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神遊・楚漢篇】長樂宮前幾秋風(圖)

2017-08-20 01:41 作者: 紫鳳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薄太后局部圖。(圖片來源:看中國)

題記:薄姬與呂雉,窮途時曾為階下囚,騰達時貴為皇太后。然而呂雉深謀詭計,種下滅族之禍。薄姬淡泊處世,福壽兩全。一位是機謀枉費,換得長陵起新塚;一位是淡如秋風,長樂宮前歸去來。……

西元前二百多年的秦末,在魏地有兩個素不相識的女子。一位姓薄,一位姓呂。

薄姓女子的母親是魏王宗室之女。秦朝一統後,魏國宗室早已落沒,更不用說魏宗室的外戚旁枝。雖然家道中落,但薄母還是請來了當時天下聞名的女相師許負來為女兒相面,許負說此女當生天子,薄母聞言大喜。後來二世無道,群雄並起,魏國宗室亦起兵叛秦,公子魏豹被立為魏王,而薄女則因母親是魏國宗室的關係被帶入魏宮。

呂姓的女子,名雉,沒有什麼顯赫的家勢背景。只是她的父親呂公十分精於相術。呂公說呂雉有大貴之相,常對呂雉的母親說,要把呂雉嫁給貴人。不過呂公在魏地沒有遇到貴人,卻結了仇人,為了躲避仇家,呂公舉家離開魏地,去投奔與他私交甚好的沛縣縣令。在沛地,呂公遇到了無產業,好大言,混跡市井的劉邦。令眾人想不到的是,呂公一眼認定劉邦日後將貴,僅一面之緣就做主將呂雉嫁給了劉邦。

王妃與階下囚 

西元前206年, 項羽大封天下,十八諸侯並立,此時的薄姬早已貴為魏王妃,而呂雉則因其夫劉邦被封為漢王亦得妻以夫貴。

不過,太平的日子並未就此到來。大秦雖然落幕,但楚漢相爭的亂世又繼踵而至。

西元前205年的仲夏,漢王劉邦在彭城被項羽打得慘敗,呂雉被楚軍擄走,成了隨時可能被投之鼎鑊的人質。而劉邦的盟友魏王豹也見風轉舵。在這場楚漢間的爭雄中,魏王豹做出了一個魯莽的決定,趁劉邦新敗,叛漢而去。魏豹這樣做的原因卻與薄姬有關。許負說薄姬當生天子,魏豹於是自認為天命屬魏,何必依附劉邦,屈居人下。想不到,魏軍轉而即被漢軍大將韓信平滅,魏豹本人也被活捉,薄姬則被送入漢營織室,魏國王妃一夜間成了織工與奴婢。

兩個來自魏地的女子,生於民間,長於亂世,曾為階下之囚,亦曾貴為王妃。她們的命運如此相彷,她們的軌跡若即若離。兩年後,楚漢休兵,中分天下,薄姬與呂雉終於在命運的安排下相遇在關中的櫟陽漢宮。

原來薄姬在漢營做織工不久,即被劉邦收入後宮。只是這位薄姬,不僅相貌平常,既不能歌,亦不善舞,連性情也實在清淡,她喜讀黃老之書,整日深居簡出,如果沒有人提到她的名字,劉邦甚至常常想不起還有這樣一個人的存在。她的存在就像秋風,不那麼溫暖,亦不冷酷,有些許的冷清,卻也不會作任何的改變。

至於呂雉,因楚漢休兵,才得放歸。此時呂雉年紀漸長,常常留守,而隨劉邦出征的則換成了另一位來自定陶的戚姬。戚姬長袖善舞,在前方的大帳中,空曠的沙場前,戚姬曳地的鮫綃,如霧如煙。

光陰荏苒,從櫟陽宮到洛陽南宮,再到長樂宮,呂雉的跟前,早有兒子劉盈與女兒魯元,薄姬的膝下也有了兒子劉恆,戚姬有了兒子如意。

薄姬與兒子劉恆依然生活在被遺忘的角落裡。連封王時也是如此,劉恆被封代王,他注定要到那個偏遠的常常被中朝遺忘的代地去。戚姬則常在劉邦耳邊哭訴,請立自己的兒子如意為太子。呂雉則每每枯坐長樂宮中,滿腦子揮之不去的是戚姬的巧笑,妒嫉如一棵毒草,在心中瘋長,令她因嫉生恨,令她惴惴不安,令她想到奪權自保。


薄太后(圖片來源:看中國)

福禍無門 惟人自召

妒嫉是一劑毒藥,雖然更多時候,它只是一閃而過的念頭,但如果適逢其時,也未必不是一段亂世肇端的因由。

西元前196年,呂雉謀害了漢朝第一功臣韓信,一個月後,又謀害了梁王彭越,繼之逼反九江王英布。漢朝一統剛剛形成的太平之局被呂雉打破,一時間人人自危,叛亂迭起。而劉邦則在討伐英布的戰爭中為流矢所中,數月而斃。

西元前195年的五月,太子登基,長樂宮中,呂雉聽到未央宮傳來群臣們山呼萬歲的聲音,此時她位極至尊,但心中多年蓄積的妒火卻並未因此得以暫熄。

戚夫人持寵而驕,曾一心想讓劉邦廢太子,立如意,卻為自己與兒子埋下了禍根。很快戚夫人被掖庭的人帶走,狹長的永巷成了她的不歸路。

而薄姬的宮中卻靜悄悄的,似乎永遠不會被風浪波及。她就要跟隨兒子代王恆去邊遠的代地。常常被人遺忘的薄姬此刻令眾人羨慕不已。薄姬走了,簡簡單單的,如長樂宮高高的牆頭上吹過的秋風。

在遙遠的代國,薄姬被尊為薄太后,而她的生活卻與在長安時沒有什麼不同,依然每日焚香,敬讀黃老。代王劉恆白天勤於國政,早晚前來請安,日日如此,寒暑不誤。有時薄太后偶染微恙,劉恆則陪伴身邊,親自服侍,母子間儼如小戶人家的溫存。

七年後的一天,中朝傳來孝惠帝駕崩的噩耗。天性仁弱的孝惠帝不滿其母呂雉的妒嫉,更為她鴆殺如意、殘彘戚姬的暴行而揹負了巨大的罪惡感,不能自拔,僅僅二十三歲就在病塌之上撒手人寰。呂雉放聲哀哭,卻不明白是自己的妒嫉害死了孝惠。

長陵起新塚 長樂幾秋風

孝惠帝走了,呂后依然執迷不悟,她臨朝稱制,握天下之權,卻繼續加害劉姓王。劉氏子弟的境遇每況愈下,而呂雉的晚景也越發有一種詭異的慘淡。特別是呂雉囚禁趙王劉友,使他活活餓死後,天上發生了日食,白晝昏如冥界。呂雉心知自己作惡太甚,不禁有些後怕,她望天而嘆:這都是因為我的緣故呀。第二年三月的上巳節,呂雉出宮舉行除災求福的祭祀,路過軹道時,忽然見到一個東西一閃即滅,狀如蒼狗。呂雉回宮後一病不起,命人卜之,雲是趙王如意為崇,數月後呂雉病死,葬於長陵。呂雉一世詭謀深算,半生惶惶無終,到頭來跑不出長陵高塚。更埋下了呂氏旋即滅族的禍根,殊為可嘆。

西元前180年,當秋風再起的時候,薄太后從代地回到闊別已久的長安,回到了她熟悉的長樂宮。她憑欄望去,又見承霄之闕,光碧之堂,一切都與她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此時,她的兒子劉恆已被擁立為當朝新天子,是為漢文帝。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