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ISIS殺害,源於宗教騷擾?(圖)



伊斯蘭國殺害兩名中國人質(圖片來源:Getty Image)

【看中國2017年6月14日訊】ISIS把兩個在巴基斯坦當老師教中文的中國人殺了。亂槍打死,滿身彈孔倒在血泊中。

固然,那是個很亂的地方,宗教極端份子很多,很多地方政府的管控覆蓋不到。這起事件可以詮釋成為一起意外,就如出外旅行遇上搶劫、遇上人肉炸彈,運氣不好,撞上了。

然而「環球時報」打出的標題是:「真相!韓國人帶中國人赴巴傳教,釀綁架慘劇!」是誰綁架了中國人?是誰殺害了中國人?是ISIS。但環球時報提都不提。

誰該為慘劇負責呢?環球時報說,韓國人。按它這意思:穆斯林極端勢力綁架殺人,天經地義,不需要的譴責,是不是?兩個遇害的同胞是自己有錯在先,死有餘辜,是不是?環球時報在說他們「其實形成了一種宗教騷擾」——活該被殺是不是?!

但是環球時報這種替宗教極端份子洗地的邏輯……

我有一句話,想要講給你聽!這是十分賤的邏輯。因為,穆教是渾身都有忌諱。今天,你說他倆是因為傳教,犯了穆教的忌諱,「其實形成了一種宗教騷擾」,所以被殺也活該!明天,有姑娘去旅遊,沒戴頭巾,穿了個短袖——這在某些穆斯林眼裡,是「宗教騷擾」+「性騷擾」——所以被強姦也是活該咯?!

環時,你們對宗教極端份子的人性,要求怎麼就這低呢?!只要求與之接觸的人無條件的迎合它們,稍有冒犯,它們可以綁架殺人,錯全在對方的「宗教騷擾」。

有人說,你說這些有什麼用?有本事對ISIS說去!鍵盤俠!因為ISIS不可理喻,所以苛求被害者——這種邏輯,賤,並且壞!

兩個中國人在巴基斯坦被殺了。

他們沒有殺人放火,也沒有販賣毒品軍火,他們只是做了一些在文明社會裏可能會引起部分人不快的宣傳——這些糾紛,在文明社會裏,都是可以溝通來解決的。但是他們遇上了一群人類社會的毒瘤,無法對話,他們被害了。

我們可以說,他們缺乏自我保護的意識,或者有可能上了韓國人的當。但是我們不能說,他們有錯在先,死有餘辜。

錯的是綁架者、殺人者,錯的是恐怖主義

環球時報的胡總編在為某教洗地方面一向是不遺餘力的。這次表現的也很突出。ISIS殺了中國人,他說是因為韓國人不該把中國人帶到伊斯蘭國家去傳教,還發明瞭一個詞「宗教騷擾」。這很符合某教的邏輯:我可以在中國佔用公路做禮拜,你反對就是皇漢。

巴米揚大佛的存在,對當地人構成了「宗教騷擾」。帕爾米拉和尼尼微古城的存在,對當地人構成了「宗教騷擾」。曼谷四面佛的存在,對偷渡到那裡的伊斯蘭構成了「宗教騷擾」。

紅朝某些人的奇葩邏輯:同胞在國外被恐怖份子殺害,不是恐怖份子的錯,錯在同胞不該以傳教進行宗教搔擾;女同胞被流氓猥褻,不是流氓的錯,是女同胞穿得太暴露;少年因為黑社會辱母而自衛殺人,不是黑社會的錯,是少年激怒了流氓;女學生被詐騙,不是騙子的錯,是女學生太蠢……還可以更加冷血無恥一點麼?

主要是小粉紅天天意淫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這下被打臉了只能顧左右而言他。

即便是傳教士,那也是你國公民。我自己常年在國外混,7月要去非洲一個月,10月在日本。我心裏也很清楚,「中國公民」的身份對我而言沒有任何保障,我也早就做好心裏準備不給國家添麻煩。

但是無論如何我也沒有想到,就算是被恐怖份子殺了,國家不僅不會給你的家人任何關懷,反而會把你抹黑,把你污名化,連你的死都成了你的罪惡。

15年初,ISIS綁架了兩個日本人,當時我就在日本,打開電視全是相關報導,每份報紙的頭條多是被綁架人的照片。連綜藝節目也在一臉嚴肅的談論這件事。雖然最終依然沒有逃過ISIS的屠殺,但是至少你能感受到那種舉國上下的悲痛和憤怒,也看得到對受害者家人的幫助和反思。不僅僅是撫恤金上的,更是國民意義上的無處不在的同情和慰問。

沒有人去質疑他們為什麼要去敘利亞,沒有人去找他們的黑歷史,更沒有人辱罵其他國家來轉移矛盾。如果愛國主義就是讓你在恐怖份子殺人以後,讓你亟不可待的去罵死者,那麼愛國主義把你變成了怪物。

如果一個黨宣揚這種愛國主義,那這個黨就是怪物。

由這種黨統治的國家,絕對不會是你的祖國。

是被妖魔佔據的非人間。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