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眼中神奇的另外空間(圖)



愛因斯坦。(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一百年前,有一個人提出了一個大家都不敢提出的想法,之後這個人的名字變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為現代的物理學寫下了全新的一冊,這人就是愛因斯坦。相對論曾一度被某些人視為無稽之談,但最終還是被證實了。

有一次,愛因斯坦的兒子這樣問:「爸爸,你為什麼這麼有名?」愛因斯坦笑了笑後回答道:「你看看,一隻盲目的甲殼蟲在一個球面上爬行,它意識不到它走過的路是彎的,幸而我能意識到。」

愛因斯坦曾研究過《大藏經》、《易經》,他知道科學是有侷限性的,在他的日記裡曾三次提到《易經》。並寫道:「如果將來有一個能代替科學學科的話,那麼這一學科唯一的就是佛法。」

其實過去許多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發明和發現,今天不也是活生生的展現在人眼前嗎?假如你把今天的手提電腦拿到一百年前也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不可能用過去的科學認識去說明白的,人們不認識的或未能證明的不能一慨說成是錯的、假的。真正的學者及開創先河的科學家,往往都具有獨特的眼光,敢於把自己超凡的知見展示於世。

神奇的另外空間,神奇嗎?

物理學對光的說法有波、粒二像性,波粒兩面特性不是互相予盾嗎?如果這樣,是不是有一面是錯的呢?讓我們想像一下以下的例子:

假設我們現在身處於一個二維空間,這個空間只有長度和寬度,沒有高度,忽然有一個三維空間的人在我們面前走過,由於沒有高度,我們看到的只能是他的鞋子的邊緣,但是一會兒是左,一會兒是右,左腳的鞋和右腳的鞋是相反的,這時二維空間的我們是否會說這二個鞋子不是同一個人呢?

如果三維空間那人的腿穿過了二維空間的平面,那我們處身於二維空間是不是會看到了一個不斷變化的線圈,那個腿會像一片片切片的邊緣變化著出現,從小腿到大腿那個線圈會越來越大。

一般來講,我們很難向二維空間的人說明,一條三維空間的腿是什麼一回事,當然,對於三維空間的人來說卻又沒有什麼值得奇怪的,根本簡單得無需解釋。但對於二維空間的人我們只好對他們說,請把那些連續出現的周邊線視為一個平面,再把那些面重疊起來,可是他們會明白嗎?

科學上習慣把時間加上空間說成「時空」,我們只能身處在一個時間點上,以記憶來體會著時間的連續性,我們從不能真的看到「立體的時間」,就像二維空間的人從未看到過立體的大腿,那麼如果有一個人他能夠立體地,同時「看到」整個連貫的時間空間(姑且把他說成是四維空間的人),他對我們說,請把那些連續出現的時空重疊起來,這樣便可同時看到過去、現在、未來,像展開了的一格格的電影膠片一樣。

現在回過頭來,我們對光的波、粒二像性是否有了新的觀點,在一個更高層的空間來看,二種看似矛盾的性質會不會是一致的、連貫的?也許,像左右腳的鞋印其實來自同一個人的兩條腿?

在此,我沒有任何導引大家思維方向之意圖,相反我希望大家能夠突破任何固有的思路框框,如果你對四維空間略有所悟,那麼不仿請你再跳躍一下,想想五維是什麼樣的、六維是什麼樣的呢。

如果我們立體地「看得見」不同層次的各個空間,那麼相對於那些被我們超越了的空間,它們不瞭解的奇異現象,對我們來說就像看到自己的腿那樣,一目瞭然,沒有什麼值得奇怪的,對它們來說,我們就好像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假若我們的思維能夠增加一些彈性,也許有許多所謂神奇的現象就不顯得那麼神奇了。

突破邏輯陷阱

過去有科學家說地球不是平的而是圓的,地球不是靜止不動的,卻被那些無知的、固執的人批判是異端邪說。人在地球上感覺不到地球是在轉動,每當黎明時分,人們會說太陽「升」起來了,事實上,太陽從來沒有升起過,但是我們又是親眼看到的啊!為什麼?人與地球是在同一個運動體系中,只有當我們坐著太空船飛出這個體系才能看到真像,那麼假如有一天,你「飛」出這個時空,你看的地球又會是怎麼樣呢?

在同一個系統下根本不能以是否符合邏輯來確定其自身的真偽性,比如說一個人在夢中飲了一杯水解了渴,那麼,在夢境世界裡用虛幻的水解虛幻的渴,整個系統內發生的事件是合邏輯的,但不能證明這世界或這件事是真實存在的,就像有個人打自己一下說:「哎呀!很痛啊!我不是在發夢呢!」其實他這樣說的時候可能還身在夢中呢!

邏輯只是我們身處的時空特性下、我們習以為常所產生的一種觀念,人們往往遇到不符合自己認識的觀念時就說這是假的、不可信的,甚至於自己真的遇到了,也會說自己一定是眼花了、一定是自然現象了。這就是邏輯陷阱!人在這陷阱中往往是不自知的。

科學對宇宙真相的解釋提出的是一種模型假設,用以解釋一些現象,當現今的技術能探測到什麼便從已知的和認識到的去提出一種假設,再反過來看看這假設是否也適用於其他的現象,假如適用的事例多了,人們就會漸漸地產生一種觀念,形成了思想框框,忘記了假設最終還是假設,況且,這些假設只是在一個特定的時空環境下才能夠適用。可以這樣說:在不同的系統下,「真實」也存在著相對性。不合邏輯不一定是假的,合邏輯也不一定是真的。

兩種完全不同的理論也同樣生效

中國醫學源遠流長,說中醫能治好病相信沒有人反對,當然西醫也能治病,但中西醫兩個學說理論南轅北轍,那為什麼兩種完全不同的理論也同樣生效呢?

當你得了感冒,西醫說你的病是因為有感冒菌入侵,然後給你一些藥或叫你多點休息,目的是把你體內的病菌殺掉;中醫不單純把人體視為一個獨立部分,而是把人體與周圍環境以致於宇宙,視為一個互動的體系,因而治病的基礎著重於身體外內取得相互平衡,嚴格來說同一種病在不同的天時地理、不同的體質(不單只包括男女)下可能會有不同的治理方法。

中醫的穴位針究、經絡學說更顯超常,在解剖學找不到的情況下,這些穴位卻可起到多種作用,有些病人在沒有用麻藥的情況下進行手術,只靠幾支小針刺在這些看不到的穴位上就可止痛。

中醫把人體視為一個小宇宙,而人體任一個局部又為一個小人身,天地間萬事萬物,互相起著相關作用,從局部反映整體,暗含宇宙全息之理。因此為什麼腳底按摩,足部反射等,同樣能在耳朵、手部等實踐。

中醫有這樣的一種說法,萬事萬物也存在著陰陽平衡,人體只要達致陰陽平衡就沒有病,中醫把人的五臟,心、肝、脾、肺、腎順次對應著五行的火、木、土、金、水,五行相生相剋。單從字面上看,人體怎麼可能與金木水火土有關,而且,相生又相剋是否自相矛盾?非也,這恰恰是人體平衡之道。那麼,假如你頭腦「非常清醒」會不會問:石頭也分陰陽?飲中藥是飲金木水火土呢?

中醫學說背後的理論其實博大精深,有些治病方法和理論對西醫來講可說是天方夜譚,但卻是實實在在能醫百病。我曾認識一位中醫,他本來是西醫出身,但他有一次得了一種病,用西醫的治療方法怎麼也治不好那病,最後在中醫的治療方法下康復起來,之後他苦心鑽研中醫學,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中醫師。

能不能「說清」

一種理論學說能否成立,應該看其實效,不是看其學說經典中的句子有沒有不明的、不合邏輯的,否則,你看到中醫學的經典,你可能會把它視為邪的!現在科學對宇宙的研究可以說是盲人摸象,隨著摸的越多知道的越多,才越接近真相,永遠只能在相對上「說清」宇宙的真像。

假如你身處古代,你要向別人說明另外空間的存在,你會怎麼說?那時根本沒有適用的名詞,那麼你會不會把另外空間說成是「天」?如果要說明許多不同的空間,只能把不同的空間說成是不同層天吧,正所謂天外有天。所以這個「說清」也是相對的,跟本上不能從字面上認識的,就像你對二維空間的人說明問題一樣,你能夠用二維空間的名詞和概念說清三維空間的所有事情嗎?那麼再說清更高、更多的不同空間時又如何說呢?

要把整個宇宙圓滿說清,我們首先要把思維突破,否則,無論怎麼說,總是難以「說清」的。如果你是前面假設的二維空間的人,又死守著二維空間的思維和眼光,那麼請原諒我,我不可能向你解釋我的腿?我更不可能告訴你我腿上的經絡和穴位的意義,我更更不可能向你解釋我怎樣與更大宇宙相呼應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