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多年前廣西大屠殺的真凶是誰?(圖)

2017-08-22 00:06 作者: 林輝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廣西「四二二」慘案,死傷慘重。圖為抓捕民眾。
廣西「四二二」慘案,死傷慘重。圖為抓捕民眾。(網路圖片)

毛澤東在1966年發動文革,並藉助紅衛兵的力量將劉少奇等人成功打倒後,紅衛兵和被發動起來的群眾失去了利用的價值。1967年9月初,軍隊受命恢復秩序。「中共中央文革小組」和國務院等下令群眾交出武器並不妨礙軍隊執行任務。10月,中央下令所有學生必須回到學校,而「中共中央文革小組」的一些成員,如王力等則被拋出成為替罪羊,被指責是前一段混亂的幕後策劃人。

然而,事態最初並沒有按照毛預想的發展。1968年春到夏初,對軍隊嚴厲干涉的強烈反抗與官方反對「右傾思想」的運動混在一起,使得全國許多地方又爆發了新的武鬥。武鬥主要發生在對立的紅衛兵組織之間以及學生和軍隊之間。7月,毛接見了紅衛兵領袖,通知他們離開歷史舞臺的時刻到了。隨即軍隊和工人宣傳隊進駐學校,結束了武鬥。在這一期間,發生了許多流血事件,如廣西就在省軍區政委韋國清的指揮下,就製造了駭人聽聞的大屠殺,被殺害的激進的紅衛兵和造反派人數之多令人震驚。

廣西整黨辦公室1987年編印的內部機密檔案《廣西文革大事記——1968年》詳細記載了大屠殺的整個過程。

地處桂北山區的廣西融安縣,山清水秀,自古就是物產豐富、人傑地靈的商貿重鎮。據檔案披露,1967年秋冬,廣西各地「聯指」(全稱「無產階級革命派聯合指揮部」)在廣西軍區和各地武裝部的支持下,開始成批屠殺對立派「四・二二」(全稱「廣西四二二革命行動指揮部」)群眾和「黑五類」(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這就是當時在廣西流傳甚廣的「韋(國清)老爺出錢,軍區出槍,『聯指』出人,屠殺『四二二』群眾」的說法的由來。

廣西各地「四二二」為抗擊「聯指」的大屠殺,紛紛搶奪武器,武裝自衛。發生在柳州地區融安縣的搶槍事件和兩派武鬥事件,就是在此背景下發生的。

1968年1月7日,融安「四二二」派的「青年近衛軍」在縣城長安省西車渡碼頭,攔劫剛從越南「抗美援越」前線回國休整的6886部隊軍車(該部在柳州駐紮休整),搶得衝鋒槍九枝和一部份糧食。2月9日,融安「造反大軍」(「四二二」派)攻佔了「聯指」駐守的東圩、銅鼓橋和直屬糧庫,武鬥中總共造成10人死亡。不久,在柳州地區聯指司令部的支援下,融安「聯指」發起反攻,奪回失去的地盤。武鬥和押解途中,23人死。

不過,經此一戰,融安「造反大軍」雖有損失,但無大礙,仍保持較強實力,擁有一千多人,六百條槍,佔據著縣城長安鎮。在這種情況下,韋國清決定動用軍隊圍剿融安「造反大軍」。在軍隊介入後,「造反大軍」潰敗,從縣城逃竄到農村,建立了據點。

然而,「聯指」在部隊和縣革命委員會以及縣人武部的武力支持和主導下,從1968年6月至8月開始大肆屠殺「造反大軍」和不同觀點的群眾,並殃及無辜的「黑五類」及「廿一種人」,最終釀成轟動一時的融安大屠殺慘案。

據悉,6月截至到8月初共有304人遇害。當年7月至8月,韋國清先後調動廣西軍區220師660團四個連、5913部隊兩個連、廣西軍區警衛營兩個連、南寧軍分區獨立營一個連,以及炮兵第642團一連、二連共十一個連的兵力,夥同南寧周邊「九縣一郊」的「聯指」武裝,對首府南寧的廣西「四二二」實行大規模武裝圍殲。據官方統計,「四二二」被打死3,795人(當場擊斃1,471人,被俘人員拉回各地「處理」的約有7,012人,其中被打死2,324人)。

更為悲慘的是,除了軍隊的剿殺外,由各級革委會主導的屠殺也令人髮指。8月10日,融安縣革委會成立,13日就召開了「向階級敵人發動猛烈進攻誓師大會」。14日,武裝民兵開始挨家挨戶按「黑名單」抓人。被抓人員中有機關幹部、學校師生、街道居民、工人農民等,有些人為避免遭受酷刑,選擇了自殺,而不少被抓者則在8月16日的遊街示眾時被活活打死。8月21日,56名被遊街者被活活打死。而長安鎮革委會對於這樣的暴行卻予以充分肯定,還組織前來參加會議的各公社革委委員們親歷長安鎮街上現場目視殺人慘景……

「長安殺人經驗」迅速向周邊公社、大隊傳播。僅僅在融安縣革命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期間,全縣各個公社突擊殺人,在短短三天裡,全縣共殺害無辜群眾1,006人,按人口比例打死最多的是融安大將鄉龍妙村的龍妙街,竟因此被稱之為「十八寡婦街」。融安城鄉各地,陳屍百里……死難者的名字被官方遺忘,但卻無法從民眾的心中抹去。

可是,這樣的暴行卻沒有終止。9月1日,長安鎮革委會為邀功請賞,又殺死了10個「四類分子」,和「二十一種人」。在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的對峙中,獸性的瘋狂衝破道德的判斷和把持,那些普通的平民,就是這樣變成了「暴民」。

據1969年12月融安縣公檢法軍管會上報的統計數字:查明被打死1,089名(其中地主分子112名,富農分子61名,偽軍官21名,農民475名,工人9名,學生21名,其他391名)。此外,自殺126名(其中地主分子18名,富農分子10名,農民64名,工人2名,學生14名,其他8名)。

值得特別指出的是,官方通常將「壞分子」等地位卑微的「廿一種人」歸類為「其他」不入流的種類。據悉,融安大屠殺中被虐殺的「政治賤民」是585人,自殺36人,總死亡人數為612人。整個融安縣在文革中非正常死亡1,416人(其中農村、城鎮居民1,228人,機關幹部職工188人)。由此可見,「政治賤民」所佔死亡人數比率是相當高的。

時至今日,中共當局長期以來對廣西「政治賤民」的迫害和殺戮,乃至群體滅絕,一直沒有得到公正的清算,而且迄今也沒有人向受害者道歉。而一些曾經的屠夫甚至搖身一變成為了地方官員。無疑,造成這種現況和慘劇發生的始作俑者和真正的罪魁正是中共的集權專制制度,正是號召「要武」、「專政是群眾的專政」、「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的毛澤東。因此要想避免類似悲劇的發生,惟有推翻中共,並清算毛以及中共的滔天罪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