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天堂?70年代湖南農民還不如封建社會幸福(組圖)

2017-04-11 00:10 作者: 甄華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大陸農村的老人。

上世紀70年代,湖南省小學教師武文俊識破「共產主義天堂」的謊言,將共產黨比作騙人吃人的「熊精」。他認為,在中共統治下,徭役賦稅之多,史無前例。湖南農民生活貧困,還不如封建社會。人民沒有政治地位,沒有自由,與奴隸社會差不多。共產黨專門吹噓成績,鼓吹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從不承認自己的缺點錯誤。

大陸文史專家、編輯記者向繼東曾經撰文披露,不足40歲的湖南省漵浦縣小學教師武文俊在1976年向中共當局發出匿名信,反映湖南農民的真實生活,並痛斥中共欺騙老百姓,禍國殃民。

1977年,武文俊以「惡毒攻擊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的罪名,被中共湖南法院判處死刑。

1976年 武文俊給中共的匿名信(摘錄)

須知,熊精特性,最善蠱惑人心,籠絡人心,軟化人心,熊乃丁火所化,即是最堅硬的金屬,亦能被軟化,他迎人則抓住不放,笑不休,笑後則吃人。它所寵信的人,也可說是最倒霉的人。

曾有熊精的故事,說人熊感受宇宙陰陽之氣,變化成精,能托胎於人,又能借屍還魂,世人不識。它宣揚專替人民辦好事,騙得多人信服,好認人作親屬朋友,但一旦真正與它親密接觸,就會被它吃掉。

它自謂窮通宇宙哲理,有通天之術,可以引導人民進入「天堂」,騙得五湖四海人們的信任。於是它把舌頭伸出,變成了一座「天橋」,指揮人們上「天橋」,進入「天堂」,於是人們受騙,沒有認清本質,不識真偽,人們絡繹不絕竟不辭勞苦地披星戴月地忍飢挨餓地上「天橋」,豈知有去無歸。原來「天堂」是個死胡同,都進入了熊精的咽喉,被吞吃。


中國大陸農村的孩子們。

歷史到了現代,熊精又借屍還魂了,它不斷地把寵信的人做為梯子,踏著梯子使它可以不斷上升。做梯子者,自然是被踐踏者。最初還以為是榮幸,認為地位提高了,其實是個夢中犧牲者。

它打著「為人民服務」旗號,掛著「為人民造福」的牌子,騙取了五湖四海的人信任之後,因而也就有了殺人之權,置人於死地,只要一句話。經常思考著殺人之術,治人之道,整人之法,竭力煽動鼓勵人們之間鬥爭,說是階級鬥爭,使人們自己打自己,自己消滅自己,這就是它經常宣揚的「鬥爭哲學」,也是它全部學說的宗旨。所謂革命,按照它的打算,先革有產者之命,後革無產者之命,一時運用這股力量,打倒一方,一時運用那股力量打倒另一方,以逐步達到消滅人民之目的,確實沒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夠與它共事始終。

不主張公理、正道,惟我獨尊,至高無上,毀滅人類文明、自由、民主幸福,實行野蠻、殘暴、滅絕人性的社會奴隸主義制度,它是真正的拉歷史倒車,使中國由封建社會進入到萬惡的社會奴隸主義制度。

下面只簡舉數例,證明它不如封建社會進步,而是倒退到奴隸社會去了。


中國大陸的農民。

一、經濟不如封建社會富裕

外面光華,內部空虛,國家和人民都很貧困。就拿農民的勞動和收入來說,現在農民一年360天,天天勞動,起早摸黑,比封建社會給地主做長工辛苦得多,可是收入很少,只能維持半飽的生活,吃自己的飯,每個勞動日的工資不到一升大米,與奴隸生活水平差不多。以前給地主打長工,一日三餐飯是吃地主家的,有時還有點酒肉葷菜,每月工資兩擔稻穀,一年就有24擔稻穀余著,折合市斤就有兩千多斤。打零工是每日工資3到5升大米,一天三餐飯還是吃主人家的。插田打禾時的零工工資,每天可達一斗五升左右的稻穀,三餐飯是吃主人的。手工業每天工資有5到8升大米,一日三餐吃主人的。其他行業人員的工資就更不用說了,要比農民高得多。封建社會人們的勞動量又沒有現在這麼大,勞動時間沒有這麼多,種植面積也不及現在的一半。「楊立貝、白毛女、祥林嫂」畢竟還是加了浪漫色彩的創作小說,不是真人真事。當然不能否認以前的封建社會有弱點。但是現在不許寫陰暗面,若允許寫的話,又何止千萬個比「祥林嫂、白毛女」更慘的人呢?這證明現代社會不如封建社會,是奴隸社會。

二、關於婦女的「解放」

若說婦女現在得到了「解放」,不如說是用繩子把婦女穿了鼻栓。看農村婦女,除了負擔家務勞動外,又還要參加田間勞動,婦女的勞動量、勞動時間超過了男人,變成了女奴隸。以前說婦女整天繞著鍋灶轉,沒有得到解放,現在才是「解放」了,勞累得要死。又說老人和兒童「解放」了,不看別的地方,就看大寨的老年和兒童就知道,一個個都被整彎了腰。當然,要人民勞動並不錯,不過,所付出的勞力和所得的收入,對比一下,不及封建社會,與奴隸社會差不多。

三、人民沒有政治地位

連買個東西也要講情面,講人熟。沒有政治權力,沒有言論自由。特別是學術界,不能發揮才能,都被認為是毒草,要進行批判,於是沒有人敢寫書了,只有熊精的邪說獨盛,盈櫃滿架。這種奴隸主義社會,阻礙了人們的思想進步和學術的發展。

四、一切人的行動都不自由

就是當官的也不見得比老百姓自由多少,都被當做奴隸一樣管得死死的。利用奴隸管奴隸,這是一種巧妙的奴隸制度,人們都成了奴隸。在封建社會人們的行動還比較自由。

五、職業不自由


中國大陸農民沒有生育自由,財產沒有保障。(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不能由自己選擇職業。人身不自由,處處有約束,連勞動生產都不自由(反對生產自由種植,反對勞力自由支配),生活不自由,生存不自由,生育不自由(要把生有兩、三個以上小孩的二、三十歲的男女青年,強迫實行閹割結紮生殖器)。它沒有後代,痛恨人民有後代,要減少人口,實行截代滅種之法,完全把人民當作牲畜,侮辱殘害,明殺人,暗殺人,數目之多,無可統計。

六、徭役賦稅之多,史無前例

徵收公糧,按單位畝積計算,比封建社會所交公糧多十幾倍到二十倍;按總斤額計算,比封建社會多40倍左右。與農民以前給地主交的租谷差不多(每畝田土交稻穀200斤左右)。「收租院」是演的現實,不是演的歷史。各種稅收繁多,什麼都要交稅,真是熊精「萬稅」,人們常常喊「萬稅,萬萬稅」!還有其他派購、統購、徭役、義務工、積累工等等,人民總負擔量,超過封建社會若干倍,農民貧困,又不許搞點副業收入,說是資本主義道路,要退賠,要批判,真是連吃鹽的錢也沒有。農村忙碌不休而生活苦,城市蕭條而頹廢,工人生活水平亦不高。

七、專門吹噓成績

鼓吹這種社會奴隸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從不承認自己的缺點錯誤,59年到61年那一階段更苦,確實餓死不少人。可是把錯誤加到別人頭上,說是蘇修掐我們的脖子,要我們還債,又說是劉少奇路線搞的,又說是下面幹部的「五風」,又說是天老爺不下雨。就不承認自己有錯。報刊廣播,都是講的「大好形勢,而且越來越好」,從來沒有講過半點缺點錯誤,使人們看透了這種虛偽的實質,因而產生反感,都不相信。它否認了一切學術思想,獨尊熊精的思想和個人的主義,完全違背了人民的意志願望。

以上只是隨便略舉數例,說明熊精的倒行逆施,由封建社會復辟倒退到奴隸主義制度,至於社會上的其他(利弊、舞弊)弊病,不勝枚舉,現在全國絕大多數人民有所覺悟,民心背向,只是怒不能言。人民跟著它,遭受了多少劫難,多少苦難。現在熊精的天下快要滿了,有童謠云:「王不像王尾巴長,四成幸運被水淌,十田交了八丘糧,熊精二十八筆(必)亡。」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