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高位截癱」的還有共產黨

2017-09-21 06:55 作者: 廖祖笙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9月21日訊】習近平先生,近日有海外媒體報稱,你痛批共青團,指其處於「高位截癱」的狀態,說其「空喊口號」、「形同虛設」、「四肢麻痺」、「說科技說不上,說文藝說不通,說工作說不來,說生活說不對路,說來說去就是那幾句官話、老話、套話,同廣大青年沒有共同語言、沒有共同愛好,那當然就會話不投機半句多。」

誠哉斯言。實際情況是,黨國「高位截癱」的何止是共青團?機構臃腫的黨國,尸位素餐甚而長期反向作為的機構,一直以來多如牛毛。對苦難的百姓而言,黨委是虛設的,政府是虛設的,公安是虛設的,法院是虛設的……自謂「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更是長期處在「高位截癱」的狀態,鮮有真正行使執政黨起碼職能之時,以至這個苦難的國家,直到現在也還是烏天黑地、一地雞毛。

挂羊頭賣狗肉的「新中國」,幾十年如一日實行一黨專政,處在責任鏈末端的共產黨,對於鹿走蘇臺、國已不國,負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責任。中共的所謂「執政」史,說到底其實也就是一部虐民史、禍國史,中國史上沒有哪個統治集團,會像你黨這樣自掘墳墓,壓根就不把民心、民權當回事,會一路裸奔禍國殃民、倒行逆施成這樣。一個要靠「維穩」賴在台上的「執政黨」,歸根結底還是因為長期以來造孽太多,以至民怨沸騰,民心盡失。

「文革」是一場十年浩劫,「胡溫腥政」是一場十年浩劫……這些都已成為一種普遍共識。「習李新政」若還是一以貫之殺人的事不管、搶人的事不管、整人的事不管,還是繼續放任暴政打手虐民害命,對苦難的百姓再無盡「空喊口號」、「形同虛設」、「四肢麻痺」,那麼敲鑼打鼓熱鬧了一番的結果,注定將無改「高位截癱」的形態,在一團漆黑中給中國帶來的,也完全有可能會是又一場十年浩劫。先生不妨捫心自問,這個黨在換季之後,為苦難的百姓究竟解決了什麼實際問題。

前中央政法委的最高長官周永康惡貫滿盈,其任期內衍生的冤假錯案無數,給中國百姓帶來了深重的苦難,這毫無疑問首先是因為黨的「高位截癱」、用人不察造成的。周永康倒臺後,國人普遍期望的雲開霧散景象非但沒有顯現,相反還有進一步黑雲壓城之勢。爛透了的政法系一樣是在為所欲為,各種嚴重侵犯人權的罪惡大量存在,在不時出現的被死亡、被失蹤、被酷刑、被牢獄、被迫害等等面前,高高在上的黨在幹什麼呢?在「高位截癱」,在抓耳撓腮,在拿一個慣常執法犯法的國中之國完全沒轍。

「胡溫腥政」時期親人被殺、房產被搶的國人不知凡幾,屯街塞巷的冤民從上一個「新政」,行號臥泣到這一個「新政」,希望能討得一個起碼的公道,遭遇的往往是雪上加霜。高高在上的黨在幹什麼呢?在「高位截癱」,在視若無睹,在置若罔聞,在權當各種傷天害理的罪惡壓根就沒有發生過,在以「三騙胡同」對苦難的冤民繼續哄、騙、拖。黨在語言層面好話說盡,在事實層面卻同樣是「空喊口號」、「形同虛設」、「四肢麻痺」,時至今天也沒有確實解民倒懸,在同樣公然不作為。

我兒廖夢君被一個奪命電話騙進已放假的學校,遭到慘絕人寰的虐殺,在這般令人髮指的絕人之後面前,沒有一個黨官真正站出來,怒髮衝冠拍案而起,為一個無辜慘死的孩子主持公道。我夫婦倆告遍區、市、省、中央的相關部門,遍見的是一些煞有介事混跡在公門中的行屍走肉。我向胡錦濤苦苦申述,向先生你苦苦申述,同樣得不到任何回應,就連「節哀」二字也沒有。一遇到苦難百姓喊冤,就像鴕鳥一樣將腦袋藏在沙堆裡的黨在幹啥?在形同殭屍,在「高位截癱」,在一樣放任殺人犯逍遙法外。

「習李新政」高喊要「依法治國」,新變種的納粹們,在肆無忌憚阻斷異議人士的一切生活來源,在對年邁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一同實行餓殺……在沒人管事的「共和國」,我迫於無奈,這已是第58次向黨的最高領導人先生你苦苦呼號,希望你能出一言解救之。這種滅絕人性、傷天害理的事,要是先生你都不想管,不敢管,那麼也足證你的價值取向有問題,你這個黨魁對我一家老小而言,也一樣不過是「空喊口號」、「形同虛設」。只要我家還在這般苦苦申述,即為國家之恥,中共之恥,同時也是先生的執政之恥。

習近平先生,無可否認,你接手的是一個爛攤子,所面對的是剪不斷、理還亂的千頭萬緒。要想做到撥亂反正,當務之急,該是以有效方法讓各種辦事機構盡快回歸正途,讓一地雞毛的黨國在方方面面盡快邁向有序。黨國「高位截癱」的遠遠不只是共青團,「高位截癱」的,還有各種本該行使其應有職能的辦事機構,還有共產黨本身。若這個黨真的心系萬民,真的願意為民辦好事辦實事,這個國家不會到現在也仍是亂世一個。黨要是連一點起碼的道德善念和人倫物理都不講了,那麼也就難怪會是上行下效,會總是出現這樣或那樣的「高位截癱」。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9月20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寫於2017年9月20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賙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4084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385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中國的多個省區,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廖祖笙寫給習近平的第五十八份借據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