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將魏京生從囚室直送飛美國班機內幕(圖)


2004年,江澤民和朝鮮金正日和擁抱。
2004年,江澤民和朝鮮金正日和擁抱。(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

——《江澤民其人》(57)

對江澤民來說,釋放魏京生是取悅於美國的一個捷徑。反正最恨魏京生的鄧小平已經死了,放了魏不會得罪任何人,反而會被克林頓認為江給了他一個面子。1997年11月,魏京生結束了18年的牢獄生活,從囚室被直接送上飛往美國的班機,開始了流放生活。但在江澤民的監獄裡,政治犯的數量並沒有因為釋放了一些著名人物而減少。恰恰相反,人數不斷上升,美國提交給中共的要求釋放的政治犯名單越來越長。

人質外交

江澤民回國後,做了一個討好克林頓的舉動——釋放民主人士魏京生。

魏京生出身於高幹家庭,當年因為在西單民主牆發表了批評鄧小平的文章《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警告鄧會成為一個獨裁者,結果被捕入獄,1979年被控以「反革命」罪判刑15年。魏京生先在死牢裡待了八個月,後來又被單獨囚禁了近五年。他在條件艱苦的唐山監獄和青海勞改農場接受獄卒和其他犯人的折磨,直到1993年被第一次釋放。

1994年美國助理國務卿夏塔克先生訪問中國大陸,在與中共談判之前,主動約見了魏京生先生,徵詢他對時局的看法。

北京在1993年提前釋放魏京生本來是為了爭取申辦2000年奧運會,塑造一個民主開明的國際形象。如今夏塔克約見魏京生,讓江澤民妒忌心驟起,江大發雷霆,很快將魏第二次逮捕,並處以14年重刑。北京申奧最後因為北韓反目而以一票之差功虧一簣。

美國知道魏的遭遇與那次會見有關,因此對魏懷有歉意和道義上的責任,在隨後與北京打交道時,美方屢屢要求釋放魏京生。1997年的這次克江會談更是如此。

對江澤民來說,釋放魏京生是取悅於美國的一個捷徑。反正最恨魏京生的鄧小平已經死了,放了魏不會得罪任何人,反而會被克林頓認為江給了他一個面子。

1997年11月,魏京生結束了18年的牢獄生活,從囚室被直接送上飛往美國的班機,開始了流放生活。

但不管怎樣,外國人多少上了些當,以為江是個開明的人。自此以後,江澤民對無恥綁架中國人的「人質外交」更加樂此不疲。1998年,天安門學運領袖王丹即是以「保外就醫」的名義被流放到美國。

但在江澤民的監獄裡,政治犯的數量並沒有因為釋放了一些著名人物而減少。恰恰相反,人數不斷上升,美國提交給中共的要求釋放的政治犯名單越來越長。每到中共在國際上謀求某種利益時,就會釋放幾個中國人以示開明,但隨即就會抓起更多的中國人作為和西方社會談判的籌碼。

這種熱衷於把自己人抓起來當人質要挾其他國家的做法,江澤民算是中共第一個。不許中國百姓有言論自由,對敢言的中國人實施流放海外的迫害,中共不僅不反省自躬、引以為恥,反而以此來標榜中共治下的人權,顯示獨裁者的「開明」,欺騙取悅自由社會,這也是當代中國的怪現象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