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成名就之後,張良去了哪裡?(圖)



張良功成名就之後。不戀高官顯貴,毅然退隱從赤松子學道。(網路圖片)

張良,足智多謀,世人以其為智慧的化身。「運籌策帷幄之中,決勝負之千里之外」,這是漢高祖劉邦對張良的評價。他說服劉邦聯合英布、彭越重用韓信打敗項羽以後,被封為留侯,但他不戀高官顯貴,毅然退隱從赤松子學道。那麼張良究竟是何處從赤松子學道呢?在洞天福地的白雲山留下了他的萍蹤。

張良遊歷山水 忽聞高吭​歌聲

漢高祖劉邦統一天下後,八方群服。於是他重用皇室宗親,力排異姓,殺韓信、誅彭越……朝中功臣一日三驚,坐臥不寧。謀士之首張良深知「狡兔死、走狗烹」之理,辭去朝中要職,經西安、寶雞,翻秦嶺至廣元,蜀中山異水奇,使他嘆為觀止。

張良從綿陽西行至鹿頭山,但見山上山下翠柏蒼松,真是天山盡翠!這日他從綿竹西門再往西行,地勢由緩至陡,路崎道滑,樹深林密。來在一座廟前,廟名「三清觀」(後來的嚴仙觀),見此觀依山環水,觀後群山起伏,煙霞裊裊,頓時喜上眉梢,信口作歌曰:「天蒼蒼兮,水碧碧;地茫茫兮,路窄窄;入仙境兮,煙塵絕……」張良沿著崎嶇小道,經馬尾鋪(後來的馬尾街)沿陡峭山路前行。群山之中山泉叮咚,猴攀寡岩,鳥歇絕崖,山雞草中覓食,翠鳥枝頭鳴曲。千年松,萬年杉,古籐纏身。岩疊岩,山重山,高聳入雲。霧茫茫莽林生煙,雨濛濛苔滑路陡。爬多少險崖荒壁,繞多少山澗急流。正行之間,莽林中歌聲傳出:「我無功名我無煩,朝暮獨行白雲間。恩怨原本無形鎖,又有幾人能悟穿?」歌聲高吭,回震山谷。張良聽聞心中驚詫,便急急匆匆攀籐附葛​望聲而導。

林翁乃恩師黃石公 張良從赤松子學道

林中一位老者,鬚髮皆白,肌膚如玉,面無褶皺,唇紅齒白,目閃童光,布袍長襪,手執一枝松枝細細品嚼,津津有味。張良拱手:「請問老人家,可是你唱歌?」老者點頭稱是。再問老者名諱,老者笑答:「不知前秦後漢,不記春夏秋冬,不與百家爭姓,呼吾山翁即是。」張良懇請指引迷津。山翁回道:「人間有正道,何必問迷津!」良愕然,急跪於地,求拜山翁為師。山翁怒目圓睜:「深山老林野嶺有何益處?」張良渾身冷汗淋淋,心中豁然一亮,長跪不起,復曰:「張良自知滅楚興漢乃天人促成。誰知劉邦統一天下後殺功臣,誅良將,我非怕死之徒,確因官宦道途險惡,不願列三公之位,而願隱白雲深處,千秋不悔!」山翁閉目不答。張良長嘆數聲曰:「師若不允,我也不願生!」說罷叩頭觸地有聲。山翁嘆道:「此子心堅如鐵!」繼而山翁面色驟變,按住胸口驚叫道:「疼死我了!」張良急忙扶住山翁:「請問老人家何藥能治您疾?」山翁聲細音微,手指山頂曰:「前有水晶之溝,摘兩粒冰珠服下即癒。」說畢一身軟癱,倒在地上。

張良揹負山翁,腳踏一觸即動之石,手抓荊條,渾身汗如雨下。腰酸腿麻,突然一腳陷入石縫,用盡平生之力也拔之不動,鞋子如陷膠中。山翁嘆道:「名利皆忘,何惜一隻鞋?」張良突覺背上一輕,抬頭一望,大驚!原來自號山翁的老人就是自己日夜思念的恩師黃石公赤松子。張良連忙納頭再拜。赤松子端立雲中,撫鬚大笑,張良將腳從鞋中抽出,那只鞋與石頭已長在一起,天衣無縫。為了紀念張良從師學道一片真心,後來人們便將此地命名為「一隻鞋」。

張良隨同恩師赤松子來到白雲山頂,結茅為棚,修仙悟道。常與師游鎣林海、九頂雪峰,採雪蓮,摘靈芝,與狼蟲同行。採天地之靈氣,煉長生不老之身……

清代蜀中名士李調元曾讚張良道:「一戰回青海,千秋隱白雲。命懸無量佛,膽落大將軍。名利關頭醒,仙凡洞口分。當年留勝跡,軼事記趣聞。」張良悟道成仙後被稱為「白雲祖師」,白雲山因而得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