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國殤——廖夢君慘烈遇害十五週年祭(圖)

2021-07-17 01:14 作者: 廖祖笙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廖祖笙和妻子
廖祖笙和妻子(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看中國2021年7月17日訊】在兩腳獸們就連殺人都不用承擔責任的原始叢林,鮮有公平正義可言,月黑風高、霧鎖煙迷是一貫的叢林景象。掙紮在烏天黑地的蠻荒之地,別說是遙不可及尋求社會公平,就是耗盡餘生想要尋求個案的公正,都往往會是一廂情願、與虎謀皮。

為打壓異議竟至滅絕人性,絕人之後,殺人拋屍,令人髮指到這般境地的佛山慘案,在荒誕不經的謊言中,而今被掩蓋事實真相已達15年,被無恥強權不擇手段摀住蓋子,已是捂了整整15年!

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這個注定會被釘上歷史恥辱柱的殺人魔窟,在原始叢林的掩映下,在無辜學子廖夢君的慘烈遇害之地,也以滿手的血污,煞有介事「教書育人」了15年!

原本只需用15分鐘即可鐵板釘釘確認的殺人拋屍,在慌不擇路中,手忙腳亂「轉包」給佛公宣指鹿為馬「統一宣傳口徑」,「轉包」給宣傳部禁絕傳媒據實報導,「轉包」給五毛鏖戰論壇混淆視聽,「轉包」給百度「殘害了無辜,還要侮辱活著的親人」,「轉包」給「維穩」體系反向作為、消音處理……諱莫如深的廖夢君之死,15年來一直是不敢見光的叢林機密,就這樣歷經了層層「轉包」,不見天日迄今。

一個杜鵑啼血只是吁求善待蒼生的高產作家,自慘絕人寰的佛山慘案之後,於公眾言說地帶就再沒有了表達權;看看百度的「抱歉沒有找到與『廖祖笙』相關的網頁」,看看秉筆直書者在原始叢林都是怎樣的慘狀,與其說廖祖笙之子廖夢君是死於暗殺,毋寧說廖夢君是死於明殺。

殺出了什麼?殺出了民怨沸騰,殺出了流行躺平!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日益明顯的階級固化面前,在不堪重負的生存壓力面前,索性不工作、不戀愛、不結婚、不生娃、不消費……一步到位選擇了躺平;隱居大山深處,像野人般過著最簡樸生活者大有人在,其間不乏青年才俊、帥哥美女……想要再割這類人群的韭菜,想讓其再成為「GDP數據連年增長」的水分子,只怕也已是關山重重。

想到我之前的激揚文字,彼時一天天說道百姓的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想到由此所衍生的廖夢君之慘烈遇害,再看看時下何其火熱的躺平,我除了內心又一次淌血之外,也有深深的嘆息和無盡的憂傷。道貌岸然者指責躺平族「不思進取」,不論說得多麼字正腔圓,在讓人望而生畏的現實面前,在眾生普遍面臨的多座大山面前,都難掩其蒼白。

我基於人之為人最基本的情愫,基於作父親的所必須履行的責任,在寫作這篇祭文的同時,也再次察覺了牆國的萬馬齊暗、道路以目。被迫害者都深味過「放狗咬人」,都知道何為「虎落平陽」,即使噤若寒蟬,也算不得丟人。萬般無奈當中,深感恐懼之下,躺平是一道簡單的防線,是隨遇而安的無奈變通,是消極自我保護的權宜。

而我也任由文字的田野荒蕪著,隨波逐流躺平了一年,若干年內,可能也還會是一年只寫一篇「異議」文字。別人可以躺平,上有近百歲的老人、下有幾歲孩子的我,在鷹犬洶洶、禽鳥慼慼之中,在人生大痛、身心俱疲之下,該也同樣可以選擇躺平。

我常想到被「煽顛」的王藏夫婦,想到他不知所終的4個孩子及母親。多才多藝的王藏,左手寫詩、右手畫畫,聊以養家,在繪畫工具被搶走並被趕回老家後,又日日遭到貼身跟蹤,只因在微信上轉發了一些再平常不過的文字,竟被株連得同樣讓人艱於視聽。陰森的原始叢林,不斷拋出「震懾」的標本。你不想在暗夜成為標本之一,大抵也只能選擇在言說上的自我躺平。

只有腦袋進水者,才會相信無邊的夜色會持續到永遠。天亮之後,那些「有權就發瘋」的施害者,那些將王藏們迫於此等境地的迫害狂,怎麼去面對無可逃脫的被調查和被審判?狡辯說「只是奉命行事」?別說是「上面」讓你去整人,就是「上面」讓你去殺人,你該也還有自己的「一厘米主權」。

死亡的陰影籠罩著全人類。在這場蹊蹺爆發的世紀瘟疫面前,整個人類社會在痛定思痛之後,對於生命的尊嚴會更敬畏,對於透明的追求會更堅決,對於欺世的邪惡會更憎惡……西伯利亞尚且有春風掠過的時候,就連基本要素都不具備的原始叢林,在浴火重生中也一定會有井然有序、宜人生息之時。該到來的,終將會到來。

夜黑過甚,未必需要你出手再做什麼,你只需睜眼去看鬼魅將會遭遇什麼。即使眼前黛黑若墨,我們也常能看到天道好還,冥冥之中,「天之報應,毫釐不爽」。天可憐見,我只是一介良善書生,這些年來,我就親見了害我者多遭惡報:或橫遭突變,或仕途終結,或萬劫不復,或坐穿牢底,或惡疾纏身,或斯人已去……

品學兼優的廖夢君已慘烈遇害了15年,他在人世間尚未來得及吹熄第16根蠟燭,即被奪命電話和鬼蜮伎倆奪走了原本鮮活的生命和清譽。在南海黃岐今年爆發疫情期間,我想到了正腐官員、政法敗類、黑惡警渣洶洶逼迫我夫婦倆「協商解決」命案的情景,將我夫妻二人強行留置於暗室,逼迫簽字「承認廖夢君是自殺」等情形……個中惡棍,有的已被抓,有的已落馬。

靠著耍狠耍流氓,終歸不是解決問題之道;以為不要臉了就能天下無敵,這路數在穹頂之下不可能真正行得通。儘管時至今天,我仍時常察覺為殺人犯張目的蠢蠢欲動,但我還是努力保持靜默、克制與平和。我相信天亮只是遲早的事情,相信廖夢君一定可以含笑九泉,相信原始叢林終會變成公有園林,相信天命不可違、民心不可欺,相信天下蒼生都有活著的權利……

曾經豪情萬丈、追尋博大的我,生存格局漸漸已自我簡化、縮小成了兩個字——活著——忍辱負重活著,像牲口一般活著。我在悼念廖夢君的同時,也在悼念著自己。被整得家破人亡之前,我就已經說過,雖然我目前還活著,但我感覺自己已死去多時。將一個情系蒼生的良心作家,這般扭曲成了一個活死人,這還只是原始叢林的創舉之一。

原始叢林或能將我湮滅得無聲無息,可即使編織再多的謊言,也無法阻止廖夢君在千年之後,還會活在人類的心底。這是一個為尋求醫療公平、教育公平、居住公平、言論自由等等,以鮮血和生命為代價鑄成的時代符號,勢將鑲嵌於歷史的長廊,讓人永世不敢忘卻原始叢林的可怖。

刪得去譴責如潮的文字,毀不了有目共睹的人心;編得出墨寫的謊言,蓋不住血寫的事實。萬里長空,白雲朵朵,千溝萬壑,松濤陣陣,無不在為子代父「過」、慘烈而去的廖夢君深感痛惜!

廖夢君同學千古!廖夢君同學安息!

寫於2021年7月16日(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周永康、賙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導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15年!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投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