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觀後感:《田禹治:超時空爭霸》道與魔穿越時空的對決


「道士何者乎?可以呼風,可以喚雨,可日行千里,可仗劍中衝鋒,統帥天下。或者是萬千豪情化柔情!行俠仗義即道者該為之事。」

田禹治假冒玉帝,戲弄皇上,擺弄文武百官。上面那一段話,他邊唱邊跳,十足痞樣。話剛一說完,他立馬遁入一幅畫中。該畫隨風而去,飛天不知所蹤。

田禹治是誰?他是韓國古典小說中的一位傳奇人物。頗像是中國的《聊齋傳奇》主角,又像是劫富濟貧的勇士。田禹治顛覆了一般人對於修道士的清修概念。他這道士一點也不道士,倒像是個痞子。2009年,韓國人把傳統的故事改編,搬上大銀幕,創造出可觀的票房。

對白頗類禪語

導演找來了帥哥姜棟元演田禹治,美女林秀晶飾演寡婦。導演崔東勛說故事的能力很強,這部片前後搭配,沒甚麼可挑剔的。因為穿越時空的戲本就不容易鋪陳有序,該劇更是虛實相疊,夢中有夢,實中有虛,虛以化實。我第二次看,才發覺導演一路埋藏伏筆,暗樁打得很紮實。對白設計很有道風,也很少無用的鏡頭。這部影片的驚人處就在於,許多對白頗類禪語,如果您也是修行者,想必會參一參。

168b210701

韓片《田禹治:超時空爭霸》由姜棟元飾擔任男主角飾演田禹治

168b210702

韓片《田禹治:超時空爭霸》由林秀晶擔任女主角飾演寡婦

故事起源很老套。上古時代,一群妖怪被封印,天神彪雲臺德傳下神笛,讓它們聽笛三千日。不料,守門的三個神仙出槌,提早一天開門,於是妖怪傾巢而出,彪雲臺德為其所傷,後來也轉世到人間。眾妖禍亂人世,也想要那把流落的神笛。傳說,誰擁有那把笛子就可以統領群妖。

畫面一轉,來到人間,還是古代的韓國。三位神仙也投凡胎生,個性依舊是很耍寳。他們四處委託道士捉妖。其一是大善人形象的畫壇先生;其二是愚道幫的天冠大師。神仙們把神笛分開兩截給兩位大師保管,傳說當彪雲臺德吹笛時,天下無妖。

田禹治是天冠大師的弟子。他浪蕩不羈兼自命風流。他人心具足,師父說他當不成真正的道士。他問其故。師父說:「因為你不會驅逐心中的妄念。」田禹治再問:「如何驅逐?」師父笑笑問他:「你吃飯後幹什麼?」田禹治答:「當然是消化。」師父打他的頭:「當然是洗碗啦,傻小子。」

這段話非常「禪」。天冠大師說:「道術就是幻影。」這讓我心領神會。

田禹治被收入畫中

田禹治去救一名新寡的婦人。為甚麼?不懂,他好像是憑著一份直覺。說好色嗎?有一點。但是,他把寡婦帶回了師父那。他師父告訴他:「她不是你能親近的女子,別太熱乎了。」他反問為甚麼。師父答曰:「她是你喪命之地的引路人。」這段話很重要。師父的話在不同幻境中都有其涵義,都能指導你脫離幻境。

田禹治與畫壇大師對上了。畫壇找上門來質問天冠:「怎可把道術教給旁門左道的田禹治呢?」想不到天冠大師回說:「我沒教他,他是自己悟的。」畫壇不滿意這答案,隨即轉開話題。因為他想方設法地想得到神笛,好不容易騙了三個笨神仙與他前來。所以不想浪費時間。

天冠大師意有所指說:「道士之中也有妖怪假扮的。」於是,為了自清,畫壇劃開自己的手臂,流下鮮血,證明自己非妖怪。不過,畫壇一回家,傷口竟流出綠色的汁液。這時畫壇知道了:自己真是妖怪轉世的。他索性撒開畫皮,找上門去與天冠鬥法,非奪得半截神笛不可。最後,他殺了天冠,並嫁禍給田禹治。

田禹治一回來,悲痛莫名。這時畫壇與三位笨神仙又來了。三位神仙受畫壇蠱惑,要把他收入畫中封印。田禹治在師父坐化的蒲團上看見四個字:「箭射琴櫃」。這是師父最後給他的四個字。田禹治抵抗不住,和隨從的狗兒──楚鈴兒一起被收入畫中。臨入畫前,他順手拿走了畫壇揣在懷裡的半截神笛。

五百年後於首爾再次對決

時間來到2009年的首爾。笨神仙之一得了憂鬱症,另一位當了神父。彪雲臺德依舊不知去向。這時,妖怪橫行。想不到,醫院的醫師竟是妖怪。笨神仙沒了辦法,找不到畫壇大師。於是,就把田禹治從畫中放出來,請他捉妖。

田禹治開始捉妖,也開始享受現代化的生活。他逛起夜店,品著美酒。不過,他還是一邊找尋青銅劍。他一直以為,有了古鏡,又有了青銅劍。這樣就可以當第一道士了,跟在身邊的楚鈴兒也可以當人了。

這時,畫壇又現身,他直奔田禹治來了。三位糊塗神仙再度被他騙,要替之修復神笛。楚鈴兒被畫壇要脅,偷走了田禹治的符咒。五百年前那位新寡的婦人又轉世,化身為劇場小妹徐仁靜,兩人命運再度相遇。畫壇先生一眼看穿,便利用她,勾引田禹治來前。

這場決鬥是很精彩的。原來,徐仁靜就是五百年前的那個寡婦轉生的。當時田禹治剩下最後一張符咒。到底要救這女人,還是拿來對付畫壇?田禹治想起師父的話:「她是你喪命之地的引路人。」田禹治明白,卻還是選擇救徐仁靜,自己被畫壇打死。

結束了嗎?還沒。田禹治被打死了,可是他不甘心死,便又復活了。他開闢虛擬戰場和畫壇再次對決。最後,徐仁靜現身,把桃花樹插入畫壇腰眼,應驗了以前一位神婆給畫壇的預言。神仙們懂了,原來徐仁靜就是彪雲臺德!(看來,田禹治的直覺很靈。)

畫壇兵敗如山倒,又開闢一虛擬戰場。畫壇和田禹治遁入其中。咦?田禹治忽然睜開眼,師父在眼前呢。原來,剛剛都是一場夢啊。師父數落他不精進,不是道器,一切都是之前發生過的場景。可是,田禹治隱隱覺得不對。他拒絕喝師父給的茶,他主意識清醒著。想起師父留的「劍射琴櫃」,他彎弓搭箭,往琴櫃射去。原來,畫壇就躲在那裡,被他射穿了。

這還是夢。導演把莊周夢蝶化成道術的比鬥中。田禹治從蝶夢或是夢蝶的迷陣中再度找到自己,破迷而出……

放下天下第一之心 收服妖怪

這部片有它的內涵,不同於一般的神怪與玄幻故事。譬如,身為道士的田禹治,表面看他不守清規戒律,瘋瘋癲癲,實則,他根基好。他師父說,田禹治的道術是自己會的。再者,他悟性好,落入迷中還是想起師父的四字真言,沒被迷住。其三,他精神力很強,明明死了,卻能復活過來。真是精神不死,就死不了。他一直以為得到古鏡和青銅劍就能天下第一。最後,他放下了,他完成了大功一件,收服大妖怪,還替師父報了仇。最後,他和彪雲臺德轉世的徐仁靜遁入畫中浪漫逍遙,真是最美好的結局。

其次,畫壇這個角色很令人玩味。當初神婆就預言過他的下場,他還不悟。神婆說他:「天天修道有甚麼用?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啊哈,他真是妖怪轉世來的。這也很顛覆,明明是善人面目的大道士,捉了很多妖怪,連神仙都欽服他。論名望、地位與法力,田禹治差遠了。可是,越是高的魔越是會包裝自己,用大德大道士的身份來掩蓋自己的本質,最終還是難逃天理。

其實不難理解的。天冠大師根本視神笛如無物,可是畫壇卻意欲得之。是魔就必然會露餡的。這也是天道。畫壇最後被收入畫中,田禹治和徐仁靜來到大海邊,莫知所蹤。

就連狗子都有人性。田禹治的狗楚鈴兒,為求人身也背叛過田禹治。最後他說:「與其當一個醜陋的人,不如當一隻忠誠的狗。」是耶?非耶?他幫助田禹治,立了大功。應該可以當人了吧?

這狗子悟性也不錯的。他在劇中說了句人話:「人生不過是一場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