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歲老人告訴你:毛時代的貪財貪色!(圖)

2017-05-05 10:00 作者: 蕭一湘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毛澤東的貪財貪色!
毛澤東的貪財貪色!(網路圖片)

改革開放以來,腐敗確已非常嚴重。致令原來擁護改革開放者,都產生了信心危機。於是人們容易產生懷舊感。似乎毛澤東執政時期就河清海晏、明鏡高懸似的。於是思想僵化的人們乘此機會大舉反攻,大罵今天之腐敗就是改革開放帶來的。其實大多數產生這種情緒的人,都是不懂歷史,或學的不是真實的東西。其次是拿現在的腐敗同毛時代比,也是不可以比的。不要看毛時代腐敗的金額小,那時人們手頭的10斤米被腐去了,就會餓死人的哩!現在以筆者對毛澤東時代的見證,列舉數筆,以啟今人,而非護今之短。

1、1950年常寧縣減租反霸時期

農民鬥地主官僚獲得的浮財,農民叫「勝利果實」,堆滿農會,基層鄉(那時是小鄉,相當於村,但比今天村大點)幹部和農會積極份子分勝利果實時,有點亂來,也還不算什麼。4月某日,南下幹部區長許某某到我所在的減反點檢查工作,看見浮財中的一個精巧盒子,打開一看裡面裝著兩顆未刻全新大玉章,每顆約一公寸多長,四公分寬。許伸手就拿到自己的包裡去了,我們感到很驚訝!當時也沒人說話。和我同在衡頭區的一位南下武裝幹部在白沙鎮減反點上,拿了一些金銀綢緞。到52年三反前,縣委書記就把他調到廣東去了。因為這位武裝部長原是他南下時從鄉村民兵抽調出來跟他的勤務員。土地改革時,一位地委常委組織部長從官僚地主家抄出許多圖書、字畫文物,選去了一大車,其餘交給縣一中圖書館。

2、幹部做生意賺下的錢大家享用

50年我正任區黨委秘書,當時區裡生活非常艱苦,每個幹部只發90斤大米一月(相當於8.7元),區委書記就專派一個幹部去做生意,賺下的錢,改善生活,每人買一支價值5元大號金星鋼筆,一雙球鞋。後來上面不准做生意。可是一到專區開會,就大吃大喝起來。一餐就是八大八小、十二圍盤、四大硬碟。茅台酒、大紅金菸,還有馬連良的戲票,首長親自敬酒,部下回敬,非到東倒西歪不休。從地主官僚家抄出的槍枝子彈,幾乎是誰抄到就誰佔用,縣委書記們只要聽到哪個區裡抄到槍枝子彈,除了長槍上繳了外,凡是手槍幾乎都是各到手頭尖了。但這只能是黨員領導才有格。不才也蒙分到一條陳舊大號白朗寧玩玩。都是先提貨後發槍證。直到56年幹部肅反時才收繳上去。

3、1952年「三反五反運動」

我在長沙省財政學院學習,參加過萬人公審長沙市公安局長王丕敏,立即槍斃了。全校300多名學員,不上個多月就打出了兩百老虎(萬元以上者),連看老虎的人都少了。因這些人來自全省八十多個縣市,互不知情,亂打一氣,全是政治運動方式打壓逼供出來的,無法結案,只得放回各縣。省裡定的數字,查又查不清,銷案不敢銷,有的終身不能重用。

7月30日至8月12日,全縣幹部、職工隊伍中開展「反貪汙、反浪費、反官僚主義」的「三反運動」。參加運動605人,佔總幹部職工數的73%,揭發貪汙十萬元(舊幣)以上者122人,百萬以上者19人,處分38人。

農民幹部一進城,看到城市的五光十色,眼花繚亂,頻頻心動了。通過這次運動,教育廣大幹部,煞住歪風,起到及時雨作用。但是所用的方法,是群眾政治運動,而不是法治。群眾一哄而起,大批大鬥一陣,很難弄得清楚。後來落實結案,帶來很大困難,有終生不得結案而不能再被啟用者。有被弄得自殺而終生不得清白者,也有真正的貪汙分子反成了反貪積極份子,讓人覺得只要人緣關係好,運動中就能掌握領導權、運動就好過。結果為後來留下反貪不斷,貪汙不斷的後遺症,具體情況詳後。以後20多年連續不斷的各種運動,幾乎每次少不了反貪汙的內容。因為以後二十多年幹部一直都是最低生活水平,國家經濟又長期發展緩慢,而治貪沒有正規法制。

4、農村三反運動

1960年6月3~15日,全民都在過苦日子餓死人的時候,縣委召開縣、公社、大隊、生產隊幹部2,808人參加反貪汙、反盜竊、反官僚主義的「三反運動」,重點批鬥76人。隨後,全縣層層開展,參加運動的15,582人(含農村不脫產幹部),有3,230人貪汙,退賠340,137元。最後定案728人,受到不同名義處分的365人,搞了半年才結束。當時物資非常緊缺,不但糧油布要憑票供應,連日常生活用的肥皂、火柴、香菸等都要開後門。過年每人豬肉半斤、豆腐一斤、紅棗一市兩。於是有歌謠「大幹部送上門,中幹部開後門,小幹部擠爛櫃台門」。領導幹部還有特供。市場都有平價和高價之分,幹部還按等級分配,平民百姓就莫望了。

5、整風整社運動(簡稱反五風)

1960年冬,在農村對大隊以下幹部開展「整風整社」運動,23,958名大隊、生產隊、作業組幹部(黨員4,958人、非黨員18,709人)參加,重點反違法亂紀、強迫命令。

12月25日,縣裡開189人的三級擴幹會,用小組鳴放和大字報方式,首先幫助縣委揭發五風問題642條、屬共產風258條、命令風89條、浮誇風117條、瞎指揮風121條、特殊化風57條。縣92個直屬單位犯有五風錯誤的有49個,平調下面財物552,099元。

1961年1月20日,開縣、區、社三級擴干會,參加運動2,835人,犯有五風錯誤的217人,嚴重的53人。

通過以上各種批判鬥爭,挑出有嚴重問題的486人,由縣社兩級集訓、批判、拘押、限期交待。計拘押142人,判刑40人(內基層幹部27人,五類分子13人)。國家幹部清洗214人,新選大隊以下幹部4,627人,用以代替原有幹部。

這次運動至1962年2月結束,但又沒有結束,新上來的幹部打不開局面,窮久了,一旦掌權,錢物在手,家裡揭不開鍋,自然錢再也拿不出了,甚至比原來幹部還厲害。

6、整風整社運動(簡稱反五股黑風)

1962年底,上級突然提出要緊抓階級鬥爭,以「五股黑風」為內容的整風整社,即反「單幹風」、「投機倒把風」、「偷盜風」、「牌賭風」、「迷信風」。基本還是從基層幹部的倉庫裡偷糧食、財物貪汙腐敗開展起的。

7、四清運動

1963年秋,又搞「社會主義教育運動」,起初,以清帳目、清財物、清倉庫、清工分為內容的「四清運動」。大概是後來看這四個內容上不了階級鬥爭綱,涵蓋得不全面,便發展成清政治、清思想、清組織、清經濟了。1964年月12日起,由省、地、縣共抽調1027人的社教工作隊,其中省98、地17、縣由農村調不脫產大隊幹部380人,餘皆由縣直機關、企業中抽調,分批進行。一時雷霆萬鈞之勢,搞得天翻地覆,草木皆兵。這裡且舉一例:

1964年8月6日湖南省委發出《關於處理常寧縣委主要成員腐爛變質問題的決定》。內稱:「1963年春,揭露了常寧縣委主要的嚴重問題,五個正副書記,四個亂搞女人,副書記兼縣長張宗光腐爛透頂,張自1957年以來,利用職權,強姦、調戲婦女69人,王、張、何三個書記,同一名女幹部(筆者註:縣委辦公室主任)長期通姦、安插親信、包庇壞人;1961年張宗光派人去廣州非法套購黑市手錶,削價賣給科局以上幹部,套購工業用布27萬餘尺,剋扣私分民用生、婚、喪等專用布票3.2萬餘尺(摘者按:當時每人全年僅有3尺布票),互相包庇、同流合汙。為了純潔黨組織、維護黨紀國法,挽回影響。對張宗光開除黨籍,判處無期徒刑。另三名撤職降薪,一人病故,不再處理。改組原縣委,自外地調進6名重組縣委。事件中央通報全國。」

張宗光見女色就要,加以那個階級鬥爭年代,莫說一般幹部不敢飛蛾撲火,就是常委班子裡,也無人敢闖紅燈。這邊批鬥運動整壞人,那邊整人者的張縣長卻在暗室抱女人打電話指揮批鬥會。帶著情婦進省開會,局長為之站崗放哨。這案成為「三面紅旗」時期常寧上北京聞名全國三大新聞之一。(另兩件是高寒山區的黃洞畝產稻穀8萬斤,松柏鐵廠小高爐利用係數21.25)

四清運動裡的奇怪故事說不完,且舉一例:一天清早,通信員推開一個副書記的門進去打掃,突然發現該副書記正和辦公室主任睡在一張床上,馬上退了出來。該書記為了殺人滅口,竟誣陷這個通信員有精神病,叫公安局逮捕起來了。

常寧這椿醜聞,中央、省委對當前階級鬥爭形勢認為非常嚴重,決心用五、六年時間,將城鄉「社會主義教育」搞徹底。

9月9日,湖南省委組織「萬人社教工作團」,進駐常寧。下設十個分團,分駐5區、1鎮、37個公社和縣、區106個機關、企事業單位。工作團計衡陽1,334人、衡山1,117人、衡南1,425人、地委700人、本縣幹部都有處在挨整地位,只有207人分守一個公社,

第一批參加運動的有21,204人(內黨員4,615人,非脫產幹部19,208人)。白天勞動,晚上接受審查、批鬥,發動「貧協」鬥爭「四不清幹部」。採用對敵方式,緊極一時。有家裡被抄光、典賣衣物、甚至自殺者。重新組織一批貧農,成立貧農協會,奪權,重新大換班一次。

1965年1月中央發出《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目前提出的一些問題》(簡稱23條)。大多數被整者,相繼被解放出來。受到黨紀政紀處分的234人,判刑或勞教者5人,劃成「新資產階級分子」和補劃「地主」成分4人。

9月,第二批再調集1,488人搞剩下的22個公社,無情打擊仍有重複。接著文化大革命運動到來,四清運動也就夭折了。

第一批四清剛結束,為了鞏固社教成果,漁池公社留下一名組長當教導員,其實這名教導員早已看中社裡的一個婦聯主任,馬上同她勾搭上了。公社裡的人看不慣了,一個早上活活捉了這對雙雙。人們嘲諷說:「這也是四清運動的勝利果實。」

8、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

文革後期,還在用泰山壓頂式的「三查一清運動」、「一打兩反運動」(打擊反革命破壞活動、反對貪汙浪費、反對投機倒把)。1977、1978兩年,在批江青反革命集團的口號下,又搞了一個「一批、兩打、三清運動」(批判江青反革命集團、打擊階級敵人破壞活動、打擊資本主義勢力猖狂進攻和清政治、清經濟、清隊伍),再續一個「一批、兩打、三整頓」批修正主義、打擊資本主義勢力階級敵人破壞,整頓思想、整頓作風、整頓領導班子)。所謂清經濟,就是反腐敗。

這裡記述的都是筆者親自見聞的,絕大多數數據都是縣檔案館的。這只是一個縣在新中國成立起到毛澤東去世後二十八年中的一個拾零。至於其他地方或者高層的事,不清楚不胡說。可見連年運動中都有反腐敗的內容。也就說明腐敗不但多而嚴重,也是反不了的。當然論數額沒有今天大,但是當年政府和民間都很窮的情況下,一個農民一天的工分收入才8分錢的條件下,貪一點點錢,其使用價值就很大了。這也證明沒有很好的法制是反不了腐敗的。

腐敗的根源是缺乏監督,沒有監督的政權必然腐敗,所以,腐敗不腐敗完全是體制問題。

所以,必須廢除產生集權與極權的制度!由公民來監督權力的使用!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