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九】江西攻堅戰屢克強敵 敵軍稱第七軍「鋼軍」(組圖)

北伐戰爭系列文章(九)

2017-03-03 00:45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廣西第七軍在北伐、抗戰、剿共作戰中屢建殊勛,被敵軍稱為「鋼軍」。圖為抗日鋼七軍。
廣西第七軍在北伐、抗戰、剿共作戰中屢建殊勛,被敵軍稱為「鋼軍」。圖為抗日鋼七軍。

革命軍圍攻武昌城 孫傳芳增援吳佩孚

1926年8月,蔣介石統率北伐革命軍自湖南攻入湖北,吳佩孚連電孫傳芳求援。著名軍事學家蔣百裡在戰前,向吳佩孚辭去總參謀長一職,改投北洋「蘇浙皖閩贛五省聯軍總司令」孫傳芳,出任其軍師,並為其出謀劃策:蔣介石北伐軍在兩湖銳氣正盛,我們讓其跟吳軍精銳激戰,消耗其銳氣,待其兩敗俱傷,便可趁虛進攻。故孫傳芳一方面敷衍吳佩孚的增援請求,同時又派人跟蔣介石的代表假意進行和平談判。

不料,北伐軍在汀泗橋、賀勝橋擊敗吳佩孚精銳,迅速包圍了武漢三鎮。孫傳芳方從夢中驚醒,知道再不可坐觀,急忙派兵增援吳佩孚。

孫傳芳被稱為「北洋第一悍將」,自恃擁有江南五省地盤,財力雄厚,兵精將強,軍餉彈械充足,還有英國在暗中支持,並聘請了日本軍人岡村寧次為高等軍事顧問,實力較吳佩孚有過之無不及,便於8月25日決定調集大軍入贛,並將其20餘萬兵力分成五個方面軍,以其最精銳的鄧如琢、鄭俊彥、盧香亭、陳調元四個方面軍,重兵部署在江西,以求堵截圍攻蔣介石北伐革命軍。

蔣介石果斷傳軍令 提前入贛攻打孫軍

北伐期間,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介石。
北伐期間,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介石。

鑒於蔣百裡的得意門生、湖北中路軍總指揮唐生智野心勃勃,趾高氣揚,不願蔣介石坐鎮湖北武昌;同時孫傳芳正虎視兩湖和兩廣;蔣介石總司令審時度勢,果斷決定開闢新戰場,提前入贛攻打孫傳芳。

9月2日,蔣介石下令以譚延闓第二軍(魯滌平代軍長)、朱培德第三軍、程潛第六軍為主力,分三路向江西進軍。9月10日,蔣總司令親至武昌南湖第七軍軍部,命李宗仁將攻打武昌城的任務交給副軍長陳可鈺率領的第四軍,並命李宗仁率桂軍剋日入贛增援,相機攻打孫傳芳。

王柏齡棄軍潛逃 北伐軍南昌失利

前面三路北伐軍進攻江西初始順利,後來一波三折。在第六軍總參議楊傑(後任陸軍大學校長、著名軍事家)的建議下,程潛指揮第六軍於9月19日攻入南昌城,黃埔第一軍第1師師長王柏齡、師參謀長葉劍英率第1師胡宗南、孫元良、薛岳三個團隨後進入南昌。不料王柏齡不聽程潛調遣指揮,玩忽職守,北伐軍遭到敵援軍反撲,王柏齡棄軍潛逃,第一軍黨代表繆斌不知去向,團長孫元良率其第2團擅自撤離陣地,薛岳率第3團進攻牛行車站失敗,南昌失守。一併連累南昌總指揮程潛、總參議楊傑、第六軍、黃埔第一軍第1師胡宗南、薛岳二個團被敵包圍,遭受慘重損失後,方得突圍。

孫傳芳在奪回南昌後,乘勝調集三路大軍反攻,北伐軍被迫同孫軍背水一戰,若再度失利,敵軍將直趨武漢、長沙,攔腰截斷北伐軍。正在此時,李宗仁統率第七軍夏威、胡宗鐸兩路部隊共2萬餘官兵,日夜兼程,征船東渡過大冶東面的大湖沼,於9月18日抵達陽新。

羊腸山首戰告捷 第七軍箬溪殲敵

1926年北伐,廣西“鋼七軍”江西攻堅作戰示意圖。
1926年北伐,廣西“鋼七軍”江西攻堅作戰示意圖。(看中國製作)

9月20日,李宗仁獲悉黃埔第一軍、朱培德第三軍、程潛第六軍已向南昌方向發動進攻,但不知南昌友軍此時已敗。忽然偵探前來報告,江西武寧已有敵軍盤踞,第七軍駐黃石港兵站也緊急報告,敵軍已在黃石港登陸,桂軍後路已被敵軍陳調元部切斷。

李宗仁在陽新召集緊急軍事會議。他認為,若全軍繞湖回援大冶須4-5日,有此時間足以進抵九江。如能攻佔九江,擊退盧香亭敵軍,則近可解除敵軍對第七軍的包圍,遠可聲援南昌友軍。自古兵貴神速,夏威、胡宗鐸兩指揮均表示贊成這一冒險決定。

當夜,第七軍架設浮橋,拂曉渡河,向九江挺近,抵進橫港。程潛第六軍忽然「不知去向」,李宗仁綜合各方報告,查知九江皆為湖沼地區,桂軍此時三面受敵,若繼續冒險孤軍深入,必被敵軍重圍而彈盡糧絕,於是頂住蘇俄軍事顧問的威脅,下令放棄九江,全軍翻越羊腸山,去尋找程潛第六軍。

羊腸山是陽新和武寧交界處的一系列險峻石山,易守難攻。第七軍第15團自清晨與敵激戰到下午3時,擊潰敵謝鴻勛部一個團,全軍經一晝夜翻山,進抵武寧縣北的箬溪。敵第三方面軍總指揮盧香亭命謝鴻勛部2萬餘人在箬溪堅守三日。

9月30日拂曉,李宗仁下令全軍出擊,並與夏威、胡宗鐸兩指揮親臨戰場督戰。桂軍勇士數度衝到敵陣前的小溪,均被對岸高地敵軍炮火壓迫後退,激戰至下午,乃無進展。李宗仁便命作預備隊的李明瑞旅自左翼隱蔽地帶向敵軍右翼大迂迴,正面由夏威、胡宗鐸加強攻勢,限令日落前必須攻下箬溪。炮火正猛時,李明瑞旅突然以疾風暴雨之勢壓向敵右翼後方,桂軍前後夾擊,敵人紛紛奪路,跳河囚水逃亡,遺屍遍野。

箬溪之役為北伐軍入贛後第一個空前勝利,桂軍鏖戰一日,便消滅孫傳芳精銳謝鴻勛部,俘敵萬人,繳獲大炮8門,機關鎗百餘挺,步槍2000餘,擊斃敵旅長龐廣蔭,敵主將謝鴻勛負重傷後,不治身亡。

第七軍出奇制勝 血戰德安擊潰孫傳芳精銳

箬溪戰後,李宗仁從繳獲的敵軍文電中,才得知江西敵軍分為四個方面軍,主力集中於南潯線中段,而北伐第六軍在一星期前曾攻佔南昌,但被敵援軍南北夾擊,損失慘重,黃埔第一軍、朱培德第三軍、程潛第六軍被迫西撤。當時,北伐軍的無線電通訊設備陳舊,李宗仁無法及時知悉各友軍的最新消息,見桂軍士氣高昂,於是大膽決定孤軍深入,進攻德安,切斷南潯鐵路,牽制西侵之敵,以解救南昌方面受壓迫的友軍,挽回頹勢。

李宗仁將箬溪之戰的詳情及今後行動計畫報告蔣總司令並通報各友軍後,率第七軍於10月2日自箬溪東進,行軍一晝夜,於10月3日拂曉抵達德安郊外。

孫傳芳、蔣百裡計畫以重兵駐紮贛北,在南潯線採取攻勢防禦,等北伐軍前來送死。箬溪失守,孫傳芳急忙自九江、南昌增派援軍,以3-4萬兵力防守南潯線上的重鎮德安,並命其麾下最能戰的盧香亭任總指揮。盧香亭知桂軍必來進攻,早於城外鐵路西側高地構筑工事,另有鐵甲車數輛,載野炮10餘門往來梭巡,全軍居高臨下,以逸待勞。

北伐軍向敵進攻。
北伐軍向敵進攻。

抗戰期間,桂軍持大刀向日軍進攻。
抗戰期間,桂軍持大刀向日軍進攻。

10月3日晨,第七軍向德安城西、城北、城南同時發起進攻,李宗仁親赴前線督戰。敵使用山炮、野炮、機關鎗等各種武器,居高臨下,向桂軍猛烈掃射,槍聲之密集,炮火之猛烈,有過於賀勝橋之戰。然而2萬桂軍官兵無一退縮,前仆後繼,如潮水向前推進,前面一片片倒下,後面一片片衝上,戰場一片火海。戰至下午3時,在敵優勢火力下,桂軍第9團打得只剩下團副、連長、排長各一人,全軍攻勢依然未減。李宗仁見預備隊全部用上,仍無克敵之跡象,知道絕不可再拖,再度下嚴令,令夏威、胡宗鐸兩指揮限當晚必須攻克德安。夏、胡再率全軍猛攻,陶鈞團和敵軍貼身肉搏,終於突破敵軍右翼,佔據南潯路鐵橋,再迅速南下向敵縱深陣地衝擊,敵軍開始大亂。正面桂軍奮勇衝鋒,敵軍全線潰敗,潰兵漫山遍野。第七軍出奇制勝,攻克德安,孫傳芳計畫落空。(《廣州民國日報》1926年10月9日)

德安之役,第七軍血戰一日,便擊潰孫軍最能戰的盧香亭、李俊義部精銳,俘敵千餘,截斷南潯鐵路,使江西敵軍首尾不能相顧,孫傳芳和蔣百裡計畫落空,孫軍聞訊膽寒。而桂軍此役也付出了傷亡2000餘官兵的代價,為參加北伐以來戰鬥最激烈、傷亡最大之役。

蔣總司令特致電獎慰:「李軍長勛鑒:欣悉德安克復,逆敵擊潰。此次孫逆全力來犯,主力皆在德安、九江一帶,今為貴部完全擊破,以後敵必聞風膽落,贛局指日可定。吾兄及諸將士不避艱難,達成任務,其勛勞非可言喻。請先為我獎勉慰藉,再請政府特別獎敘也。」

兵少彈寡連續作戰 第七軍王家鋪再克強敵

德安戰後,瑞昌敵軍向桂軍急進,桂軍四面皆敵,而李宗仁此時仍然此時仍然無法得悉黃埔第一軍、朱培德第三軍、程潛第六軍的最新情況,遂決定迅速脫出敵軍包圍,撤回箬溪後再聯絡各友軍。

在10月初,江西天氣已轉冷,北風凌厲,第七軍在大雨泥濘中行軍,於10月7日返回箬溪,然而軍需補給不濟,全軍官兵食粥已多日,尚穿夏天的單衣禦寒,疲憊寒冷飢餓。

次日,李宗仁聯繫上程潛,方得知蔣總司令督率朱培德第三軍及黃埔第一軍劉峙第2師第二次反攻南昌,並令第一軍王俊第1師由程潛指揮,渡修水到建昌,前來增援李宗仁桂軍。程潛率第六軍、黃埔第一軍王俊第1師胡宗南、薛岳兩團攻克修水、建昌後,遭盧香亭敵軍包圍,被迫撤回。朱培德指揮第三軍在10月8日進至南昌附近的牛行、樂化地區,遭遇孫軍鄭俊彥、盧香亭部,鏖戰至12日,傷亡甚重,前進受阻。

10月11日夜,李宗仁獲悉瑞昌陳調元、王普兩師3萬敵兵突然殺來,已到達距離箬溪僅30里的王家鋪,而桂軍因連日苦戰,兵員僅剩7000餘人。李宗仁決意死中求生,激勵全軍官兵連續作戰,奮勇殺敵,下令當夜便進攻王家鋪孫傳芳第五方面軍陳調元敵軍。

善於防守的陳調元敵軍在王家鋪南面的梅山、崑崙山、覆盆山和雙溪一線崖壁憑險據守,利用山上房屋穿擊槍眼,並在山坳、叢林構筑堅固工事。李宗仁督率夏威、胡宗鐸桂軍9個團向各山仰攻,桂軍浴血奮勇向前,聲震山谷。第2團團長呂演新身先士卒,機關鎗大隊長吳鐵英提槍衝入敵陣,同時陣亡。殺到半夜,各部子彈已將耗盡,也無法突破敵陣。桂軍派兵連夜趕回箬溪取來僅存的子彈,李宗仁預計次日所有這些子彈還會耗盡,下令全軍節約子彈。為奪取勝利,一些桂軍士兵連夜匍匐偷入敵陣,搜取敵死屍所帶的彈藥。

半夜,敵軍又派出援軍前來。經過箬溪、德安兩場血戰,此刻桂軍兵少彈寡,每連士兵多不過50人,少的僅30人,情勢至為危急。李宗仁急令第19團警戒白水街方向敵援軍,再急向程潛借子彈數萬發,並請程潛派王俊部協助截擊敵援軍。第二天上午9時,敵軍在數處向桂軍發動進攻,均被桂軍擊退,彼此又相持一夜。                               

10月13日拂曉,第七軍繼續總攻,官兵們逾困難逾奮勇向前。李宗仁親臨戰場視察,發現除了在梅山、覆盆山之間有一缺口外,其餘皆是猿猴也難攀登的峻峭石壁,遂決定集中兵力,實施中央突破。戰到上午10時,第2團和第4團佔領梅山、覆盆山之間的山坳,第14團乘勢一鼓作氣攻克覆盆山。下午5時,第8旅擊潰左翼之敵軍,右翼敵軍仍據崑崙山抗拒。此時,第一軍代師長王俊率兩個團由白水繞出襲擊崑崙山側背之敵,第七軍第1旅及第1團共同進攻敵軍,戰至傍晚7時,終於將頑敵全部擊潰。

王家鋪之役,桂軍俘陳調元敵軍3000餘人,而自己也付出慘重犧牲,團長以下官兵傷亡2000餘人。

九仙嶺第七軍再建功勛 孤身入敵營白崇禧俘敵三萬

北伐期間,李宗仁與小諸葛白崇禧(左)
北伐期間,李宗仁與小諸葛白崇禧(左)。(除特別標注外,以上其它圖片皆為網絡圖片)

王家鋪戰後,第七軍奉命回駐箬溪整頓補充。蔣介石認為贛北作戰最為重要,派代參謀總長白崇禧攜帶白崇禧擬定的整個《肅清江西作戰計畫》赴箬溪,督戰協調由桂系第七軍、粵系第四軍張發奎、陳銘樞兩師和湘軍賀耀組獨立師組成的左翼軍。

11月2日,蔣介石下令各軍對南潯線之敵發動總攻。李宗仁、白崇禧指揮督率左翼軍進攻贛北重鎮德安。第七軍進攻德安正面之敵,張發奎師攻擊敵側背,僅用4小時便攻克德安。孫軍潰逃至馬回嶺一線,又被張發奎、賀耀組兩師擊潰。

11月4日,李宗仁、白崇禧指揮督率第七軍、第四軍張發奎師進攻九仙嶺盧香亭、上官雲相2萬敵軍,久攻不克。小諸葛見桂軍頑強進攻,與敵激戰正酣,為防無退路之敵做困獸之鬥,等敵我雙方拉鋸至極度疲憊時,方令作預備隊的「鐵四軍」黃琪翔團出擊增援桂軍,俘敵旅長崔景貴,敵軍向塗家埠潰逃。

11月5日,李宗仁、白崇禧率第七軍自九仙嶺追擊逃敵至塗家埠,與由第六軍和第一軍王俊第1師(胡宗南、薛岳兩團)組成的程潛中央軍會師,共同擊破盧香亭敵軍。

11月6日,李宗仁、白崇禧指揮第七軍夏威、陶鈞所部,星夜沿吳城河兩岸追擊,徹底殲滅盧香亭敵軍全部,擊斃敵旅長劉士林,孫軍最能戰的第三方面軍總指揮盧香亭隻身逃回浙江。

此時,孫傳芳又企圖調兵反撲包圍南昌北伐軍,蔣總司令急調中央軍總指揮程潛和左翼軍總指揮李宗仁派兵增援。程潛正患瘧疾,乃請小諸葛白崇禧代為指揮。白崇禧與李宗仁商量後,親率第七軍陶鈞第1旅和中央軍的第六軍、黃埔第一軍王俊第1師(胡宗南、薛岳兩團)趕赴南昌增援。

蔣介石在牛行車站親自指揮北伐各軍第三次攻打南昌,並任命連夜趕到的白崇禧為追擊司令,跟蹤追擊企圖逃跑的敵第二方面軍總指揮鄭俊彥部。小諸葛騎馬親率由譚延闓第二軍、朱培德第三軍、李宗仁第七軍各一部組成的追擊部隊,星夜追敵至馬口附近,遇到不久前投誠革命的原北洋軍賴世璜第14軍劉士毅師。白崇禧當即命師長劉士毅連夜繞過馬口,毀掉敵軍通往余干的浮橋,因此成功截住了正準備由余干逃往浙江的孫軍主力。

11月8日,白崇禧親率第七軍陶鈞第1旅在馬口墟附近與敵激戰4小時,敵主帥鄭俊彥見大勢不妙,隻身逃走。敵三個軍見前有追兵,後無退路,乃派一使者前來接洽投降。時年33歲的白崇禧一身是膽,在敵使者的陪同下,孤身親入敵營視察談判,向敵軍說明天下大勢,宣傳革命軍人應為人民的利益打仗,早日完成北伐,統一中國,利國利民的道理。小諸葛唇槍舌劍,一番攻心戰,降服敵李彥青、王良田、楊賡和三個軍長及以下軍官數百人,俘敵官兵近3萬人,令絕大多數降敵自願歸順北伐革命軍,並繳獲步槍8千餘枝,大炮13門,子彈百萬餘發,輜重馬匹無數,繳獲的戰利品在南昌牛行車站堆積如山。

轉戰江西屢戰屢勝 被譽「鋼軍」名至實歸

桂系第七軍自入江西戰場,在與友軍失去聯繫,兵少彈藥糧草匱乏的情況下,孤軍深入,歷經箬溪、德安、王家鋪、九仙嶺四場血戰,屢戰皆捷,擊破孫傳芳10餘萬主力,最後又在白崇禧指揮下,肅清南昌敵軍殘部,對扭轉江西戰局起到重大作用,榮獲蔣總司令通電嘉勉。

李宗仁指揮桂軍,對江西之敵各個擊破,「自德安、建昌方面我軍相繼轉移陣地後,敵軍以為我已無攻擊能力。第七軍鼓舞士氣,顯出革命軍之精神,迭次肉搏,使敵膽寒」,令湘軍元老程潛和湖南第六軍將士深為欽佩(《國民革命軍第六軍戰鬥詳報》 中國南京第二歷史檔案館館藏檔案)。

孫傳芳第五方面軍總指揮陳調元也對廣西第七軍深為欽佩,稱讚其為「鋼軍」。桂系「鋼軍」從此聞名遐邇,白崇禧、李宗仁也因在北伐各戰場的傑出軍事指揮和貢獻,成為蠻聲中外的北伐名將。陳調元於1927年在安徽起義歸順蔣介石北伐革命陣營,在其保定軍校學生、總指揮白崇禧麾下任第37軍軍長。1930年代,陳調元任「贛粵閩湘鄂五省剿匪預備軍」總司令,率軍參與圍剿中共紅軍。1937年,盧溝橋抗戰爆發,程潛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簡稱「軍委會」)參謀總長,白崇禧任副參謀總長,李宗仁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陳調元任軍事參議院院長。1943年,陳調元病逝,被蔣介石國民政府追晉為陸軍一級上將。

抗戰期間,美軍駐華司令史迪威將軍說:「廣西士兵是世界上最好的士兵。」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責任編輯:李云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