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的二戰中有3個暖心的小故事(組圖)


戰爭是造成人類人口大幅減少的最可怕原因。因此每當我們說起戰爭,恐怕想到的第一個詞便是「殘酷」。

沒錯,戰爭帶來的必然是殺戮,是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即使是同一個國家的同一個種族之間的戰爭也是你死我活的,更不用說在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之間。

第二次世界大戰,全世界先後有61個國家和地區、20億以上的人口被捲入戰爭,無數民眾飽受戰爭之苦,生靈塗炭。戰爭中造成傷亡9000餘萬人,5萬多億美元灰飛煙滅,成為人類歷史上的一場浩劫。

可是殘酷的戰爭並不能抹殺和泯滅人類的人性,即使是在最殘酷戰爭的微小空隙,人性的光輝總會不時露出些許的光芒照亮人們的心靈,也照亮灰暗的世界。

今天,就說幾個二戰中不太知名的,關於人性的故事。

01

第一個故事發生的時間點,是1945年4月。

當時的納粹德國已經是強弩之末,同盟國軍隊從東西兩線向柏林挺進。柏林城內的眾多建築已在之前的轟炸和炮擊中變成廢墟。

隨著蘇軍率先攻入柏林,城裡的戰鬥越來越殘酷,蘇軍與德軍在每一條街道進行激烈的巷戰,寸土必爭,戰鬥極為慘烈。

在槍聲短暫的間歇,街道中間的一座廢墟中突然傳來孩子的哭聲,那是一個德國兒童在絕望地哭泣。身處兩軍互相對射的猛烈火網之下,這名兒童隨時都可能在戰火中喪命。

就在交戰雙方都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幕不可思議的場景上演了……

一名年輕的蘇軍士兵竟然猛地站起身來,毫無防範地逕直地走向那座傳來哭聲的廢墟。

蘇軍戰友們發現了他的舉動,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圖。他們停止了射擊,槍口警惕地對準前方,隨時準備用火力掩護接應自己的夥伴。

可是讓人意料不到的是,街對面的槍聲戛然而止,德軍也立刻停止了射擊。在雙方無數槍口的對峙下,這名蘇軍士兵走到那座廢墟,把孩子抱了起來,慢慢地朝著街道邊上的一個安全掩體走去。

此刻,剛剛還是槍聲大作,子彈橫飛的戰場上,只留下那士兵一步步緩慢而沈重的腳步聲,整個街道處於不可思議的沉寂中。一位蘇軍隨軍記者出於職業的敏感,不失時機地用相機將這個感人的瞬間記錄下來。

第二天,柏林上空許多飄落下來,傳單上印刷的是蘇軍士兵奧沙羅夫解救德國兒童的照片,傳單上赫然寫著:「柏林,請停止槍聲!」當柏林市民看到傳單時,不少人流下了感動的眼淚。一些德軍士兵也放下武器,走出了戰壕。

士兵奧沙羅夫成為英雄,面對媒體的提問:「為什麼在戰場上,你敢於在槍林彈雨中站起來?」他的回答是:「愛,會讓槍聲停止。」

他流著淚向人們講述了一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1941年10月,德軍向蘇聯首都莫斯科發動進攻。蘇聯政府在莫斯科以西構筑多道工事,進行艱苦的抵抗。可是激烈的戰鬥仍然不斷向莫斯科逼近。

在杜波塞科沃通向莫斯科的道路上,幾名德軍士兵正在小心地搜索前進。突然前方傳來一陣狗叫聲。他們循聲追去,只見一隻小狗趴在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身旁,輕輕地舔著他的臉,少年顯然是受了傷,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小狗轉過身,對著德軍士兵發出急切的悲鳴。少年猛然發現了身旁的德軍士兵,感到大禍臨頭,驚恐不已。無奈之下,他用手指著小狗,然後對士兵們不斷地搖手,哀求他們不要殺死自己的小狗。

儘管聽不懂少年的話,士兵們還是明白了俄國少年的意思。而小狗依然在不停地舔舔受傷的少年,然後向士兵們搖著尾巴,發出低低的嗚咽聲。士兵們也知道,小狗是在乞求他們救救它的主人。

幾個德軍士兵沉默了,片刻之後他們一聲不響地繞過少年和小狗,繼續向前走去。而那個少年正是當年的奧沙羅夫。

正是因為當年的感動,才讓幾年後的他做出了那樣的選擇。

02

德軍戰鬥機為美軍轟炸機伴飛。
德軍戰鬥機為美軍轟炸機伴飛。

第二個故事,也發生在二戰中。

當時的盟軍的空軍已經開始大規模轟炸德國,而德國飛行員也不甘示弱地進行反擊。

1943年12月20日那天,一位名叫查理・布朗的(Charlie Brown)美國轟炸機飛行員,正和其他七名戰友一起,準備去轟炸一個德國彈藥廠。然而他們駕駛的B17轟炸機還沒有抵達轟炸地點,就被德軍地面高射炮擊中機頭,駕駛艙玻璃、二號引擎以及用來節流防超速的四號引擎全部受損。

不僅如此,炮擊還導致機組成員瞬間一死六傷,只剩下布朗努力架機逃亡。雖然他努力調整飛機的姿態,但這架龐然大物依然搖搖欲墜……而且,飛機下方就是德國人的領土。

更糟糕的是,機艙內的氧氣已經快要耗盡,駕駛艙還出現了電氣故障,而用於止痛的嗎啡在寒冷的高空已經凍成了冰坨坨,每個傷員都只能忍著劇烈的疼痛,在顛簸的空中祈禱。

就在布朗覺得大難臨頭的時候,忽然發現機艙外有另一架德國飛機正和自己齊頭併進一道飛行。而且,那個德國飛行員還用非常誇張的身體語言打著手勢,看起來是要自己降落……

幾位負傷的機組成員也看到了這一幕,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操作機炮對這架德國戰機進行攻擊。然而,布朗卻示意讓他們不要開槍。

這到底什麼個情況呢?兩軍空中對決,為什麼卻不互相傷害呢?這一切還要從這架戰機上的德國飛行員說起。

原來12月20日這一天,這名叫做弗朗茨・斯蒂格勒(Franz Stigler)的德國飛行員正在地面給自己駕駛的梅塞施密特(Messerschmitt)Bf109G-6戰機加油。

一邊抽著煙,斯蒂格勒一邊看著空中的動靜,這時他發現有一架美國轟炸機在空中被擊中,並冒出了濃煙。

見此狀況,斯蒂格勒立刻架機起飛,並接近那架中彈的B17轟炸機。從舷窗外就能看見,裡面的機組成員全都負傷,甚至可以辨認出他們臉上痛苦的表情。

此情此景令斯蒂格勒想到了許多年前,自己的上司對他說過的一句話:

在戰爭中,你們的身份是戰鬥機飛行員,至始至終都要記得這一點。你們必須要對得起身為飛行員的尊嚴和榮譽!如果我聽說你們有誰對一個跳傘的敵軍開火的話,我會先斃了他!

於是,斯蒂格勒打定主意,他想將這架美國轟炸機引導到德國的機場降落,並接受投降。

布朗和他的戰友們也看出了他的想法,然而,他們完全不能接受降落受降這樣的結局。並沒有下降飛行高度。

斯蒂格勒理解對方的感受,他又想出了一個辦法,試圖引導對方飛至中立國瑞士的疆域,完成降落。

可惜的是,布朗並沒有領會他的意圖,繼續保持著飛行。

於是,兩架飛機只好在德國領土上空繼續飛著……這時,斯蒂格勒忽然發現了一個不妙的情況:下方的幾門高射機槍發現了這架轟炸機,調轉槍口準備開火……

此時此刻,斯蒂格勒做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舉動,他駕駛戰機飛到那架B17的另一側,用自己的機身擋在炮口之前,阻止了德國地面部隊的開火。

最終,勇敢而堅定的斯蒂格勒一直引導著美國人到了海岸線邊緣,並目送著那架B17緩緩降落在開放的海域上,才架機離開。臨行前,他還不忘下方的美國轟炸機敬了一個軍禮。

大難不死的布朗被英國方面援救了,他向上級報告了這個事件,但上面禁止他將此事透露給任何人,更不能傳達給媒體。他們不希望盟軍會因此而對德國人手下留情。

而德國飛行員斯蒂格勒也就此失去了下落,直到二戰結束,布朗也沒有打聽到他的消息。但是此後的幾十年裡,他一直沒有放棄尋找。

布朗終於找到德國飛行員斯蒂格勒。
布朗終於找到德國飛行員斯蒂格勒。

時間一直到了1991年,在一次電視節目中,布朗驚訝地發現當年那個德國飛行員居然還活在人世,並且就住在離自己不遠的溫哥華……

布朗立刻動身前往加拿大,親自拜訪了當年的恩人,倆人變成了莫逆之交,一直到2008年雙雙離世,都是最好的朋友。

03

1944年12月16日,希特勒打響二戰最血腥的戰役——阿登戰役。這個戰役前後廝殺一個多月,德國與以美國為首的盟軍雙方傷亡慘重。德軍傷亡人數達10萬,盟軍傷亡8.1萬,其中美國士兵佔95%以上,達7.7萬人,犧牲近2萬將士,是美軍歷史上傷亡人數最多的一次戰役。

故事發生在1944年12月24日,平安夜。

地點是德國戰區許特根森林(Hürtgen Forest)。森林深處,一位名叫伊麗莎白・維肯(Elisabeth Vincken)的德國婦女,為了逃避戰亂帶著12歲的兒子弗瑞斯(Fritz Vincken),住在林中一個用於狩獵的小木屋裡。遠處,槍炮聲依稀可辨。

伊麗莎白・維肯做了一頓雞肉餐,和兒子靜靜等待丈夫回來團聚。丈夫應徵在附近小鎮當民防軍,是一名廚師。每天的食物靠丈夫帶回來。

大雪封山,戰火未滅。丈夫還能回來嗎?

突然,有人敲門!

小弗瑞斯以為父親回來了,跑去開門,呀,是美國大兵!

兩名戴著鋼盔的美國大兵站在門前,還有一名則躺在雪地上,像死去一樣。其中一人用他們不懂的語言說著什麼。

這三個美國大兵是美軍第8師第121步兵團的士兵,與自己部隊走失,在滿天風雪中,他們一面躲避德軍的追擊,一面尋找己方陣地,已經在森林整整徘徊了三天三夜,飢寒交迫,身上滿是凍傷。其中一個美國兵大腿中彈,失血很多,生死未卜。

荷槍實彈的美國大兵,沒有一腳踹開木屋,沒有舉槍殺人,他們站在門前懇請主人收留。

伊麗莎白懂了對方的意思,沉默著。兒子小弗瑞斯看著母親。納粹德國規定,收留敵軍者格殺勿論!這一點母子心裏清楚。

出人意料的是,伊麗莎白把美國大兵請進了屋。她將傷兵安置到小弗瑞斯的床上,將床單撕開做成繃帶為傷兵裹傷。她讓兒子去弄一桶雪,為凍傷的士兵揉擦手腳,又讓他去把家裡公雞捉來,另外多拿6個僅剩的土豆,做成聖誕晚宴。

簡陋的木屋,香氣四溢。

這時候,又有敲門聲!

小弗瑞斯以為又是迷路的美國大兵,去開門,發現是4名德軍士兵!

德國士兵說他們與自己部隊走失,在森林中迷了路,要借宿一晚。

伊麗莎白溫柔地說:「歡迎進來暖和身子,也歡迎和我們共享聖誕晚餐,不過我們還有其他客人,這些人不是你們的朋友,希望你們容納他們。」

德軍士兵警覺並厲聲追問:「是美國人嗎?」

伊麗莎白問答說:「是!」

「今天是平安夜,你們誰也不准在這裡動干戈,請將武器放在門外。」

德軍士兵眼睛盯著伊麗莎白。伊麗莎白靜靜看著德軍士兵。最後,德軍士兵放下了武器,走進小木屋。

小木屋內的美國大兵,早已準備好決一死戰。一名叫拉爾夫・布蘭克的士兵已經亮出了手槍,手指扣在扳機上。

伊麗莎白攔在他們面前用法語說了同樣的話:「今晚是平安夜,不准殺戮,把槍給我。」

伊麗莎白收繳了美國大兵手槍。

德美兩方士兵就這樣共處一室。因為房子太狹小,雙方士兵不得不緊緊地擠在一起,肢體碰觸。他們彼此提防著、警惕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戰鬥隨時會發生。

唯有伊麗莎白面帶微笑一邊和他們說話,一邊忙來忙去準備聖誕晚餐。

小木屋的溫暖、食物的香氣、伊麗莎白慈母一般的熱情與平和,讓士兵們緊繃的神經慢慢鬆弛下來。美國兵將自己的香菸盒掏出來,請德國士兵抽煙,德國兵則從背包中拿出一瓶紅酒和一塊麵包,與大家分享。

一名德國兵走過去為美國傷兵檢查傷口,並用自己的急救包為他處理包紮槍傷。這位德國士兵是幾個月前才從海德堡一所醫學院肄業一個的學生。他能用英語與美國兵交流。他告訴美國兵說,因為天氣寒冷,傷口兵沒有感染,僅是失血太多,應該無生命危險,休息和營養會使他恢復健康。雙方的猜忌與警惕漸漸消失。

晚餐端上了桌,伊麗莎白開始做飯前祈禱,她含著眼淚禱告說:

「感謝主的恩典,讓大家能在這場恐怖殘酷的戰爭中和平地共聚一室;在這個聖誕之夜我們承諾不分敵我,友好相處,分享這頓並不豐盛的聖誕晚餐;我們祈禱盡早結束這場可怕的戰爭,讓人人都能平安回到自己的家鄉,兒子可以和媽媽團聚,可以與姐妹擁抱。」

伴隨禱告聲落下的是,年輕士兵們的眼淚。他們想念家鄉和親人,渴望和平。

這個平安夜,7名士兵同床共眠。

第二天早上,伊麗莎白給美國傷兵餵了雞蛋湯;德國下士用地圖告訴美國兵他們陣地的所在地,並特意告訴他們不要去蒙夏鎮;因為德軍已重新佔領該地區,去那裡等於自投羅網。德國兵還做了一副擔架,給美國傷兵使用。雙方再三感謝伊麗莎白和男孩弗瑞斯之後,握手告別,朝不同方向離去。

故事仍沒完。14年之後,1958年,小男孩弗瑞斯長大了,他居然移民到美國夏威夷,還開了一家比薩餅店。在美國朋友的敦促下,他把這段經歷寫了出來,投稿給《讀者文摘》。

弗瑞斯
弗瑞斯

多年來,弗瑞斯一直渴望與7名士兵重逢,但遲遲不能如願。直到整整51年之後的1995年,美國電視系列節目《未解之謎》,將弗瑞斯的故事製成視頻播出。不久,馬里蘭州弗雷德里克鎮一家養老院的一位工作人員,打電話告訴《未解之謎》,他那兒的一名二戰老兵,多年來也在講述同樣故事。很快,相隔51年後,弗瑞斯和拉爾夫再次見面。二人相擁,喜極而泣;拉爾夫對弗瑞斯說,「你媽媽救了我們的命!」

弗瑞斯與他和母親當年拯救的美國大兵R.Blank會面,就是那位在小屋裡掏出手槍的拉爾夫・布蘭克。
弗瑞斯與他和母親當年拯救的美國大兵R.Blank會面,就是那位在小屋裡掏出手槍的拉爾夫・布蘭克。(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後來弗瑞斯又聯繫上了另一名美國兵,但他,卻始終未能找到那些德國士兵。

弗瑞斯2002年辭世。同年,好萊塢出品了一部根據這個故事改編的電影,名字叫《寂靜的夜》(又名《遭遇平安夜》)。

《寂靜的夜》中沒有戰場上的硝煙瀰漫,也沒有殘忍的相互殺戮,卻細膩地將戰爭中的人性剖析在觀眾面前,緊張的氣氛和情節十分引人入勝。

人們感嘆,伊麗莎白這位普通的德國婦女,在這場殘酷的戰爭中,拿出超人的勇氣制止殺戮,維護人的尊嚴。她的善良超越了敵我、種族和國家,喚醒了人們內心深處不可泯滅的人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