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蟲夏草砷污染,西藏生態環境破壞嚴重(圖)

2016-02-29 07:14 作者: 王維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6/02/28/20160228181329120.jpg
無節制的亂開發污染了西藏高原的水體和土壤(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2月29日訊】新近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發布消息,冬蟲夏草中的砷含量為國標規定的4.4倍至9.9倍!西藏高原生態環境的破壞自大規模地挖掘冬蟲夏草始,無節制、掠奪性的礦產資源亂開發中的廢水廢渣污染了西藏高原的水體和土壤,導致那里特產的冬蟲夏草產中砒霜超標,最終摧毀冬蟲夏草這個「軟黃金」。這也許就是佛教中所說的宿命吧。

一、西藏高原生態環境的破壞自大規模地挖掘冬蟲夏草始

對西藏高原生態環境大規模的破壞始於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首先是開發生物資源所引起的大破壞。大批人群湧向西藏高原去挖掘冬蟲夏,當時媒體常用千軍萬馬一詞來形容。後來冬蟲夏草採挖時期,藏區的學校也特意放假,讓學生參加採挖冬蟲夏草的大軍,造成勢不可擋局勢。向挖掘冬蟲夏草的人收繳許可證費,成為當地政府財政的主要來源之一。

在這個意義上來說,當地政府是積極支持冬蟲夏草的大規模挖掘。挖掘冬蟲夏草,破壞了西藏高原草原的密集的根系,引來老鼠的落戶和大量繁殖,挖掘冬蟲夏草的結果是草原退化、草原沙化……

中醫認為,冬蟲夏草是一種滋補的藥材。一七五七年《本草從新》記載「冬蟲夏草甘平保肺,益腎,補精髓,止血化痰,已勞咳,治膈症皆良」。後來被捧為三大補品,與人參、鹿茸齊名。有人把冬蟲夏草稱為「喜馬拉雅的偉哥」。近年來冬蟲夏草被認為是治療癌症的良藥,吞噬癌細胞,抑制癌生長和轉移,改善放化療後的嘔吐噁心、胃口差、頭髮脫落、失眠等症狀。這幾年中國的大城市陷入霧霾之困,冬蟲夏草又成為抵抗霧霾的聖品,這應該不是來自《本草綱目》等古典中醫書籍,而是來自現代人的註釋。1993年馬家軍運動員在德國斯圖加特的田徑世界大賽中打破了5項世界記錄據說因為吃了冬蟲夏草,而不是吃了什麼禁藥。在藏藥中,只有公元15世紀南方學派的創始人索卡年姆尼多吉所著《醫學千萬舍利》記載了冬蟲夏草。

由於投機者的炒作,冬蟲夏草的價格持續增長。據說一克西藏那曲地區的冬蟲夏草的售價曾高達320-380元(最近十年的黃金價格約為每克245元)。因此冬蟲夏草也被稱為「軟黃金」。在這個意義上來說,挖掘冬蟲夏草也是淘金。瘋狂地挖掘冬蟲夏草,是為了實現發財這個中國夢,結果破壞了草原,破壞了西藏高原的生態環境。

在大規模開發生物資源之後,緊接著就是在藏區推廣在中原成功的分田到戶政策,讓牧民像漢人一樣地定居下來。既然挖掘冬蟲夏草是淘金,西藏高原上又有這麼多的礦產資源,特別是金銅礦產,大規模地開發礦產資源便是邏輯的後續步驟。開發礦產資源需要交通、能源等基礎設施的支持,這就又有了交通大開發和水電資源大開發,目前這些大開發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之中。

二、冬蟲夏草及其產品的砷污染

2016年2月4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發布了一則消息,說是通過對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產品的監測檢驗,發現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產品中,砷含量為4.4至9.9mg/kg,而保健食品國家安全標準中砷限量值為1.0mg/kg。冬蟲夏草中的砷含量為規定標準的4.4倍至9.9倍!冬蟲夏草污染物質超標!砷的另一個名稱是砒霜。中國老百姓對砷比較陌生,但是對砒霜並不陌生,砒霜是毒藥。《水滸》中西門慶和潘金蓮就是用砒霜害死了武大郎。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告誡消費者:「長期食用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等產品會造成砷過量攝入,並可能在人體內蓄積,存在較高風險。」換言之,長期食用冬蟲夏草及其產品,如同服用毒藥一樣。臺灣的區永仁醫生指出:若長期吸收受砒霜污染的食物,會導致癌、黑腳病等病症,後果嚴重。

如果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是有公信力的話,其發布的這條消息便是宣判了「軟黃金」冬蟲夏草的死刑,沒有顧客會長期食用受砒霜污染的冬蟲夏草。

三、冬蟲夏草中超標的砷來自生長和加工過程

三十多年來,冬蟲夏草從滋補藥材上升到三大名牌補藥之一,之前的冬蟲夏草並沒有砷含量超標的問題,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也是第一次發布冬蟲夏草及其產品砷污染的消息。再說臺灣、香港長年來也從大陸進口許多冬蟲夏草,那裡的食品藥品檢查比大陸嚴格,也沒有聽說過有冬蟲夏草砷污染的案例。

那麼冬蟲夏草中超標的砷到底來自哪裡?冬蟲夏草中超標的砷只可能來自生長和加工過程,更可能是來自生長過程,來自受污染的土壤。

中國老百姓相信冬蟲夏草是珍貴補品,一個重要的心理因素是,冬蟲夏草來自西藏高原。那裡應該是天藍水淨山白地綠,是仙境。再說中國政府、中國科學院、西藏自治區政府都發表報告說,西藏是中國生態環境保護得最好的地方。那裡應該沒有空氣污染,沒有水污染,沒有土壤污染,是世界上的最後一塊淨土……

四、礦產資源的亂開發摧毀了「軟黃金」冬蟲夏草

西藏高原不僅僅只產冬蟲夏草,西藏高原也是世界上礦產資源最豐富的地區,特殊的地質構造和自然地理環境造就了豐富的礦產資源,西藏高原的很多礦產儲量都是名列前茅,如鉻、銅、水晶、剛玉等等,當然也包括前面談到的砷。「軟黃金」冬蟲夏草吸引人,但是西藏高原的黃金礦產比冬蟲夏草更吸引人。在許多人眼前浮現的只是黃金,只是西藏高原廟宇中佛像和屋頂的金碧輝煌。

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至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西藏黃金礦產開發基本處於停頓狀態。八十年代中,傳來西藏高原存在幾大礦產資源帶(三江成礦帶、雅江成礦帶、班公-怒江成礦帶、岡底斯成礦帶)的消息,西藏高原發現金礦礦床和礦點達幾百餘處、西藏高原有黃金礦的消息傳遍大江南北。

到西藏去淘金髮財,就成了許多人的夢想。1985年10月,西藏自治區工業廳主持召開了全區首屆黃金工作會議。1986年就在冬蟲夏草質量最好的那曲地區首先開辦了安多縣拉日曲、班戈縣卡足、雙湖特別行政區達查三個群採砂金礦點,隨後阿里地區改則縣色當金礦、昌都地區貢覺縣瓦達塘金礦、山南地區浪卡子縣修蘇溝金礦也相繼投入開採。金礦開採成為西藏國民經濟發展的最重要的支柱之一。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西藏絕大部分的黃金礦產開採的地質勘探工作程度很低,採礦沒有正規設計,更沒有工程可行性報告和工程生態環境影響評估報告。用濫採亂挖四個字來描述西藏的黃金生產是最為確切的。整個生產工藝十分簡陋,先用大型機械把草原或者山坡扒掉一層厚厚的皮,然後用大型機械將可能含有黃金的泥沙挖出來,或者用炸藥爆破山體,礦石經機械粉碎,再運送到篩選點,經過水洗,希望找到黃金。根據新華網西藏頻道多吉佔堆策劃與葉輝、張愛林的報導,「由於開採過程中沒有設置沉砂池處理採礦廢水,含有大量泥沙的生產廢水污染了下游水源,影響礦區下游的人畜用水。長期沉澱的泥沙覆蓋了下游草場,造成下游草場面積逐步減少,出現沙化、退化現象。」最讓人生氣的是,採金者留下被開挖過的草場和山坡不做任何的後期處理,也不對被污染的河流和草場做出任何賠償。

對於這種不顧任何後果的金礦開採,當然遭到當地藏族民眾的反對。如西藏安多卓尼縣藏族民眾反映,金礦場每天24小時有50多輛卡車不停地從斯瑪塔魯山區向中國內地運送大量金礦,加上每天都要引爆大量炸藥等,當地生態環境遭受嚴重破壞、河水污染,導致很多牲畜死亡,民眾生病等,正在嚴重威脅人畜的生存處境。同樣的情況在西藏左貢縣、青海同德縣等地也有發生。2013年3月29日,西藏墨竹工卡縣扎西崗鄉斯布村普朗溝澤日山的中國黃金集團華泰龍公司甲瑪礦區發生山體滑坡並引發泥石流,造成83人死亡失蹤,西藏高原大規模的金礦開採才露出冰山的一角。

砷本和金礦、銅礦等礦產是共生的,在金礦或者銅礦開採的過程中,金銅被取走,而砷被殘留下來。砷可能進入污水,然後進入草原的土壤之中,也許隨礦渣留在廢棄地上,隨雨水、雪水或冰川融化水進入土壤,最終進入冬蟲夏草。這就是冬蟲夏草中砷超標的最主要原因。沒有西藏高原的水體和土壤的砷污染,就沒有冬蟲夏草中砷超標的問題。

西藏高原生態環境的破壞自大規模地挖掘冬蟲夏草開始,西藏高原礦產資源亂開發又摧毀冬蟲夏草,無論是軟黃金的挖掘還是真黃金的開採,這種無節制、掠奪性的開發嚴重地破壞了西藏高原生態環境,破壞了人類生存的基礎,踐踏了中華民族的環境權與生存權,這也許就是佛教中所說的宿命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