嚴加看守」起來。

1968年7月,劉少奇突然發起高燒,醫生過來用常用藥敷衍一下就走了。第二天,他的病轉成肺炎,引起多種併發症,隨時有死亡的危險。上面得知後,立即派醫護人員來搶救,防止劉少奇死掉,當時的中共中央辦公廳負責人對醫護人員說:「現在快要開劉少奇的會了,不能讓他死了,要讓他活著看到被開除出黨,給九大留活靶子。」

為維持劉少奇的生命,醫生提出實行監護,住院治療,被看守人員拒絕;醫生請求撕掉臥室內掛滿的標語口號,使病人少受精神刺激,也被拒絕。劉少奇雖然沒癱瘓,也只能躺在床上無力起身,沒人給他換洗衣服,沒有扶他起床大小便,由於不活動,他的雙腿肌肉逐漸萎縮;他的胳膊和臀部由於打針被扎爛了,護土記錄日記上寫著:全身沒有一條好血管。

殘忍的折磨,使劉少奇植物神經紊亂,他不能正常下嚥食物,只好靠鼻飼維持快枯竭的生命,疾病和窒息的難忍,常使他緊緊攥著拳頭,或伸開十指亂抓、亂撕,一旦抓住東西就死死不放,醫護人員實在不忍目睹他難受的情景,就把兩個硬塑料瓶讓他捏在手裡,不久,這兩個塑料瓶被攥成了兩個「小胡蘆」……

文章說,對劉少奇來說,活著已是一種折磨的懲罰,但他還是要堅持活下去,但是,他萬萬沒想到,他等來的卻是晴天霹靂,卻是轟然雷擊。這就是本文開頭的一幕,他被中共中央十二中全會定為「叛徒、內奸、工賊」,被「永遠開除出黨」,而且是在他70歲生日,即1968年11月24日這一天通知他的(十二中全會閉幕日期是10月31日)。

劉少奇得知這個消息後,立即氣憤得渾身顫抖,大汗淋漓,呼吸急促,「哇哇」地大口嘔吐起來,長期積鬱在心頭的氣憤和非人折磨留給他的疾病,一起爆發出來,他的血壓陡然升高到260/130毫米汞柱,體溫達40℃。但他一聲不吭,攥緊雙拳,那雙乾澀的、快要裂開的眼睛,噴射著怒火,心已成灰。

從此,劉少奇沉默了,他一句話也不說,哪怕是治病和生活用語也一句不說,他用無言表示堅決的抗議。

1969年11月10日晚,劉少奇再度發高燒;試體溫表,5個小時後才取出,體溫為39.7℃,雖不能確診是否肺炎,但按肺炎治療,不准送醫院搶救。到11日深夜,劉少奇嘴唇發紫,兩眼瞳光反應消失,體溫體溫 40.1℃。但直到第二天早晨6點40分才發出病危通知,五分鐘後,即1969年11月12日6時45分,劉少奇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1969年11月15日深夜12點,六七個人把頭部面部全都用白布裹得嚴嚴實實的劉少奇拖到一輛吉普車上,開向開封市東郊的火化場。車廂裝不下他的身軀,兩隻腳露在車廂外……

火化場已得到通知,將要火化一個烈性傳染病患者,工作人員忙著噴灑消毒劑。20多個軍人在火化場外實行戒嚴。吉普車到達後,劉少奇的遺體被匆忙地送進了火化爐。與此同時,他生前在開封的遺物也付之一炬,灰飛煙滅,留下的,只有一張骨灰寄存證:

骨灰編號:一二三

申請寄存人姓名:劉源

現住址:××××部隊

與亡人關係:父子

死亡人姓名:劉衛黃

年齡:七十一

性別:男

職業:無業

死因:病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