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歡案的海嘯把誰甩向了風口浪尖(圖)

2017-04-01 02:47 作者: 李唐風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於歡案的海嘯把誰甩向了風口浪尖
「辱母殺人案」涉事官員。(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3月31日訊】震驚社會的「辱母殺人案」中,討債者的無法無天和於歡的殺人被判無期,引發了中國社會的地震。此案所牽出的高利貸等社會問題,在中國各地早已屢見不鮮,積怨深重,受害者大多申訴無果。而這一次的「辱母殺人案」一夜間不僅成為網民批評聲浪的焦點,連官媒報導也罕見的向民意一面倒,似乎正在掀起中共兩會後的第一波政治風浪,而金融系統與政法系統正將被推上風口浪尖。

當局歷次突襲掃黃的場景,恍如再現:於歡案中引發社會不滿的三大因素——權、錢、黑,被突如其來地置於眾目睽睽之下,衣衫不全,抱作一團……

黑:黑社會首當其衝 玩偶幕後牽扯政法金融

民情激憤下,最高檢宣布核查於歡殺人案。涉黑團夥頭目吳學佔等已被批捕。官媒報導,吳學佔靠在地下賭場發放高利貸起家,以暴力逼債手段殘忍而聞名,冠縣多家俬營企業曾被其暴力逼債,不少人持續舉報吳學佔等人。當地貼吧資料顯示,被媒體披露前,包括於歡父親的舉報只有5個人跟帖。而此案件的第一篇官媒報導,兩天內就收到了150萬跟貼。

「黑社會」、「高利貸」、「暴力」、「討債」、「性侮辱」、「辱母」等沈重的道德砝碼,將大眾心裏的天平一次次向弱勢者傾斜,壓過了人類的底線,超越了法律的侷限。而這個法律,已經淪為強權者常年破壞法律的保護傘,令弱勢者在絕望中放棄了對它的最後一絲信任。討債者的無法無天和於歡的殺人被判無期,在風波未平的雷洋之上,更掀海嘯。

在全國萬夫億夫所指下,黑社會自然首當其衝。然而,當局把山東一個小地方的高利貸討債案中案,如此迅雷不及掩耳地推向全國,成為2017年中共兩會後的第一個轟動性社會事件,或許其矛頭不僅僅是指向黑社會,其波及範圍也不會止步於山東省。

因為該事件中,風口浪尖上的「黑社會」,左手攥著的是任其逍遙法外的「權」及其背後的政法體系,右手牽扯的是它的萬惡之源——「錢」及其背後的金融大鱷。換言之,當前大陸官媒一邊倒的傾向于于歡案判決的不公正性,或與下一步北京高層將加速整治政法體系與金融體系的有關。

權:驚現「權力黑名單」

親中紀委王岐山的大陸財新網連發兩篇《於歡案追蹤》,第一篇中,政法系統的馬前卒——警察,已被定性「不作為」。

警察為何不作為?據多名大陸媒體人轉發的微信消息披露,「辱母」被殺的杜志浩的二哥在冠縣檢察院公訴科工作,團夥頭目吳學佔的後臺是縣人大主任;於歡姑姑也向媒體披露:吳學佔跟縣裡領導有關係,「反正公安局也聽他的,法院也聽他的。就說他挺張狂,經常開著無牌照的車,帶著一夥子人見天跑,冠縣公安局不管他們。」張傑律師則給出更直接的答案:山東辱母案放高利貸的錢原來是公安局、檢察院、鎮政府人員的錢。

原《南方週末》調查記者、《財經》高級記者楊海鵬撰文《高利貸現在已是地方權貴與黑惡勢力之粘合劑》指出,高利貸團夥的放貸資金,相當數量來自宦囊。官員樂於將個人資金投入地方的高利貸市場,因為在所屬地區有能力控制風險,轉嫁風險於其他放貸者和銀行。

政府權力的沆瀣一氣,保障了黑社會的為所欲為。聊城市中院官網貼出一張工作照合影,包括山東省常委、政法委書記才利民、聊城市委書記徐景顏、政法委書記劉強、法院院長黃偉東、檢察長王學軍、公安局長任奎軍等。這張照片被網民解讀為「於歡案中最該追責的權力名單」。

政法系統是重災區

港媒《動向》雜誌報導,中共政治局3月3日宣布派遣工作組進駐19個中共中央單位,名為協助該單位展開反腐整頓補課工作,實為監督正在展開的換屆工作。其中,中共政法系統被指是重病災區,近300名廳級官員落馬。

《今日點擊》主播石濤分析,習近平正在下手「強拆」政法委,有消息指國安部將變成國安局,歸李克強的國務院管,而公安部歸新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管理,政法委體系就剩下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亟待處理。連「司法獨立」這一法律以更大尊嚴和自由的論調都「義正嚴辭」拒絕並否定的兩高,彷彿體系內生了根的圓滑的頑石。

於歡案的無期徒刑判決,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法官用手榴彈炸茅坑,激起了民糞。

財新網採訪報導中,被視為新中國刑事訴訟法學的開拓者和奠基人的前中國政法大學校長、87歲的陳光中表示:「就現有公開信息而言,於歡案定罪量刑可以說是明顯不公正甚至是錯誤的。如果最終認定於歡構成正當防衛且沒有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那一審就完全錯了」。

著名歷史學者、廈門大學教授易中天在微博上發言:支持刺死辱母者的當事人於歡——無罪。「血性男兒哪有罪?刺死辱母者既是正當防衛,更是見義勇為!」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千帆在一篇轉發微博中寫道:「於歡和他母親因欠債被十名黑社會人員限制人身自由,其人身安全受到極大威脅、尊嚴受到極大傷害。在警察完全不作為的情況下,於歡護母心切、拔刀自衛,是一個好男兒所當為。雖然最後防衛過當,但顯然不應該被重判無期。政府先不允許民營企業通過正常渠道借貸,導致地下錢莊猖獗,並縱容其長期存在;對於高利貸引發的黑社會犯罪行為,政府聽之任之、熟視無睹;等到人民不得已自救,又從重懲罰自衛者,進一步助長黑惡勢力無法無天。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瞎管,在整個事件的因果鏈條中,我沒看見政府做對一件事。」

錢:高利貸為何大有市場 數萬億提振資金歸何處

財新網在《於歡案追蹤》第二篇中報導,源大工貿公司2012年曾獲評連續三年無不良信用記錄企業,自2015年前後因經營困難四處舉債,涉及商業銀行、擔保貸款、租賃和高利貸等渠道。當地業界人士介紹,2013年-2015年冠縣高利貸非常猖狂,「半數以上企業都借了高利貸」,工業園區很多企業都在互相擔保貸款,「資金鏈條出現問題的企業結成了擔保聯盟。」在他看來,「源大工貿和蘇銀霞是做實業的,比較踏實勤奮。」

網民跟帖中指,本應流入實體經濟的錢都湧入了房產。為什麼國家投放了數萬億拉動經濟的資金,這些實體企業仍然不能從銀行貸到款?眼睜睜看著房市飆升和大量資金外流?

此中原由體制內高層心知肚名。香港《東方日報》2月26日曾刊文《聯手打金融大鱷關鍵要清除內奸》,文中披露,習近平2016年在中央全會上痛斥包括資本大鱷、內奸和稻草人在內的金融領域「三種人」。稻草人指流於形式的監管層;內奸指內外勾結的權貴,如一些官二代、秘書黨。每每中央有任何新政策,都被人一早獲悉,隨後在金融市場上興風作浪;資本大鱷指那些資本雄厚、不擇手段的財閥。每每中央有新政策,都被人一早獲悉,隨後在金融市場上興風作浪。

2015年6月至9月,大陸發生嚴重的股災,而「救市主力」證監會和中信證券等卻聯手做空股市,造成股市出現恐慌性拋售,導致股崩。

2016年2月19日,證監會主席肖鋼被免職,接替其職的劉士余2017年2月10日宣稱,要「有計畫地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

2017年除夕夜,「明天系」掌門人、建華從香港被帶回大陸接受調查。《南華早報》指,他涉及2015年操控大陸股市。

《紐約時報》披露,曾慶紅之子曾偉2007年以30多億元鯨吞資產達738億元的山東第一大企業魯能集團時,肖建華是主要出資人。

從治標到治本

突然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在剛剛結束的中共兩會的會場內,這「三種人」佔了主體,他們才是中共政權物種的典型標本。兩會代表中,「內奸」和「資本大鱷」是其中的少數,但實力卻最強勁,是真正的權貴階層。其餘的多數為「稻草人」,他們畢生的專職動作除了永遠舉手就是隨風倒。如果習核心領導班子所說的「清除三種人」動了真格,將意味著中國社會的變革,從治標走向治本。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