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能說的秘密:鄧小平出兵越南真相(圖)

2017-06-26 10:00 作者: 陳破空

手機版 简体 1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鄧小平悍然復辟毛式「一言堂」極端專制政治。
鄧小平悍然復辟毛式「一言堂」極端專制政治。(網路圖片)

1979年2月,鄧小平調遣20萬中共軍隊,入侵越南。一個月間,中國軍人陣亡2萬多人,傷者無數,慘敗而還。而這場戰爭的起因是:由中共指使和縱容的柬共(紅色高棉),屠殺了柬埔寨人口的四分之一,其中也包括中國和越南僑民。越共以保護其僑民為由,揮兵柬埔寨,推翻紅色高棉,順帶將柬埔寨民眾從地獄中拯救出來。中共出兵越南,意在報復越共,力挺柬共。

迄今,紅色高棉早已土崩瓦解,餘黨正交由國際法庭審判。證明,由鄧小平挑起的中越戰爭,不僅在軍事上一敗塗地,而且在政治上輸得精光。

鄧小平力主發兵越南,實際有其個人目的,通過調兵遣將,從華國峰手中奪得軍權,為日後排擠華國峰大權獨攬預先佈局,這等聲東擊西,順手牽羊的厚黑手段,古時並不罕見。

可惜華無從覺察,平白落入鄧某的圈套,老而奸詐,鄧小平酷似三國時代的司馬懿,可憐見無數年輕生命白白充當了鄧大人的炮灰,連改革開放後的花花世界還沒有見識,就長眠異國。90年代之後,中共與越共重歸於好,中國年輕軍人的血等於白流。

1989年,時任軍委主席的鄧小平,調動共軍主力的三分之一、總計30多萬軍隊,開入北京,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開火,血腥鎮壓了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民主運動:八九民運。在鄧的極端命令下,共軍不惜對民眾以坦克碾壓,用機關槍掃射,大量民眾遭屠殺,血染廣場,屍遍街頭。這便是震驚中外的「六四屠城」。

「殺20萬人,保20年穩定。」這是八九期間,鄧小平扔出的「名言」。這一「名言」表面上為了國家穩定,實際是為了政權穩定。而「名言」的另類含意,卻事關鄧小平自私的個人願望:至少讓他自己安度晚年。「任我生前榮華富貴。我死後,哪管它洪水滔天!」鄧某內心深處迷信的,仍然是法國國王路易十四那句經典「名言」。

學生們說:「小平你好」,鄧大人則喜;聽到學生說們:「小平下台」,鄧大人則怒。手握權力寶劍,鄧大人喜怒由己、生殺任意。鄧大人安度了晚年,其代價,卻是成百上千的學子頭斷血流,成千上萬的精英被投入黑獄,千百萬民眾橫遭迫害。做為「六四」屠城的元凶,鄧小平被牢牢釘上歷史恥辱柱。

「六四」前,1989年5月間,趙紫陽到鄧小平處,提出要與學生對話,增加透明度。鄧卻回應:我現在感到很疲勞,腦子不夠用,耳鳴的厲害,你講的話我也聽不清楚。鄧小平這招厚黑術,重演三國時「司馬懿詐病賺曹爽」那一節,裝聾作啞,顧左右而言他,意在應付、麻痺趙紫陽。實際上倚靠武裝起義起家,並經歷中共武裝奪取政權的鄧小平,一遭遇反對,首先想到的就是槍桿子。

早在1986年冬天的學潮後,鄧就發話,我們不怕流血,而那場學潮是那般平和,且自動消退。鄧流血之言,透出層層殺機,著實令人吃驚。

之後,凡聞學生上街,鄧就私謀戒嚴或軍管,下意識的把手擱在槍把上,一齣「六四」屠城,就足以抹煞鄧小平的一生。鄧臨死就只能吩咐,「不留骨灰,灑入大海」。鄧此舉是效法周恩來,同是懼怕鞭屍揚灰。周是懼怕毛澤東,鄧則是懼怕老百姓。

「六四」後,雙手沾滿人民鮮血的鄧小平,還試圖洗白自己,曾通過其女兒之口,說出:「人民啊,我是中國人民的兒子,我深深的愛著你們。」臉皮之厚,無以復加。人們不禁要問:世上哪有兒子殺父母的道理?須知,殺害父母,不論古今,都是逆天大罪,其罪當誅。

毛澤東死後,鄧小平只因自己曾有過倒楣經歷,才全力否定文革,但借否定文革,鄧竟通過修改憲法,取消民眾的「四大自由」,並進而取消工人罷工權利。鄧對文革的反思,就是乾脆剝奪人民的民主權利。這便不難理解,「六四」前後,鄧動則把民主潮流與文革、動亂相提並論的混亂邏輯,是毛澤東發動破壞性文革,鄧反其道而行。竟然將毛的罪責,反嫁到民眾頭上,要中國民眾為共產黨的胡作非為買單。

中共起家,宣稱「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動輒發動罷工,對抗當時的國民政府,豈料,中共當政30多年後,竟「立法」取消工人罷工權利。這只能證明,中共政權,比從前的任何政權都更專制、更獨裁、更反動。

有人一度把中國民主化的希望,寄託在鄧小平身上,而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在生前留下的錄音中直言:鄧小平談民主,不過是空話。

有人評說:鄧小平才是中國的末代皇帝。事實上,華國峰結束了毛式「一言堂」極端專制政治,開創了相對寬鬆的黨內民主。但好景不常,數年間,鄧小平以厚黑權術擠掉華國峰,悍然復辟毛式「一言堂」極端專制政治。鄧自稱,是繼毛之後的第二代核心,從此一切由他說了算。

1992年春,88歲高齡的鄧小平,突然效法毛澤東上演南巡罵戲,此時,他不滿主政的江澤民、李鵬等人,認為他們太左,提出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鄧巡視廣東等地,一路走,一路罵,並放出重話:「誰不改革,誰就下台。」

知情人透露:當時鄧小平或有意罷黜江、李,而重新啟用趙紫陽;正如毛晚年重新啟用鄧本人一樣。但江、李等人,防範甚緊,那時的鄧也已身無公職,連軍委主席都不是;再加上,鄧南巡迴京後,突感身體不適,健康不支,鄧想干預政局,也有心無力。鄧的左右或也擔心,重新啟用趙,可能上演毛死後,鄧復出翻案的舊戲,因而,竭力勸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