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人信任!古代兩位神奇的女預言家(圖)


浙東道巡察使李褒聽說婺州有兩個叫婁千寳、呂元芳的女人,身懷異術,能預知人的生死未來。於是,李褒派人去請這兩個女人。


古代女預言家。(網路圖片)

女預言家所言,眾官不信

二位女術士來到後,安排在從事廳休息。從事問她們:「我們長官已經位列朝中八大重臣之一,還能升任什麼更高的官職啊?」呂元芳回答說:「方才見到了李尚書,他還是任先前的浙東道觀察使,恐怕沒有別的官職授予他。」另一位女術士婁千寳,也是這樣說的。這位從事不再問了。

待到二位女術士再次見到李褒時,李褒問:「我以後的命運將會怎樣?「二位女術士說:」會稽山高聳疊翠,湖邊綠柳垂陰。李尚書您有畫船上百艘,可供您遊覽觀賞這大好的山光水色。古人說,人生一世彷彿像塵土和依附在土地上的小草一樣微不足道,談什麼榮華與衰敗?榮華與衰敗都有定數的,我們不敢當面說給你。」

於是,李褒又問他下屬幕僚們的未來歸宿。呂元芳說:「副使崔芻言、正推官李範,這兩個人的才能風度差不多。只能做到皇上的侍從官,最後終止在郡守的職位上。團練判官李服古,從現在起,也只能再醉幾次酒罷了,還談什麼官職呢?觀察判官任轂,只能做個小諫官就再也升不上去了,是穿不上朱服的。支使評事楊損,雖然骨架身體清瘦,但是你這些在坐的幕賓們,論福祿、論壽數,都趕不上他。判官盧纁,雖然現在看來神采奕奕,容光煥發,跟團練判官李服古比較,他還能多擔任一段時間官職。但是,他的壽數卻沒有李判官長。觀察副使崔芻言,和楊損、李範三個人,所任官職的品位等級還是有區別的。」

二位女術士上述預測,在坐的人都不相信。他們沉默不語,只有等待以後事實來驗證。

預測準確,眾人心服

這以後不過五天,團練判官李服古果然死了。真是大醉不過幾場啊!李褒和他的那些幕僚們,看到二位女術士的預測果然開始應驗了,像敬重神靈一樣地敬重她們。

這時,郎中羅紹權到明州赴任,少卿竇弘余到臺州赴任,途經浙東。李褒在招待他們的宴席上,問二位女術士這兩個人的未來如何?婁千寳說:「竇大人一定會再來浙東,重新在望海亭上喝醉酒的。羅大人此行一去。恐怕要到四明山上求仙訪道,不再漫遊塵世了。」

後來,竇少卿辭去臺州郡守的官職,在返回京城的途中,重到浙東李褒這兒作客,真的應了「重醉」一說。羅郎中死在海島上,因此,當時婁千寳說他到四明山求道,是知道他不會活著回來的呀!

李褒不長時間就回到義興,一切都和原來一樣。以後再也沒有被授任其它官職。判官盧纁改任巡官校理,第二年死在宛陵節度使的幕僚任上。他比團練判官李服古多做了一年官,但是他死的時候還很年輕,沒有李服古的壽數長。判官任轂剛剛升任為皇帝身邊的補缺諫官,便辭官不做,回歸故里,過著陶淵明式的隱居生活。這是沒有換上象徵顯貴的朱衣、紫服啊!郎中崔芻言,在吳興郡守的位職上離任;郎中李範在九江郡守的位職上離任。二位都是進士出身,都任過名郡的郡守。這是為官的品位等級差不多啊!

只有尚書楊損,三十年來,兩次任門下省的給事中,兩次任京兆尹,防守華州,任青州節度使,年過六十了,還多次擔任守國衛疆的重要官職。當年浙江道同為幕僚的其他人,不論是福祿,還是壽數,果然都趕不上楊損!上述這一切,真的都應驗了婁千寳、呂元芳二位女術士當年的預測。

官員欲得預言知未來

給事中杜勝在杭州,問婁千寳:「我升任宰相的事怎麼樣?」婁千寳回答說:「如果占卜到的是震卦,卦象是有聲而無形,意思是只聽到傳言而未成為現實。這時,也許是陰險的小人在背後誣陷你。如果讓你去鎮守險要的州郡,你一定會鬱悶成疾的,你可以用祭禱的辦法來消除災禍。」

後來,杜勝升任度支侍郎,確實有青雲直上的希望,就等著皇帝頒發任命他為宰相的詔書了。負責修建的官吏已經派人來到杜府按宰相的規格建造房屋,正準備鋪設宰相車馬通行的黃沙大道時,忽然有位東門驃騎將軍,抓住他的一點小過失上告到皇帝那裡。於是,皇上頒下詔書任命侍郎蔣伸為宰相,改任杜勝為天平刺史,將他調離京城。杜勝大失所望抑鬱不樂地去天平上任,慨嘆地說:「金華的婁術士預測的話果然應驗了啊!」

杜勝想召請婁千寳、呂元芳二位女術士,又自言自語地說:「這二位女術士,行如孤雲野鶴一樣沒有一定的去處,不知道此時她們遊方到哪裡去了?」

過了不多久,杜勝抑鬱成疾,病死在鄆州。

太子少詹事鐘離侑,從前閑居東越時,親眼目睹過婁千寳、呂元芳二位女術士的異術。他每次有請這二位女術士給自己預測一下未來的吉凶福禍,都沒有請得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