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膛目結舌,這些大躍進中的荒唐事(圖)



大躍進當中有不少荒唐事。(網路圖片)

一九五八年上半年,毛澤東提出「大躍進」的想法。根據他的指示制定的第二個五年計畫,裡面有大量不可能的任務和指標。毛澤東曾在八大預備會議上講過這麼一段名言:

「……歷來自詡的地大、物博、人多,你有那麼多的人,你有那麼一塊大地方,資源那麼豐富,又聽說搞了社會主義,據說是有優越性,結果你搞了五六十年還不能超過美國,你像個什麼樣呢?那就要從地球上開除你的球籍!……如果不是這樣,那我們就對不起全世界各民族,我們對人類的貢獻就不大。」

當然,他這話是給別人聽的,他要搞大躍進的真實理由是他想當國際共產主義陣營老大。當老大你就得有錢,要經常「援助」各國共產黨,不然誰聽你的啊?

一九五八年八月,人民公社運動在全國展開,免費醫療,大食堂,政社合一,小生產被消滅,家庭不能擁有鍋碗瓢盆。

大躍進的後果,要到來年才顯現出來。關於大躍進的定性,毛粉們就說大躍進掀起了社會主義建設的新高潮,卻隻字不提大躍進當中的荒唐事。大躍進當中的荒唐事不少,現在我給毛粉們介紹一些:

一、婦女赤膊上陣

此事出現在湖南平江縣東方紅公社東安大隊,幹部們提出:「比政治聽山歌,比幹勁看赤膊」,要求「男人要打(赤膊),女人也要打;媳婦要打,姑娘也要打。」還把它說成是「共產主義新生事物」。年輕媳婦和姑娘們不肯打赤膊,就立即被戴上「破壞共產主義」的帽子,幹部和積極份子一擁而上,強行把她們的上衣扒光。有人說姑娘不應該打赤膊,幹部和積極份子就一擁而上,把此人打翻,讓他跪在地上。從上午跪到天黑,並不許他吃飯。

東安大隊的「經驗」立即得到了平江縣委的肯定,提出「干群鼓足幹勁,男女赤膊上陣!」的口號在全縣推廣。東方紅公社更是充當先鋒,開展了「赤膊上陣」的「共產主義大競賽」和打赤膊「拔白旗,插紅旗」評比活動,不管是晴天下雨,也不管是嚴寒酷暑,東方紅的姑娘媳婦出工都是青一色的打赤膊。

二、給小麥打葡萄糖

為達到所謂高產目標,有人發明瞭給小麥打「葡萄糖」妙招兒。具體的做法就是:在小麥地裡用木棍打好密密麻麻的洞眼,往裡灌人糞尿攪拌好的稀糞湯,說是莊稼會長得快。誰知,沒過幾天麥苗全黃了,原因是小麥根系遭受破壞,難以吸收那麼多的肥料,燒死啦。反倒是,沒「打針」的地塊麥苗像野草似的瘋長。到了收穫季節,打了針的地裡,極少數麥穗隨風搖晃,豐產希望落空了。結果,畝產不是幾萬,而是「幾碗」。

三、摸月經

婦女來例假就不能出工,這是個讓幹部們傷腦筋的問題,婦女說自己來例假影響出勤率,關鍵是不知道真來假來。這一天,平江縣石塔公社三和大隊女社員李月蓮來請假,隊幹部不相信,竟然要求李脫褲子檢查。作為姑娘的李月蓮死活不肯。隊長李玉良走上前來說:「照顧你是積極份子,不脫就不脫,得讓我摸一把。」說著強行把手伸進了李月蓮褲子裡,果然摸出了一手血,李玉良哈哈一笑:「給假三天」。

三和大隊的「摸一把」,使得耍流氓成為「先進經驗」在幹部們中間迅速傳播開了,紅旗公社、擁江公社、紅色公社、東風公社等紛紛傚尤。而且不僅僅是「摸一把」的問題了,而是兩把、三把……甚至摸起來就沒個完。女社員不敢反抗,幹部們樂此不疲。

四、人面畜生

隨著生產的「大躍進」和「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深入發展,人民公社成了純粹的勞動集中營,老百姓沒日沒夜、沒輕沒重地被驅趕著做苦力。這時,中共領導感到那麼多人的名字不好記,於是,用數字編號取代了名字,使人變成了「人面畜生」。

五、農民「大學」

大躍進,教育也不能閑著。中共領導甚至提出:用15年時間實現全民都是大學生。於是,為「普及大學教育」,工廠、公社紛紛辦起了「大學」。河南方城縣城關鎮在幾個月時間內,開辦了一所紅專大學和包括衛生、戲劇、音樂、舞蹈、師範在內的九所專科學校。最典型的就是浙江錢塘江公社的「錢塘江大學」。這個公社從各大隊調集木料、毛竹、稻草,搭起20多間草棚,從小學抽調來幾個教師,每個大隊都推薦一二十名學生,自帶鋪蓋、錢糧,住進草棚,「大學」就開張了。學生學習少,幹活兒多,名為大學,實際上是組建了個免費「光棍」生產隊。

六、按「畝產」來給教授評級

大躍進時期,中共中央文教小組負責人的康生,到處作指示。他在視察北京農業大學時,提出了教授評級的新標準:教授要按所種作物的產量評級。具體就是畝產一千斤的只能當五級教授,兩千斤的四級,三千斤的三級,四千斤的二級,五千斤的一級。

七、中藥煉鋼法

1958年1月北京召開的最高國務會議上,提出15年後超美,要年產4千萬噸鋼。全民大煉鋼鐵發動了,全國農村,城市到處都建煉鋼的小高爐,連中南海裡都有煉鋼的小高爐,毛澤東甚至去親自指導。全國都煉,中醫們自然不能落後啊。於是,中醫們大膽創造用中藥煉鋼,向小高爐內添加槐角、雞胃、龜甲等中藥,中藥竟有煉鋼鐵的功能,能去氧脫硫,調解炭素,真是世界材料學上的巨大發明。

八、深翻土地

大躍進吹牛成風。在八大二次會議上,河南長葛縣委書記吹牛說,他們全縣100多萬畝土地全部深翻了一遍,使糧食產量翻了一番。他們的做法是:先把表層的熟土起開堆放一邊,再把下邊一尺五深的生土挖出來,打碎,參上肥料回填,最後用熟土覆蓋。毛澤東「相信」了,高興地誇獎說「這是一大發明」,而且當即要求各縣照辦。

如果稍微算算,就會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這種翻法每人每天翻不了5㎡。就算長葛縣有20萬農業勞力,其他事不幹,一天也最多只能完成100萬㎡,而100萬畝有66,600萬㎡,全翻一遍就得要666天。

最重要的是,這麼搞,把熟土都翻下面去了,翻上來的生土根本不長莊稼。尤其是河南,這個省主要位於黃河沖積扇上,土壤下面都是沙子。深翻會加重土壤沙化,在成大面積荒蕪。可是,毛澤東要這麼幹,誰敢說穿?毛澤東這麼一肯定,全國就推廣起來了,後來的大規模減產跟老毛絕對有關係。

九、聚家並屯

「聚家並屯」,是大躍進時期「軍事共產主義」組織形式。一個縣就是一個團,公社為營,村為連。拆散家庭,按男勞力、女勞力、老年人和孩子重新組合,分別住在不同連隊,在食堂就餐,分配不同的勞動定額和糧食定量,不到規定時間不能見面。這是在「消滅家庭」、「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口號下的發明。

這一極端做法後來被波爾布特治下的柬埔寨發揚光大,而且波爾布特更進了一步,把「消滅城鄉差別」也結合了進來。具體就是把城裡人統統趕到鄉下。對此,毛澤東非常讚賞柬埔寨的做法,他對波爾布特說:「你們做得比我們好,你們做了我們想做而沒有做到的事情。」

「聚家並屯」實行後,農民被迫從世代居住的村莊和住房中搬出重新洗牌,居住地發生了大遷徙。原來的自然村落變成了「男人村」,「女人村」和「老弱病殘村」。由於老弱病殘不進行「重」體力勞動,因此食物定量也少。實際上,以正常的標準來衡量,「大躍進」期間老年人從事的勞動也是很重的,因此很多老年人在飢餓和勞累中悲慘地死去,死時連親人的面都見不到。

十、總路線公墓

天津市有座規模很大的北倉公墓,1958年建立土葬公墓時,正逢總路線頒布,為了配合形勢宣傳總路線,便將總路線中的「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12個字做了墓區編號,如「鼓」區,「足」區,「干」區等等,然後再在區內用阿拉伯數字作為序號,如「鼓001」,即為「鼓區1號墓」,以此類推,每個墓區可以埋幾百號人。人們只想到給公墓起個「跟上革命形勢」的「好名字」,沒有想到這樣一來就把總路線葬在公墓了。

當然,老百姓對於把總路線葬在公墓並不在乎,但是對自己的親人趕上哪個字卻很在乎,尤其忌諱「爭、多、快、好」幾個字,因為這幾個字與「死」聯繫起來就成了「爭著死」、「死得多」、「死得快」、「死得好」。但是,既然趕上了也沒辦法。大家喜歡的字是「省」,「死得省」也就是「死的少」,多吉利!

十一、消滅家庭

1958年3月22日,毛澤東在成都會議上說:「家庭是原始共產主義後期產生的,將來要消滅……我們許多同志對於這許多問題不敢去想,思想狹窄得很。」毛澤東的指示傳遍全國,各地聞風而動,首先在農村辦起了公共食堂。這就為消滅私有財產,消滅家庭找到了突破口。

北京市馬駒橋公社高古莊分社黨委書記宣布:將分社的5個村混編為3個村,男女分開居住,老人和孩子也集中居住,學生住校。用三天時間搬完。一時間,就像炸了鍋,人心惶惶,各家各戶行動了起來,殺雞宰兔,把傢俱、門窗拆毀作為劈柴賣給了供銷社。社員王瑞把家裡的物件處理完後,把三隻雞都殺了,燉了一鍋,老太太悲催地說:「好好吃頓團圓飯吧,明天就分開了,不知道哪天再見面了。」

湖北當陽縣跑馬鄉召開鄉民大會宣布「我們鄉明天進入共產主義」,還說:「共產主義社會就是財產不分你我,一切按公有制的需要重新分配……」說到這裡,鄉民們一鬨而散,直奔鄉、村的小商店,商店立即被洗劫一空。那些早就窺視別人家物件的人,闖進人家屋裡把東西拿了就走。村前的街上到處都是追雞捉鴨的人,抓到就殺了煮了吃。

更為可笑的是張某1早就想要個孩子,無奈自己無生育能力。於是他首先跑到幼兒園抱了張某2的孩子回了家。張某2就把張某1的老婆騙了來,鎖在房子裡,要讓她見喜給補回來。這事鬧到鄉里,書記說:「其他好說,這共妻的事先慢一步,等我請示了縣裡再說。」

十二、戴肩章

大躍進時期,河南農村還流行佩戴肩章。村幹部紛紛在自己穿的中式對襟棉襖上也縫上了肩章,有的竟然還斜披著類似現在商場促銷員戴的綬帶,看上去不倫不類。在河南農村你經常會見到幾個村幹部手持大棒,穿著戴肩章的黑棉襖,厲聲呵斥幹活的農民和農婦。這時的農民一般都是連頭都不敢抬一下,只是膽戰心驚地一味幹活,否則就是大棒子的招呼。

十三、刨墳劈棺材製造骨肥

搞「大躍進」,就要多打糧食。要多打糧食,就少不了肥料。可在大躍進時,種田所缺的就是肥料。因為刮共產風時,說什麼「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大搞平調,前人謂之「大同」。所以雞鴨宰了,豬沒人餵了,人畜糞少了。怎麼辦?

在湖南汨羅,有人想出了一個使人十分反感的主意刨墳。上山刨墳,劈開棺木取出枯骨,運回社裡辦的肥料加工廠,製造骨肥。有一座墳,據老人說已埋葬了70年之久,挖出來後,屍體仍未腐爛,膚色仍像死時一樣。只好重新掩埋了。

由於天氣炎熱,惡臭難聞,即使戴上雙層口罩,也要使你的五臟六腑翻江倒海。這些死人絕沒有想到,他們死後的屍骨,會被從地下挖出來,製成肥料,而且這一切都以建設社會主義的名義。

十四、給小麥澆狗肉湯

為了提高產量,有人發明瞭煮狗肉湯做肥料。公社專門組織了打狗隊,不管是誰家養的狗,也不管是什麼品種,統統當眾打死,不用開腸破肚,整個扔到大鍋裡煮,當然不能放鹽。狗肉湯撒到田地裡,結成一層硬痂,結果莊稼並沒有因為喝了狗肉湯而增產反而減產了。

十五、破冰下田耕作,吃過年飯浸禾種

違反自然規律,盲目追求產量。為了讓自己的田裡早打出糧食,1958年湘陰縣號召農民吃過年飯浸禾種,結果,因為土地還很冷,播下去的9.42萬公斤的種子全部爛掉了。

十六、麥子樓

啥叫麥子樓?就是將地裡的土一個小山似的大土堆,然後在上面種麥子。當時農業生產有個八字法,其中之一是密植。如科學合理,本無過錯。可密植的作用被瞎指揮者無限擴大了。他們這樣算賬:種下一粒種子收十粒,百粒種子收千粒。以此類推,下上百斤種,便打千斤糧,用上二百斤種,可收雙千斤。如再將平面地變立體,一畝變十畝,產量就是雙萬斤。麥子樓的設想是這樣形成的。

山東樂陵城北的邢家村,為建麥子樓,遍地紅旗招展,到處熱火朝天,男女老少齊上陣。小夥子用小車推,婦女們用筐抬,小學生也推著小木車,車頭插著小紅旗,放上小籃子,排著長長的隊伍,投入到運土的行列中。土山似的麥子樓,麥種撒下一千斤。麥苗出土,一片翠綠煞是好看。誰知第再往後,因麥苗太密,相互爭水分和養料,加之土堆高,幹得快,先綠後黃,逐漸枯死,得了個種下千顆籽,麥無一粒收的後果。

十七、公雞孵小雞

據當年的新華社報導說,陝西蒲城縣林吉村農業社社員已經試驗由公雞孵小雞成功。試驗的方法是:割去公雞的生殖器,用兩杯酒把它灌醉,在醉酒期間,讓醉雞去孵小雞。這樣經過三天後,公雞就不離蛋了,可以一直把小雞孵出、養護到大。

十八、注奶豬

「大躍進」運動中,河北正定畜牧科技人員發明瞭這種新技術。具體做法是:在豬的甲狀腺上用注射5∼10毫升牛奶,豬就會安靜老實,據說這樣豬整天除了吃食外就是睡眠,每天能增長一公斤的肥肉。此發明被當時的領導強令推廣。正定縣高平村沒有奶牛,領導們就要餵孩子的母親們獻奶,規定每人獻奶十毫升,由獸醫給豬注射,結果是注射了人奶的豬沒增肥,而且還死了不少。豬雖然死了,但是不能說,社員們還得報喜,說這是大好事兒。

這些僅僅是大躍進荒唐事的極少一部分,主要發生在湖南、河南、河北、陝西和山東,全國的荒唐事還多著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